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億量化私募陷“控制權糾紛”沸沸揚揚,鳴石投資實控人解除創始人職位?


財聯社(上海,記者 劉超鳳 周曉雅)訊,10月13日,百億量化私募“鳴石投資”疑似公司控制權糾紛傳遍量化投資圈。根據爆料內容,鳴石投資實控人、總裁李碩公佈解除了創始人、首席策略負責人袁宇在公司的職位和其對策略組的管理,直接觸發了“關鍵人條款”,並稱鳴石投資恐將面臨大量贖回。

截止10月12日,鳴石投資今年以來整體收益為39.77%,在20家百億量化私募中排名居前。目前,公司在管產品213只,若觸發大量贖回,對公司的影響面將不小。

有業內人士告訴財聯社記者,鳴石投資方面闢謠了,稱是不實訊息,將追查來源。記者後聯絡鳴石投資,對方稱公司在開會商討,不久後會出官方迴應。但截至發稿,鳴石投資方面暫未釋出任何官方宣告。

鳴石投資陷“公司控制權糾紛”

10月13日,一張截圖傳遍量化投資圈,內容直指百億量化私募“鳴石投資”的公司控制權糾紛。

該截圖疑似出自袁宇博士之手。袁宇是鳴石投資高階合夥人,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沃頓商學院金融學博士,自鳴石投資創立之時就擔任公司CEO,現任公司首席策略負責人。

根據該截圖內容,鳴石投資實控人、總裁李碩宣佈解除創始人袁宇在公司的職位及其對策略組的管理,這直接打破了二人之間的默契,並直接觸發了“關鍵人條款”。

更為重要的是,所謂“打破二人之間的默契”,意味著損害鳴石投資的利益,鳴石投資恐將面臨大規模的贖回。


根據私募排排網資料,今年以來截至9月1日,鳴石投資的收益率高達39.88%,在20家百億量化私募中排名第一;截止10月12日,鳴石投資今年來整體收益為39.77%。根據中國基金業協會資料,鳴石投資目前在管基金數量213只。若傳言屬實,對鳴石投資的影響面將很廣。

有業內人士告訴財聯社記者,鳴石投資方面闢謠了,將追查來源。記者後聯絡鳴石投資方面,對方稱公司在開會商討,不久後會出官方迴應。但截至發稿,鳴石投資方面暫未釋出任何官方宣告。

延伸閱讀  剛剛拿到iPhone13,就發現bug!蘋果承認了

在私募排排網基金經理胡泊看來,私募核心人物分家或者鬧矛盾,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最核心的原因是利益和權力分配不合理,類似情況往往發生在公司規模擴大階段。“發展初期一般不會出現,因為蛋糕還不夠大,產生的誘惑也不夠,就算利益和權利分配不合理,差別也不會特別明顯,一旦做大之後,這種差異就會被不斷放大。”

他坦言,類似事件帶來的風險,投資者難以完全提前規避,不過,投資者可以從兩個方面來降低這種風險,一是事前對核心人物的股權結構和利益分配機制做充分了解;二是加大對私募的跟蹤和定性走訪研究,通過高頻率的私募走訪,可以在苗頭出現的初期及時發現問題;三是提前對核心人物的過往進行深入調查,儘量選擇核心人物品行好職業操守高的私募,他們會秉持客戶利益至上的原則,就算鬧矛盾和分家,也會以和平的方式解決。

百億量化私募的學術基因

根據天眼查,鳴石投資成立於2010年12月9日,管理規模在百億級以上。多數百億量化私募在2014年成立,鳴石投資也算是行業中資歷較老的量化私募了。

從股權結構來看,鳴石投資由李碩控股,持股比50%;其次是上海松盟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持股比35%;王洋、周晟分別持股10%、5%。

此前公開報道來看,早在公司成立之前,核心團隊成員之間已經有比較深的淵源,主要由來自沃頓商學院的教授Robert Stambaugh及其同事共同創立,公司的一些顧問之前也是同學和朋友的關係。

作為鳴石投資的股東之一,上海松盟投資由袁寧、李碩、王曉晗、袁慶和、陳紅青等5人共同成立,法人為袁慶和。從股權結構來看,袁寧持有上海松盟投資72.5%的股權,是鬆盟投資的疑似實控人,而李碩在鬆盟投資的持股比例為10%。


袁寧也是鳴石創始人之一,他原是賓夕法尼亞大學沃頓商學院的教授,在博士就讀期間以行為金融作為主要研究方向,是國內關於行為金融學及資產錯誤定價研究領域的翹楚,國際三大頂級金融期刊中10%-15%的有關投資者情緒的文章均出自袁寧,在他看來,創立鳴石投資更像是學術研究的延續。

學術基因也是鳴石投資區別於其他量化私募的一大特點。鳴石投資曾表示,公司的投資理念是:科學性、紀律性、多樣性。其中,科學性指的是所有策略都是由模型建立,模型建立則基於金融學或心理學的理論;紀律性,即是嚴格遵照量化模型來做,不使用無法量化的因素進行選股;多樣性則是所有量化模型至少買賣100只大股票,時刻保持市場中性。

在具體運營中,鳴石投資的策略部按照“五環十核”的運作模式運轉,五個核心環節分別為因子環節、AI環節、優化環節、風控環節和交易環節,每個環節再各自配置核心的產品經理。

得益於上述運作模式和公司國際化管理機制,鳴石投資在去年8月管理規模突破100億元,躋身國內百億私募行列。

延伸閱讀  “無聲騎士”月入過萬 你追逐夢想的樣子好暖

目前,鳴石投資旗下主要有兩大策略,分別是股票量化策略和CTA策略,其中又以股票量化策略為主,產品型別涵蓋量化對衝、擇時對衝、量化多頭、指數增強、CTA,整體策略投研團隊超過70人。

處在“風口浪尖”上的量化投資

隨著A股兩市成交額連續40多個交易日破萬億規模,量化交易突然處在“風口浪尖”。乘著股市的“東風”,量化投資近兩三年發展非常迅速,快速湧現了多家百億量化私募,規模也得到快速增長。同時,也受到“量化交易佔比高達50%”的質疑。

身處量化投資行業並掌管國內百億量化機構,李碩對於國內量化交易佔比、行業前景等有過公開的表態。

李碩曾在今年一月份提到,“在(鳴石投資)2010年成立的時候,國內對量化一無所知,十年前大家對於量化是零的概念,但到現在大家都講量化。A股市場用了十年的時間,量化交易現在佔到了兩市每日交易量的15%-20%,但是仍然沒有達到美國市場的佔比。”

事實上,不論從量化私募機構,還是極速交易系統提供商、研究者,都認可量化交易在兩市的交易佔比約為20%左右的觀點。

李碩也提到,量化交易能夠為市場創造大量的流動性。他表示,“量化團隊和券商是天生的合作伙伴,因為我們會創造大量的交易量,創造大量的交易機會。在美國市場做量化交易,券商不可能收取我們的佣金,甚至要提供反向獎勵,為什麼呢?因為量化交易提供了流動性。如果未來券商還是以佣金為導向,這個是不可持續的。未來券商業務轉型的一個方向是以交易系統、衍生工具為主。”

“中國的量化,未來幾年會迎來一個非常好的機會,能夠創造出非常好的超額收益率。但長期來看,一直維持如此高的超額收益率是不現實的。”李碩表示。

機會與挑戰並存。在鳴石投資看來,量化私募行業集中度會快速提高,行業壁壘也會因為各家不斷在裝置人員上的投入而不斷加深。3年前,百億規模是量化私募的天花板,現在百億規模在當前僅僅是拿到了量化行業下一個輪競爭的入場券,規模決定了未來量化投資機構的資源以及未來發展的邊際,只有足夠大的規模才能支撐的起公司不計成本的研發投入以及裝置支出。

對於公司未來的發展,鳴石投資曾表示,百億規模並非量化的天花板,未來量化的競爭,是研發與裝置間的較量。國內量化市場發展會復刻美國量化規模擴張的路徑,出現數家管理規模千億的量化投資機構,但這個的前提是有大量策略研發人員的投入作為支撐。對標美國管理規模頭部的量化機構,策略投研人數都超過500人。鳴石投資認為,國內量化機構投研還有很大發展空間,公司也將繼續精進,擁抱量化投資大時代。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