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有Clubhouse、後有Dispo,新一代的SNS來了?


來源:懂懂筆記

作者:霄總

「Clubhouse」 之後,又一款僅登錄iOS 平台、增長僅靠邀請制的App 「Dispo」走紅。有創業者說這款“拍照App”從第一開始就從工具演變為社交程序,而潛力則來自於讓人們擺脫社交媒體的束縛….

微信圖片_20210220150331.png

“我們要重塑「Instagram」”。

伴隨著這些呼喊,又一個應用程序已經成為矽谷這兩週的熱門話題。它的名字叫「Dispo」相機應用。

像「Clubhouse」一樣,這是一個基於邀請制的應用程序。在矽谷,有不少分析人士認為,它會繼「Clubhouse」成為新的社交應用焦點,成為社交網絡大潮中的當紅炸子雞

「Dispo」究竟是啥東西?

一切始於大衛·多布里克(David Dobrik)的「Instagram」。

的確,在談論這個應用程序時,這個“網紅大男孩”的存在必不可少。

微信圖片_20210220150518.png

網紅達人David Dobrik

他於2013 年開始在Vine 上發布視頻,在Vine 中成名後,他在2015 年轉戰到油管(YouTube),從那裡繼續發布Vlog,是一個擁有1880 萬訂閱者的受歡迎的YouTuber。

剛開始在YouTube 製作視頻時,他和傑克、洛根·保羅(Logan Paul)、樂樂·彭斯(Lele Pons)以及莉莎·科甚(Liza Kosh)等夥伴合作,帶來了視頻製作的快速剪裁風潮。這些風格鮮明的視頻內容推動他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並導致一大批山寨他的創作者出現。

那幾年,大衛·多布里克和同伴們(其實主要是和女友Liza)坐在攝像機前製作一段一段視頻時,把所有的東西都剪成了短視頻內容。視頻的開場可能持續七到八秒,與視頻的其餘部分沒有任何關係,後面的精彩視頻大約為4 分20 秒——幾乎每一個大衛·多布里克風格的視頻長度都是如此。

到了2019 年6 月,他創建了一個「Instagram」帳戶,這個帳戶裡的內容僅包含使用一次性相機(立拍得)拍攝的照片。至今,這個帳戶仍擁有320 萬關注者。

在開設此帳戶一個月後,也就是2019 年7 月,大衛·多布里克接受了一家美國知名時尚雜誌的採訪,並藉此創造了一個時尚風潮:他鼓勵其他有影響力的人創建類似的賬號及內容風格,油管上的著名網紅Tana Mongeau 和Trisha Payas 也因此在INS 上創建了類似的賬號。

之後,大衛·多布里克在2020 年1 月推出了一個名為“ David’s Disposable”的應用程序。

微信圖片_20210220150523.png

當時,這個應用程序可以幫助用戶拍攝復古風格的照片,但是最大的功能是像膠卷相機一樣,你在拍照後無法立即看到照片內容。而且,是要等一天后才能看到。

這款應用推出後,在一個月內的下載量超過100 萬,是當時蘋果應用程序商店中最受歡迎的免費應用程序之一。 「David’s Disposable」同時也躋身迪士尼+和「Instagram」的內容推薦榜首,並被蘋果列為“我們現在最喜歡的應用程序”。

到了2020 年9 月,「David’s Disposable」的名稱被更改為「Dispo」。

種子輪拿到400萬美元

網紅大衛·多布里克在去年9 月上線了這款應用程序,同時啟動了自己的創業公司。

在這家新公司裡,知名企業家和風投大腕Daniel Liss 擔任首席執行官,他的老朋友和長期商業夥伴Natalie Mariduena 擔任財務官,而Twitter 公司的機器學習工程師Regynald Augustin 則成為了公司的技術帶頭人。

「Dispo」的這次融資,也是Reddit(社交新聞網站)聯合創始人亞歷克西斯·奧哈尼安(Alexis Ohanian)於去年秋天創立的基金“Seven Seven Six”的第一筆投資。

亞歷克西斯·奧哈尼安是在2020 年6 月份從Reddit 辭職的,之後成立了這家基金公司,在這一輪對Dispo的400 萬美元融資中,投資者包括了風投公司Product Hunt的創始人Ryan Hoover,著名演員Sofia Vergara,電動滑板公司Lime 首席執行官Wayne Ting,以及著名的DJ 和藝術家The Chainsmokers。

作為一名YouTuber,大衛·多布里克成立一家社交應用創業公司,聚集身邊朋友、籌集資金並推出SNS 產品這件事兒,被矽谷投資圈看作是情感經濟和創作者經濟時代到來的標誌。

他們認為,那些受到Z 世代關注並與Z 世代有最多聯繫的個體,最有可能成為情感經濟和創作者經濟大潮中最前沿的人。

此外,Reddit 創始人亞歷克西斯·奧哈尼安在認識了「Dispo」首席執行官Daniel Liss 之後,對這款應用程序的理念、願景以及用戶數據表示印象深刻。

他對媒體表示,最大的投資決定因素是在那之後,自己又接觸了大衛·多布里克。對於大衛·多布里克的特點他這樣總結:這個年輕人不僅了解粉絲在社區(YouTube)裡想要的內容,而且還非常了解Z 世代的整體需求。

這很容易讓人聯想到「Snapchat」創始人埃文·斯皮格爾(Evan Spiegel)。

在某知名媒體描述「Snapchat」創立時的文章《如何拒絕十億美元-Snapchat故事》中,對於埃文·斯皮格爾的特點描述值得注意:————儘管他作為商務人士和「Snapchat 」首席執行官具有很好的邏輯思維和信息吸收能力,但他最大的超級能力(特點)是能夠進入用戶的腦袋並像十幾歲的女孩一樣去思考。

也就是說,理解目標用戶,了解用戶心智是一個成功CEO 最重要的關鍵。

而在投資人眼中,「Dispo」就是這樣的一款應用:

——我們的投資機會,是專注那些不喜歡平庸或不願意隨波逐流的社交媒體。

——如果「Dispo」能夠按預期發展下去,那麼它將成為10 年後新一代社交媒體的核心。

——它可以成為吸引更多青少年和大學生創造力的平台。

當然,這些溢美之詞可能不都完全靠譜,但是對創業者來說,“改變世界”的夢是一定要有的,萬一要是實現了呢……

重點不在於“邀請制”

微信圖片_20210220150529.jpg

其實,這款圖片社交應用自2020 年1 月以來就一直存在,但最近幾週究竟發生了什麼?

「Dispo」的首席設計師Bhoka 在2 月初日曾發布了這樣一條推文:

“大家好,如果您對「Dispo」的Beta 版感興趣,你可以在TestFlight 上獨家邀請他們(僅限iPhone 手機)。

看著這條推文內容,它似乎是一個引爆點,並在矽谷的互聯網圈引起了轟動。

如果在LinkedIn 上查找Bhoka,可以看到他的真名叫Briana Hokanson(矽谷工業設計領域的大腕儿),自2020 年9 月以來就一直擔任「Dispo」的首席設計師。

「Dispo」與之前的版本「David’s Disposable」在功能上大致相同,因為用戶都不能馬上看到自己已經拍攝好的照片。顯然,這一點很重要。

這是一個非常讓人難以名狀的感覺,你的照片已經準備就緒,你可以在第二天(24 小時後)看到它。

很難想像,無數年輕用戶在第一次了解到這個應用居然提供的是“這種功能”後的感覺。

這就好像當年「Snapchat」的雛形版本剛上線時,「Facebook」旗下還沒有那個名為「Stories」的應用出現。 「Snapchat」只是一個簡單的應用程序:使用者發送的照片將會“閱後即焚”,也就是將在幾秒鐘內不見了。

在當時,一些投資者(包括斯坦福大學的創業導師)提出的看法是這樣的:

“誰會傻到使用這樣的應用程序?”

“這是我見過的最可笑的東西”

“如果照片幾秒就消失了,那麼互聯網將毫無意義,愚蠢呀。”

「Dispo」在某種意義上也是在挑戰人們的常識:當互聯網和智能手機相遇,可以立即生成圖像(影像)內容並立即使用,這也是很多社交應用得以生存的基礎。而這款無法馬上看到自己所拍攝照片的應用,也是在互聯網和智能手機高度交融的大環境下出現的。

只是,這款應用內的照片的稀有性在增加,並且由於無法在應用內立即看到自己發布的照片​​,人們共享照片時的興奮和刺激感會同步增加。

可以看到,這款新照片應用程序的重點與時間維度有關,而這幾年一些流行的圖像(影像)社交應用都是圍繞“時間”來做文章的:

Snapchat -閱後即焚;

Stories-保留24 小時;

Dispo-明天才能見到;

在此多說幾句,介紹一下這幾款應用的特點。 「Snapchat」是一款“閱後即焚”照片分享應用。該應用最主要的功能便是所有照片都有一個1 到10 秒的生命期,用戶將拍攝的照片發送給好友後,這些照片會根據用戶所預先設定的時間按時自動銷毀。而且,如果接收方在此期間試圖進行截圖的話,發送照片的用戶還會得到信息通知。

至於「Facebook Stories」這款應用的特點,則是用戶生成的簡短照片集和視頻分享之後最多可以被查看兩次,而且24 小時後就會消失。這個應用主要聚焦「Facebook」應用程序內的相機功能,允許用戶將有趣的濾鏡和各種貼紙進行有創意的短視頻創作,同時為其照片和視頻添加可視地理定位標籤。

Vine 的聯合創始人多姆·霍夫曼(dom hofmann)在試用了「Dispo」之後,發了這樣一條推文:「Dispo」很酷。另外,必須等待一天才能看到自己發布的照片​​內容,這無疑是增加用戶粘性的一個絕招(繼續使用該應用程序)。

未來的社交應用核心在哪?

微信圖片_20210220150535.jpg

我們回憶一下二三十年前人們經常使用的膠卷相機,那時候人們會隨身帶著它去聚會和出遊,並用相機和親友們一起互相拍照(合照)。與如今人們使用的智能手機不同,使用膠卷相機的感覺,是你正在和周圍的人一起做某件事(當時一家人或一群好友出遊也只能帶一個相機)。

然後,你會高興地跑去一家照相館沖洗照片,幾天后拿著一摞5 寸照片與家人或朋友分享,大家一邊看照片一邊興奮的交流。現在回想這些場景,那些是與智能手機拍攝的數字照片不同的特殊“圖像”,它們找回了以前(一周前或是幾年前)的有趣而難忘的回憶。

社交應用的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或者說創新與復古的周而復始從這裡開始,也許這就是「Dispo」從「David’s Disposable」應用程序演變而來,並開始被越來越多年輕人青睞的原因吧。

「Dispo」官方表示,將利用在種子輪融資中獲得的400 萬美元投資來擴大自身的社交能力。你將會使用這款應用就如同是當年的膠卷相機,並由此感覺這更像是一個新的事物。

結果就是這樣。

現在,應用程序商店中的「Dispo」應用程序在Beta 版中僅具有一些相機功能(拍攝的照片過了24 小時才可使用)。另一方面,目前矽谷科技圈正在談論的熱點是:這款應用程序的Beta 版已成為一個全新的社交媒體平台。

「Dispo」的社交屬性成功之處在哪裡?

先想像一下,如今我們和家人(朋友)舉行生日派對時,餐桌旁的每個人在生日蛋糕出現的那一瞬間會做什麼?估計都是舉起了智能手機吧。

相信所有年輕人都會優先考慮拍攝當下的照片和影像,並將其上傳到社交網絡上。

在歐美年輕人的社交應用使用進程中,在「Instagram」上發布已經編輯製作好的照片,讓這種“過去時圖片”因為精美而變得流行,這些圖片內容髮布後被別人欣賞、點贊、傳播,從而形成了一種社交文化。

此後,「Facebook」在「Stories」應用中增加了時效性,圖片的實時基本上是最重要的,因此用戶通常上傳時要添加文本,對其進行編輯、註釋後再發佈到「Stories」上面。

對於很多用戶而言,社交媒體的束縛,就是讓你在本該享受生活中很多美好瞬間的時候,卻在忙於修圖、編輯、敲字和發布,然後還要盯著是否有人馬上點贊或留言,如果有就繼續回復一下。

「Dispo」有一種潛力,就是讓人們擺脫社交媒體的束縛。

既然我無法立即看到照片,那就繼續享受當下就好了。

社交網絡的衍變仍在繼續

微信圖片_20210220150540.jpg

到目前為止,很多分析人士和投資者對「Dispo」的判斷,與前兩年「Snapchat」帶來的範式轉變非常接近。

當「Facebook」既不社交又不有趣時,「Snapchat」出現了,讓“閱後即焚”的形式成為一種真正的社交體驗,用戶可以用這種方式表達自己的想法和態度。

同樣,「Dispo」可能會在未來讓「Instagram」過時。

2017 年開始,當不少歐美年輕人逐漸對「Instagram」以及「Stories」的乏味感到不舒服時,「TikTok」出現並讓無數十幾二十歲的年輕用戶留下了深刻印象。

但是「TikTok」也尚未成為真正的SNS 變革者(社交網絡)。 「TikTok」與「YouTube」保持了類似的媒體屬性。

在這種情況下,一些分析人士認為:下一個「Instagram」終於要在“SNS”領域問世了。

到目前為止,全球最火爆的「Clubhouse」還沒有成為Z 世代樂於通過語音進行交流的應用程序,而且將來想听到Z 世代的聲音估計也很困難。

至於「Dispo」,當你開始使用後,它可能會給你帶來更多的驚喜、印象,以及更多有意義的用戶界面及用戶體驗。

尤其是剛使用這款應用拍攝時,你會發現由於用戶界面的“拍照框”很小,因此就連拍照時都很難在智能手機屏幕上查看所拍攝的圖片。它的目的,就是讓你更多地關注現實世界中正在發生的事情,而不是去應用程序中觀察圖片的好壞。

自從「Clubhouse」於2020 年四月在矽谷面世以來,有不少分析人士已經多次提到SNS 應用的又一個黃金時代已經到來。

實際上,在過去不到一年的時間裡,很多特別酷的應用程序都在層出不窮。

例如,「Clubhouse」的音樂版本「Roadtrip」,最近在亞洲不少國家的用戶數量都有增加。這是一個允許所有人一起聽音樂的應用程序。

這是一個已經存在了幾年的舊產品,但是隨著「Clubhouse」的興起,團隊對UI 和UX(用戶界面及用戶體驗)進行了重新設計,並於去年再次推出。另外,一些針對年輕人尤其是Z世代用戶的應用,如「PAGO」、「Honk」、「Yubo」 、「F3」、「Discord」等也都是近一年突然火爆起來的。

有人說,SNS 想獲得成功的最重要因素——是細節和時機。

作為知名應用程序Islands的創始人(已經被WeWork 收購),同時還是TikTok US 顧問的Greg Isenberg,最近在推特上發了這樣一條推文:

「Dispo」是一款引起了廣泛關注的應用程序,它不是在首次發布後就被所有人注意到。這個強大的應用程序從一開始就已從工具演變為了社交應用程序,並憑藉類似「Clubhouse」基於邀請制的病毒手段而火爆。

如今,越來越多的創新SNS 應用在湧現,並且這些應用程序不斷地在APP 商店裡你爭我趕、輪流霸榜。

在「Clubhouse」之後,很多人都在期待新一波SNS 浪潮的到來。可以說,當「Dispo,「付款」,「喇叭」,「Yubo ,「F3,「Discord和「Trivia Royale」等聚焦年輕人的社交應用風起雲湧之時,這一輪SNS 新浪潮已經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