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品解讀|高粘度的趣緣交友賽道何時才能高收入


在白鯨出海2 月1 日發布的第四期週更專題《新品》中,序號(5)「FetchaDate」——讓寵物幫助主人相愛,以10 票的絕對優勢勝出,成為最受讀者關注話題。

image.png

至於被票選出來的原因,應該和讀者【Wayson.醉洛】所言的“趣緣群體,粘性更強”有關。百度百科對於“趣緣群體”的定義是:人們因興趣愛好相同而結成的社會群體。那麼無疑寵物主們確實可以算得趣緣群體,不過不同的是相較於一般愛好,一旦養下寵物或者下定決心要養寵物就很難割捨、甚至無法割捨,所以愛寵人士相較於一般趣緣群體粘性更強。

筆者此前曾寫過一篇名為《深挖寵物主交友需求Dig 一款應用還不夠》的文章,而當時寫這篇文章的契機也是基於狗子鏟屎官交友App Dig 的母公司在完成數百萬美元融資(第二次融資)後,又推出了貓咪鏟屎官交友App Tabby 來豐富產品矩陣。只有15 萬註冊用戶的Dig 兩次獲得資本青睞,反映出資本市場對於“愛寵人士交友”的關注。

image.png

本文將從「FetchaDate」應用設計、寵物主交友市場競爭情況以及其他同類高粘性趣緣群體的潛在機會等3方面進行論述。首先,我們來看一下票選冠軍「FetchaDate」的現今發展情況。

「FetchaDate」——一個神奇的創始人做了一個有趣的平台

「FetchaDate」正式上線的時間是2020 年12 月11 日,上線至今只進行過一次版本更新,目前僅支持英語一種語言。在交友匹配形式上也沒有什麼太多創新,仍然採用“類Tinder 的左右滑動”匹配模式。

image.png

「FetchaDate」應用商店截圖

乍一看,「FetchaDate」平平無奇甚至有些敷衍,但其實FatchaDate暗藏玄機。

雖然「FetchaDate」上線的時間是2020 年12 月,但其團隊早在2016 年團隊就註冊了「FetchaDate」的商標,而且雖然應用目前僅支持英語一種語言,但卻正穩步在全球市場鋪開,支持全球大多數國家的用戶通過驗證手機號碼註冊「FetchaDate」賬戶。更值得注意的是,根據筆者不完全統計,「FetchaDate」已經至少被ABC News、Fox&Friends、The New York Times、Animal Planet 等8 家美國主流媒體報導過。而且不同於一般初創企業,大多在網絡上查無此App、或者沒有完整的應用宣傳圖片,在Google 圖片庫裡搜索「FetchaDate」,可以看到純icon、寵物加icon、用戶加icon、情侶加icon 以及創始人加icon 等不同類型的宣傳圖片。顯然,「FetchaDate」團隊具備極強的營銷和戰略佈局意識。

而這一切的一切都和FatchaDate 的創始人Sheryl Matthys 有關。

魔幻創始人Sheryl 不平凡的35 年

image.png

Sheryl Matthys 於1985 年從美國巴特勒大學拿到心理學學士和廣播電視學碩士學位。雖然不是特別好的高校,但這兩個學科對於日後搭建社交平台打下了基礎。

自1989 年到1998 年在電視媒體任新聞記者、直播記者;後又考取了動物救援和專業訓犬師證書。

2003 年創建了愛寵人士交友俱樂部,會組織線上、線下的社交活動,

創建了名為Leashes and Lovers 的網站方便用戶交流養寵心得和寵物生活,而於2010 年出版的同名書籍也受到了媒體和愛寵人士關注,Sheryl 自此又多了一個暢銷書作家的身份。

創建Succesful Women Made Here俱樂部(工作室),開展的活動包括但不限於分享女性成功故事、探討創業經歷和經驗、發掘商業機會、提供女性演講和營銷培訓等;早在2008 年就有同事評價她,具備十分出色的營銷能力和互聯網能力,而這些技能對於一個成功女性俱樂部發起人而言至關重要。

image.png

2012 年成為一個視頻創作者並堅持至今,同時也是一名紀錄片製片人;

2018 年創立愛寵人士交友公司「FetchaDate」,在完成網站建設後於2020 年正式在App Store以及Google Play 上線移動應用。

看完Sheryl Matthys 在過去35 年的工作經歷,也只能感慨她確實是一個奇女子。暢銷書作家、視頻創作者、女權事業發起人、愛寵人士、媒體/營銷工作者,幾乎每一個身份都值得討論,而更有趣的是,Sheryl Matthys 這些身份串聯了起來,發揮了N+N >2N 的作用。

雖然現今「FetchaDate」還只是一個無名小卒,但一個創業者能成功將自己學科、愛好、性別、過往經驗成功結合起來確實有些令人期待。

那麼Sheryl為「FetchaDate」做了哪些別出心裁的設計呢?

花了心思的「FetchaDate」有點意思

1、首先,從應用界面設計和應用流暢度來看,已經遠超同類其他愛寵交友App。

以競品應用Dig為例,筆者在使用競品應用Dig 時經常會出現卡頓的情況,而在使用「FetchaDate」時則沒有這種情況。

image.png

image.png

「FetchaDate」應用商店截圖(上);Dig應用商店截圖(下)

另外從色彩飽和度來看,Dig 應用內主要採用白色基底、波點疊加的配色顯得有些稚嫩,但「FetchaDate」選用了和Tinder 接近的品紅色,在增加應用色彩明艷度的同時也很好地增加了用戶的熟悉感。

2、按照創始人Sheryl 在接受媒體採訪時的表述,“從嚴格意義上來說,「FetchaDate」並不只是寵物主交友App,而是一個愛寵人士交友App”,這就使「FetchaDate」的用戶群範圍大大擴寬了。

因為有很多人礙於地域、經濟或者家庭環境等諸多原因暫時無法擁有自己的寵物,因此「FetchaDate」接受無寵物的愛寵人士註冊、使用「FetchaDate」,而且「FetchaDate」還推出了“虛擬寵物”功能,用戶可以根據自己的喜好在150 個寵物類目中,選定自己的寵物種類、性別、姓名、特點,這樣並不真實存在的寵物也有了真實寵物一樣的寵物資料卡。

Sheryl 表示這樣的設計是為了幫助兩個真心喜歡、關愛寵物的人走到一起,因此虛擬寵物會讓雙方更有代入感和破冰話題。

另外虛擬寵物也是「FetchaDate」目前的一個重要變現點,用戶可以花費1.99-15.99 美元的價格定制自己的虛擬寵物。

3、用戶在使用「FetchaDate」時可以方便地跳轉到官方Blog,而在Blog 上有很多官方發布的約會技巧、養寵經驗、寵物健康等內容,可以幫助用戶更好地完成約會和日常寵物飼養。

以上,在一定程度上說明「FetchaDate」確實具備一定的競爭力,但是這並不意味著「FetchaDate」就一定會走得長遠、走得順利。

因為在此之前同樣被人們給予厚望、率先入局的Dog Date Afternoon 以及Doggy Date 已經黯然離場,用戶增長緩慢、拓圈困難以及產品生命週期短似乎已經成為了愛寵人士交友平台發展的沉重大山。

那麼下文筆者將嘗試分析,目前市場上愛寵人士交友市場競爭格局以及該賽道為何會面臨生命週期短等2 方面內容。

群兵混戰無主之局

坦言,愛寵人士交友確實不是一個熱門賽道,甚至在大多數人眼中是一個小到不能再小的“蛋糕”。但實際上,根據Emma Bedford 數據,目前全球大概有4.7 億隻寵物狗和3.7 億隻寵物貓,約等於美國人口總數的2 倍還多,市場空間潛力巨大。而隨著時代的發展,越來越多的人拿寵物當做“家裡的一份子”,因而在挑選伴侶時自然會考慮到“家庭成員”的感受。

根據OnePoll 在2021 年1 月初做的一項調查顯示,在2000 名使用過線上約會交友平台的用戶中,39%的用戶表示喜歡對方的寵物甚至超過喜歡對方本人,與其說與人約會,不如說在陪伴對方的寵物;另外100% 的女性用戶表示如果在第一次約會時對方表示不喜歡自己的寵物,那麼將不會有第二次約會。

正是基於此,根據筆者不完全統計,目前市面上至少有24 款用戶數超1 萬的愛寵人士交友平台。在這些平台中真正被大眾所熟知的寥寥無幾,還有很多雖然應用沒有下架、網站沒有停運,但實際是實際好久沒有在運營、更新。

image.png

散兵游勇、缺乏創新使愛寵人士社交停滯不前

至於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情況,筆者有以下幾點猜測:

1、平台模式趨同、缺乏創新。

24 個平台中有13 款主打滑動匹配功能、7 款主打看資料卡發起會話,僅有少數的幾款具備匿名問答、Party、語音視頻聊天功能,另外有13 個平台尚未推出移動應用,僅以網站的形式存在。

反觀Tinder、Bumble、陌陌等主流交友應用,大多同時具備多種功能,根據應用定位選取部分功能進行組合,另外蓬勃發展的視頻聊天功能也在不斷昭示愛寵人士交友行業的落伍。

2、多由愛寵人士發起,在產品搭建、運維以及運營方面經驗欠缺。

在進行產品調研的過程中,筆者發現多款App 的更新時間都停留在半年前甚至更久,而從更新軌跡來看,也大多只更新了一兩次,應用的配色和UI 也都十分簡單。這種“因愛好驅動、因困難被勸退的散兵游勇式”作戰方式,很難推動整個行業向前發展。愛寵人士交友賽道急需出現一個“領頭羊”。

3、未能積極使用YouTube、TikTok以及其他有效社交媒體進行宣發營銷。

筆者發現這些平台中的大多數都只是在Facebook 註冊了公共主頁後,更新一些和應用或寵物有關的內容,但收效甚微(點贊和關注很少),於是便縮減更新頻率、甚至不再更新,但實際上選擇品牌聯名、借用短視頻挑戰都會是不錯的方法。

4、平台定位尚不明晰。

很多平台沒有確定好“到底是以人為中心還是以寵物為中心、是以社交為中心還是以社區為中心”,會導致用戶在使用過程中難以找到側重點,因此本就規模不大的應用因為用戶使用分散而缺乏活力。

5、變現是個難題。

愛寵人士交友市場仍未進入成熟階段,因而整個發展過程可能不會太快,短期收益不會太明朗。另外變現方法也比較受局限,相較於純荷爾蒙驅動的交友應用,用戶在使用此類應用時會更加平靜,現有平台仍以會員訂閱變現為主,變現方法較為單一。

但其實針對這個具備高度粘性的趣緣群體還是有很多方向可以探索的。

在此筆者也做出幾個不縝密的猜想來和讀者朋友們探討。

愛寵人士交友平台變現前景猜想

1、增設動物濾鏡功能,用戶使用該功能可以將身體中的部分變成動物。也可以向抖音一樣,支持用戶自己創作濾鏡並給予一定分成,這在一定程度上也會激發平台活力,想像下各自頂著自己寵物頭像的2個人,在沒有什麼心理負擔的情況下閒聊。

作為參考,主打動物濾鏡的Amaze 的周訂閱價格7.99 美元、月訂閱價格是25.99 美元、年訂閱價格79.99 美元。

image.png

Amaze 應用商店截圖

2、增加動物貼紙和表情包功能,每個人的社交媒體賬號中都一定有動物的表情包,常見的是貓、狗、柯爾鴨,甚至青蛙、河馬、松鼠、豬都是我們常用的動物表情。

image.png

筆者的部分動物表情包

而其實相較於國內用戶,海外尤其是海外成熟市場的用戶在同樣流行表情包文化的同時,具備更好地付費習慣,不少使用體驗沒有那麼好的Sticker 出海應用都在海外有不錯的流水。

而作為資深鏟屎官,筆者深刻地體驗到不少鏟屎官朋友們都喜歡在各大社交媒體平台曬毛孩子,而把毛孩子做成表情包又是一種可以流傳甚廣的方法,而雙方互用彼此毛孩子的表情包顯然是一個非常好的增加情感的好方法。

3、寵物招領啟事。其實這點放在此處並不完全合適,因為筆者認為這更適合作為一個免費功能,但和前兩個功能一樣,這個功能也有助於增強應用活力。

在很多寵物交流群、甚至是本地寵物醫院、寵物店群,一旦有人發布寵物招領啟事大家都會積極主動的轉發。

而將此功能放在愛寵人士交友平台上,首先人群更加精準,一般愛寵、養寵人士會對路邊偶然出現的寵物更加敏感,而且也更願意提供幫助,那麼對於保障寵物安全和提升招領效率都有幫助,另一方面誰會不喜歡善良、有愛心、熱心的另一半呢。

4、與線下寵物友好場所合作。雖然國外對待寵物出入公共場所的態度更加包容,但這種包容也是有限的,仍然有很多場所不允許攜帶寵物入場,因此要想幫助愛寵人士成功進行線下約會,找到一些寵物友好環境十分有必要,寵物樂園、公園、餐館以及酒吧都是合適的場所,在滿足用戶需求的同時,也拓寬了變現可能。

5、接入寵物玩具、寵物食品、寵物飾品以及寵物用具廣告。目前Dig 已經和一些寵物用品公司達成了合作。

6、開通直播功能,引導用戶進行寵物吃播、寵物訓導以及寵物ASMR 等內容。

當然,以上6 點都是筆者做為鏟屎官的一些未經驗證的不成熟的猜想,歡迎讀者朋友們就變現與增加應用活力等方面一起交流探討。

另外,寵物主以及愛寵人士並不是唯一的高粘性和難以改變的趣緣群體。筆者和同事一起對這些趣緣群體發展線上交友的可能性進行了一些猜想,討論結果如下。

一輩子、愛一個人、堅持一件事

其實我們一開始猜想的是追星、健身、冥想以及星盤(星座、占卜、靈修)等方向,但後來我們發現這些趣緣並不具備排他性,即我可以接受伴侶不追星/不健身/不相信星盤/不冥想,和“不喜歡我的狗就不能和我在一起”的情況有些不同,後經調整方向我們想到了宗教、口味以及旅行探險等3 個和愛寵人士有些相近的趣緣群體。

宗教文化

首先,我們不否認隨著時代發展不同宗教信仰、甚至其中一人沒有宗教信仰的用戶也可以一起戀愛、結婚。

但從教義上講包括伊斯蘭教在內的很多宗教都不允許與“異教徒”通婚,而且拋開教義限制還會有很多生活習性不同、日常要求不同等問題,所以當今社會仍有多數用戶會選擇和自己同樣宗教信仰的人戀愛結婚。

世界三大宗教分別是基督教、伊斯蘭教和佛教。而目前市面上大多數宗教交友App 主要面向基督教和伊斯蘭教,這和佛教教義上僧人不可以結婚生子有關(居士可以)。

而目前在這兩個賽道都已經出現了代表應用。穆斯林交友App Muzmatch、Minder、Muzproposal 正在被越來越多的穆斯林用戶接受。

image.png

Muzmatch 幫助巴基斯坦貧困兒童建立學校

基督教交友應用Upward、CDFF、Christian Mingle、eHarmony 也被越來越多的基督教徒使用。

但不得不說,宗教交友賽道對於中國出海開發者而言是個難點,注意事項太多、規定繁瑣,容易觸雷。

味蕾好友

在婚戀生活中,兩個飲食習慣相近的人更容易相處愉快。關於是否吃辣、吃葷還是吃素、是否接受羊羶/海鮮、是否吃醋/香菜等等都是問題。儘管雙方可以互相包容、互相理解,但口味不同確實增加了一些相處難度,因為一日三餐、一年365 天都無法迴避飲食不同的問題。

而且在海外有很多堅定的素食主義者,如果讓素食主義者和無肉不歡的人在一起生活,想必雙方都不好過。

目前市面上也有一些針對於此的應用,例如HowuDish 和Dine,支持人們根據飲食偏好進行匹配交友。另外筆者之前還看到過一些讓用戶選擇最喜歡的食物的交友應用,比如香草、西藍花等,但很遺憾是在很久之前看到的現在已經找不到了。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有不少玩家在做這件事,但目前仍屬於藍海市場。想要真正做好這件事,也需要進行不少的海外調研工作。

旅行探險的友誼

喜歡宅在家裡沒有錯,偏愛旅行探險也沒有錯,但當這兩個人生活在一起時多少會有一些為難。

image.png

相較於以上兩類,做旅行愛好者交友服務應用的玩家更多,這和參與旅行的人群更加廣闊,以及限製程度更小、變現可能更多有關。

目前市面上已經有類似TripwithBenefits、TourBar、TravelHostDate、YourTravelMate、MissTravel、Airtripp 等應用,其中TourBar 已經擁有超過350 萬用戶、Miss Travel 也有超過61.5 萬用戶。

而且有趣的是,這類平台不僅面向旅行愛好者,對於一年到頭可能只會旅行1-2 次的普通用戶同樣適用。不過,要做好旅行愛好者交友平台,監管是一個難點。

在一定程度上做趣緣群體交友和做垂直交友社區有些接近,都屬於利基市場,但從另一個角度看,趣緣群體的用戶粘性和用戶忠誠度要遠高於普通垂類社區,因而單個用戶的價值可能就會更加可觀。

雖然很多Tinder一樣的泛交友平台也會讓用戶設置身份、喜好以及習性標籤,但這些標籤在算法匹配中發揮的意義並不大,筆者在測試應用的過程中經常會遇到自己已經選擇屏蔽的標籤的用戶,可以說在泛交友平台中,標籤發揮的作用是有限的。

最後,還是要說一下,若是採用“打一槍換一個地方”的方法來做趣緣群體交友,恐怕很難成功,但是要是肯花心思深耕、花時間久做也或許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