金陵不是池中物,溧水文章萬年長——遇見溧水,遇見唯美


作為一個地道的北方人,看慣了黃土高原的蒼茫,也浸染了中原文脈的鏗鏘。我理想中的居所,肯定是江南,因為江南是水的故鄉。沒有水,生命總是會感到缺失點什麼。江南的白牆青瓦,就如濃縮粉黛水袖的伊人,在水一方;江南的舞榭歌臺,恰似鬼斧神工的造化,在水之湄。美有多種描繪手段,但是唯美的詮釋卻只有一種,那就是拖拽歷史的厚重、洗盡地理的鉛華,自然與人文疊翠,古今與現實成章。將這些詮釋唯美的因子有機融合起來的古城,溧水當之無愧。


作為六朝古都的南京,風華當然震爍古今。作為南京南部中心的溧水,更是金陵皇冠上的明珠,璀璨奪目。秦淮源頭,湧動著魚鹽之富的浪花,讓物質的回饋成為溧水人民安身立命的資本;秦淮河邊,流淌著才子佳人的故事,讓精神的迴歸成為溧水人民錦上添花的靈魂。溧水的美,美的冷豔,美的卓絕,美的讓人不忍觸碰又心懷神往,美的讓人拍案稱奇又流連忘返。

溧水的水鄉風韻,讓人暫時忘卻俗世的煩擾,望清流穿渠,聞風聲打葉,問蒼茫大地,誰主沉浮?溧水的田園風光,讓人總是迴歸陶翁的恬靜,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問君何能爾?心遠地自偏。溧水的山地風貌,讓人不禁讚歎“城在林中,人在景中”的神奇,城南小陌又逢春,只見梅花不見人。人有生老三千疾,唯有相思不可醫。


我呼吸過的最鮮活最豐富的氧氣,大約是在溧水。溧水是一個靠完整的森林覆蓋系統製氧的天然氧吧。這裡的生態製氧,讓在黃土高坡長大的我痛痛快快地暢飲了一番,有一絲淡淡的水香,靜悄悄融入我的血液,情真真喚醒我的靈魂。我突然感到江南的文化基因一下子注入了我的體內,讓我在夢中成了江南文墨的一部分。


我曾攜手謝靈運,在溧水西橫山吟詠“江南佳麗地,金陵帝王州。逶迤帶綠水,迢遞起朱樓。飛甍夾馳道,垂楊蔭御溝。凝笳翼高蓋,疊鼓送華輈。獻納雲臺表,功名良可收。”;我曾相伴李太白,於溧水晶橋畔唱誦“白石分金井,丹砂布玉田。古今人易老,片月下長川。”;我曾追隨楊萬里,入漂水界閱堠子,“苔蘚今仍古,風霜秋復春。不知雙與只,迎送幾行人。”;我曾思慕周邦彥,夏日登臨無想山,回唱“荷葉羅裙一色裁,芙蓉向臉兩邊開”;我曾附體劉禹錫,走進烏衣巷,感嘆“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

延伸閱讀  我喜歡這樣的城市—江陰

這些膾炙人口的詩句,是溧水的文脈傳承,同樣也是溧水的文化證言。


溧水,不止有豐厚的文化底蘊,更有優秀的紅色基因。在離南京主城不到100公里的李巷,隸屬於南京溧水區白馬鎮,這裡一派恬靜的江南鄉村面貌,陳毅舊居、江渭清舊居、李堅真舊居、溧水人民抗日鬥爭紀念館、溧水抗戰公安保衛館、、、、、、等一處處紅色遺址、遺蹟,為我們輕輕訴說著難以忘懷的烽火歲月,尤其是李巷,更是被稱為從戰火中走出來的蘇南“小延安”。

紅色溧水,加持了溧水的生命能量,讓溧水在新的時代裡,振臂高呼——“金陵不是池中物,溧水文章萬年長”!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