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猝死”的Quibi竟被Roku收購流媒體巨頭盯上短視頻的野心是?


原標題:“猝死”的Quibi竟被Roku收購,流媒體巨頭盯上短視頻的野心是?

1 月5 日,知情人士透露,短視頻公司Quibi 將會賣身給Roku,交易接近達成,未來Quibi 的節目將會放入Roku 內容庫。

而在此之前,Quibi 就有過幾次”賣身”經歷,此前曾試圖與Facebook 和Snapchat 達成交易,但最後均以失敗告終。

流媒體領域在疫情期間迎來了大爆發時期,以奈飛為代表的流媒體平台的股價也是節節躥升,2020 年全年奈飛的股價漲幅為60.95%。迪士尼的線下樂園業務雖損失慘重,但其Disney+ 流媒體業務卻呈現出良好的發展態勢,會員人數穩居北美第二位。

Roku 作為流媒體內容的集成者,無疑給了用戶在內容、頻道層面更多的選擇,而此次選擇收購短視頻公司Quibi,又是出於什麼樣的考量呢?在這次收購的背後,又反映出流媒體市場出現了哪些變數?

出道即巔峰的Quibi 死在”襁褓”中

2020 年4 月正式上線,是年12 月正式停止運營。不到一歲的Quibi,還沒來得及在流媒體賽道開疆擴土,就被扼殺在襁褓中。

令人唏噓得是,Quibi 在亮相資本市場時曾受到萬眾矚目,這與背後兩位推手的背景相關。

杰弗裡·卡森伯格(Jeffrey Katzenberg),夢工廠的三個共同創始人之一。另一位創始人梅格·惠特曼(Meg Whitman),則是eBay 和惠普公司的前CEO。

啊.jpg

圖源:虎嗅-極客電影

有了兩位資深行業大咖的加持,作為初創公司的Quibi 到產品正式發佈時,已經籌集了近18 億美元。與此同時,眾多出身平凡的初​​創公司還在為數百萬美元的融資四處奔波。

但行業大咖的加持並沒有帶來好的結果,在日益焦灼的流媒體大戰中,Quibi 成為第一個犧牲品。

數據顯示,Quibi 的下載量從首日的30 萬很快就下滑到10 萬以下,並迅速跌出Apple 應用商店前三十;在Android 的應用商店裡,Quibi 的下載量一直不溫不火。

與此形成鮮明對照的是好萊塢巨頭迪士尼於去年11 月推出的流媒體應用Disney+。當它在幾乎所有設備平台上推出時,第一天就有1000 萬會員註冊。

而Quibi 敗北的原因也並非無跡可尋。在內容資源層面,Quibi 並沒有在前期做出內容資源儲備,流媒體行業靠內容吸引用戶增長,但顯然這是Quibi 的短板。

Quibi 的原意是利用10 分鐘左右的短劇集搶占用戶碎片化的時間,但今年年初的衛生事件使得人們在家中觀看視頻的時間延長,這種情況下用戶可能更會選擇長視頻劇集。

更令人焦慮的是,Quibi 的”錢袋”也已經不充裕了,哪怕是募集了近18 億美元。外界預計,到2020 年第三季度Quibi 將花費掉已籌集18 億美元中的10 億。到2021 年下半年,Quibi 將不得不籌集至少2 億美元的額外資金以支撐下去。

啊2.jpg

此外,和同樣是新發布的流媒體應用Disney+ 及HBO Now 相比,Quibi 的內容庫深度是遠遠不夠的。

Disney+ 和HBO Now 背後是媒體巨人迪士尼和維亞康姆哥倫比亞(ViacomCBS)幾十年的內容積累,在訂購之後有海量內容供用戶消費。

而儘管卡森伯格也在利用自己在好萊塢深厚的人脈關係為Quibi 創造吸引人的內容,但精品始終是需要時間積累的。

Quibi 的失敗,向外界證明了流媒體這條賽道的殘酷性,迪士尼、奈飛在這條賽道積累了豐富的資源,想要獲得與其匹配的地位並非易事。但與Quibi 的敗北相對應的是,Roku 顯然要好得多。

Roku 心裡打著什麼”陽謀”?

與Quibi 相反得是,Roku 似乎走上了一條發展的”康莊大道”,尤其是在去年年初以來,Roku 的股價漲幅達131.61%,遠超過美股三大股指的漲幅。截至美股研究社發稿,Roku 每股報342.95 美元,總市值為435.31 億美元。

啊3.jpg

Roku 股價漲勢如此迅猛的一部分原因是由於衛生事件的刺激,人們閒賦在家,自然對於室內娛樂的需要增多,而通過收看流媒體視頻滿足娛樂需求成為一部分人的選擇,這也可以從今年Roku註冊和付費用戶數漲幅上可以看出來。

啊4.jpg

此外,另一部分原因在於Roku 只是內容服務商,而非內容製造商,因而相較於HBO、Disney、Netflix,Roku 這些既充當內容製作者,又充當內容提供者的平台來說,提供的內容更加中立客觀,用戶的選擇也變得更加豐富、多元化。

再回歸到此次Roku 的收購之舉。美股研究社認為,Roku 收購Quibi 的這一舉動是其加強自身競爭護城河的表現。 Roku 的創收來源已經由最初銷售機頂盒硬件,轉為廣告服務業務。而收購Quibi 後,可以使其廣告服務業務得到進一步的加強。

啊5.jpg

短視頻廣告已成為新的廣告投放趨勢。據數據顯示,中國短視頻廣告市場規模在2017 年-2019 年的增速分別為201%、521% 和134%。而在全球市場,Sensor Tower 商店情報平台數據顯示,截至12 月15 日,抖音及TikTok 收入達到12.6 億美元(約合人民幣82.3 億元),同比增長590%,超越美國巨頭——Netflix 奪得全球娛樂應用收入榜冠軍。如此傲人的收入,也難怪各路巨頭都眼紅。

啊6.jpg

此外,收購之舉也是Roku 想在目前的流媒體格局中求變。雖說Roku 相較於迪士尼、奈飛存在選擇多元化的優勢,但是多元化不一定是未來的發展趨勢,小眾化的觀劇品味已經形成。

相較於流媒體內容提供者,Roku 只是內容提供者,而非版權歸屬者,這一點與Quibi 相似。但不同的是Quibi 擁有播出內容7 年的版權,收購Quibi 也能夠豐富Roku 的內容資源。

目前Roku 對於Quibi 的收購仍處於深度談判中,未來能否順利完成收購,要看Roku 是否有充裕的現金流。而就算收購按照預期設想的完成,Roku 的收購能否讓敗北的Quibi 起死回生,或許還是要待市場的檢驗。

趨勢之下奈飛、迪士尼長短視頻兩手抓?

Quibi 將長視頻剪輯成短視頻形式,搶占用戶碎片化的時間,是其成立時的初衷,也是其與迪士尼、奈飛流媒體競爭的重要手段。

而回歸到國內市場,愛奇藝作為以長劇集內容見長的流媒體平台,目前也正在嘗試推出時間更短的劇集內容,未來很有可能將長、短兩類視頻內容進行融合,這也是一個很有可能的發展方向。

從全球來看,短視頻也成為了一股潮流,這股潮流最初來源於TIKTOK。而到了現在,各大主流科技平台都在開拓短視頻業務。 Snap 擁有Snapchat,它已經開始投資製作自己的內容。 Facebook 推出了按需視頻服務Facebook Watch。

而作為流媒體領域巨頭的奈飛、迪士尼、HBO 等,未來有沒有可能嘗試推出像Quibi 一樣的短小劇集內容呢?以下是美股研究社的看法。

第一,長劇集和短劇集內容的體驗是不一樣的。短視頻的主要功能和屬性是分享,因而短視頻的娛樂社交屬性更強,此外也具有更強的商業變現能力。

而長視頻劇集內容更看重內容本身的質量和觀賞性,商業價值和商業變現能力均弱於目前的短視頻。因而二者還是存在著諸多的不同,彼此之間也存在著壁壘。

啊7.jpg

第二,短劇集與目前Snap、Facebook 社交平台正在發力的短視頻存在一定共性。如果流媒體巨頭佈局短劇集內容,便將其放在了與Facebook、Snapchat 相互競爭的地位,這一加強競爭難度的舉措並非是一件好事。

美股研究社認為,Quibi 從曾經的轟轟烈烈,到如今的委屈“賣身”,在一定程度上說明短劇集形式、內容雖是一個頗有看點的新型概念,但是最終的成效還是要靠市場檢驗。

不過,也並不排除在產品邊界日益消弭的互聯網領域,長視頻劇集內容與短視頻劇集內容未來某一時刻能夠得到很好的交融。對此美股研究社也將會持續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