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2020年出海下載飛躍榜看背後隱藏的市場變化


近日,App Annie 發布了「年度中國廠商出海下載飛躍榜」。本文通過給上述進入榜單的20 款APP 打上多層標籤,希望能夠解讀出一些榜單背後的含義。

圖片1.png

筆者主要搜羅了上榜公司2020 年新上線的APP 以及月下載量靠前的APP,並給這些APP 打上標籤,生成了下面這張熱度圖。 (舉例:遊戲——休閒——益智——單詞)

圖片2.png

遊戲是出現頻次最高的詞,在入榜的20 家公司中,只有4 家不是遊戲公司,遊戲賽道雖然競爭激烈,但熱度不減,新上線的遊戲總能找到自己的機會。休閒則是遊戲之下的高頻詞彙。下文,筆者結合數據結果及觀察到的一些亮點做解讀。

兒童益智類游戲不再只有BabyBus?

兒童益智類產品,出海最成功的要數寶寶巴士,可愛的大熊貓形像以及精準觸達兒童用戶的系列遊戲讓BabyBus 旗下游戲走紅全球,尤其是中東和東南亞地區。根據Sensor Tower 數據,該公司2020 年新上線的一款APP 在2021 年1 月在海外僅在Google Play單平台就有400 萬的下載量。

而本次入榜的Yateland 也是做兒童益智類游戲,讓人難免想和BabyBus 做一個對比。 Yateland 與BabyBus 的目標人群有很大一部分重合,為學齡前兒童,以小恐龍和它的朋友為主要角色,開發了一系列益智、賽車、學科啟蒙遊戲,這一點也和BabyBus 選擇一個主人公、並努力將其打造成IP的打法一致。從地域分佈上看,Yateland 的APP 在越南、巴西以及俄羅斯有較高的下載量,但在數據的絕對值上,與BabyBus 還有很大差距

圖片3.png

XiHe 旗下的米家小鎮系列(Miga House)雖然並未強調其目標用戶為兒童,在美國Google Play 教育類App 下載榜前35,巴西Google Play 教育類APP 下載榜前20。

圖片4.png

《Miga Town:My Hospital》 美國Google Play 教育類下載榜排名始終靠前

米家小鎮是一個模擬遊戲系列,涵蓋多個場景,例如醫院、公寓、學校等。

圖片5.png

而在遊戲和休閒之下,“益智”是又一個高頻詞。 2020 年,什麼熱就做什麼的波克發力方向也主要在益智類。益智類游戲在疫情期間爆發,其主要原因有一個是玩家對遊戲內容產生了更多的需求。

除此之外,一些廠商在益智遊戲的場景、畫質等遊戲設計上開始下功夫,推出3D 版本,給予玩家更優質的體驗。

Joypac 與掌遊天下,代表了2020 年超休閒遊戲的2 個“進化方向”

超休閒遊戲在2020 年經歷了不小的變化,更多廣告平台憑藉自身優勢入局、超休閒遊戲也開始呈現“休閒化(更複雜)”、“生活化”等特徵。變化中,一些廠商找到了自己的機會。

Joypac 近期最火的遊戲就是《ABC Runner》,連續3 日登頂美國iOS 免費總榜,這款遊戲是玩法融合和遊戲內容化的一個很好的案例。

《ABC Runner》融合了跑酷和益智的玩法,玩家跨越障礙時需要回答一個詞彙問題,而​​廠商明顯在遊戲本地化上做足了功課,這些問答都與本地民眾生活息息相關。具體可參看白鯨出海往期文章《出海遊戲“ABC Runner”登頂美國iOS免費總榜,超休閒遊戲2021年走向何方》。

圖片6.png

而掌遊天下則是另一個趨勢的代表

旗下塗色遊戲《Lip Art 3D》2020 年12 月Google Play 端下載量達到1百萬次,iOS 下載量則是30 萬次。以往大多數填色遊戲素材是動漫、風景的圖片,《Lip Art 3D》將嘴唇作為畫布,填色工具模擬了常見的化妝物品,刷子、口紅、亮片、水鑽等,將游戲場景生活化了。

圖片7.png

《唇畫3D》

《Carve The Pencil》是2020 年10 月上架的一款超休閒遊戲,2021 年下載量達到60 萬。這款APP 也選擇了一個生活化場景,在鉛筆上雕刻,融入ASMR 讓玩家通過削鉛筆的聲音舒壓。

圖片8.png

《雕刻鉛筆》

2020 年末,超休閒遊戲的熱度已經有所下降,休閒遊戲“更重”的苗頭顯現,而IDFA 的即將落地也會推動超休閒行業發生變化,希望中國廠商能夠從中抓住更多機會。

特色工具出海仍能掀起水花

傳統的手機清理、壁紙庫等工具APP 的熱度一年年降低,但契合其他一些發展大勢的產品依然有發展空間,榜單中除了遊戲公司,其餘的全部是工具類APP,並且都與攝影、圖片有關。延續了這2 年的攝影/圖片剪輯工具出海熱潮。

大觥科技靠一款產品就實現了下載量飛躍榜第二的成績,其《Remini – AI Photo Enhancer》,中文名“你我當年”是一款基於AI 圖像生成技術的老照片一鍵翻新工具APP,對於模糊的照片、低分辨率的照片以及殘缺照片實現增強效果。而這款APP 在美國iOS 端去年12 月的下載量就有200 萬次。

圖片11.png

《 Remini-AI照片增強器》

另一個廠商,睿琪軟件旗下月下載量最高的APP 是《Picture This》,該APP 2017 年就上線了,但現在還能實現Google Play 月下載量100 萬次,iOS 70 萬次的成績。這是一款植物識別APP,拍攝所看到的植物,系統就會自動識別植物名稱並給出簡介,系統收錄了超過100 萬種植物,其在日本市場也有不錯的成績。

圖片12.png

《畫這》

《Picture This》下載量激增多半得益於疫情,文娛場所關閉、人們居家隔離的日常不僅增加了家居、花園打理類產品的需求變多,也讓海外用戶更加關注自家花園的植物。在這款App 的幫助下,睿琪軟件不僅進入了下載飛躍榜、也進入收入飛躍榜,2020 年12 月全球月流水有130 萬美金。

除了《Picture This》,睿琪軟件旗下還有識別動物、魚類、鳥類的多款APP,但下載量遠低於《Picture This》。一款APP 的普及度與創收,與終端消費者的日常生活場景有非常大的關聯。對於本地消費者的洞察,在之後的出海過程中會變得愈發重要。

Caesar app 旗下產品則大多是摳圖修圖軟件,提供各種風格的濾鏡,以及美顏功能。雖然聽上去,這些功能很常見,但實際上這款App 中還融入了局部上妝,功能更定制化和個性化

圖片13.png

總的來看,工具類APP 出海不是沒落了,而是變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