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價女陪玩出現,每小時收入高達500元,為何諸多玩家願意買單?


隨著網際網路的滲透和智慧手機的普及,中國所擁有的網民數量越來越多。CNNIC在2021年釋出了第48次報告,根據內容顯示,截至2021年上半年,中國網民數量從2020年12月底擴大到10.11億,習慣使用手機進行“衝浪”的群體佔比高達99.6%。

那麼當我們使用手機時,我們都在做什麼?根據極光資料院在2021年8月釋出的統計報告顯示,每個人日均玩手機的時長達到5.1小時,其中觀看短視訊的時長達到90.7分鐘,約為1.5個小時。


值得一提的是,在過去,很多人都會用手機打遊戲,但是在短視訊行業崛起之後,線上手遊的使用時長下滑至第3,每人每天大約玩18分鐘。

不過,除了手機遊戲,電腦遊戲的玩家也非常多,截至2021年上半年,網遊玩家達到5.09億,也就是說,在全國10.11億的網民中,有一半人屬於網遊玩家。得益於上億玩家的支援,中國的網遊市場發展十分迅速,2020年中國遊戲市場收入達到2768.87億元,毫無疑問,遊戲行業已經成長為千億市場級別。


其中具有代表意義的是騰訊在2015年上線的《王者榮耀》,據悉,上線的6年時間內,累計收入超過了100億美元。以這類電競遊戲為例,2020年市場規模就達到了1365.57億元。在發展歷程中,甚至衍生出無數的相關產業,比如電競直播、電競培訓、電競代打等,但是其中有一個產業,因為“特殊性”一直被人關注,那就是電競陪玩。

陪人玩遊戲也能賺錢?

其實,從電競行業開始大火的時候,陪玩行業就進入人們的視線當中。所謂陪玩,並不是指線下陪伴打遊戲,而是線上陪伴,顧客需要通過專門的軟體或者平臺進行付費下單,並且可以指明男性女性,遊戲水平等級,完成支付後,就可以得到一位陪玩。


陪玩一般是按小時收費,“金牌”陪玩師的時薪可以達到500元,假如按照正常人一天8小時的工作量計算,日收入居然高達4000元。對比其他傳統職業,陪玩說是“天價”也不為過。

2017年,陪玩市場規模僅為1.82億元,但是隨著遊戲行業的“爆火”,陪玩行業也“水漲船高”,根據艾瑞諮詢的預測,發展到2021年,陪玩行業的市場規模或將超過140億元,短短4年時間就從1億元“翻身”到百億元,不得不說陪玩的發展如同“彎道超車”。但是,對於陪玩這個行業,卻一直備受網友“詬病”。

延伸閱讀  12檔無極調節,全場景不傷牙,扉樂FiliX TIE旗艦級電動牙刷體驗


陪玩行業“貓膩”多,諸多男士願意買單?

雖然陪玩師有男有女,但是很明顯女陪玩師更加吸引人,在陪玩的過程中,為了多賺一點錢,女陪玩師會打出各種各樣的“擦邊球”。

曾有一位從業者表示,陪玩就好像KTV的“陪酒”一樣,越是能夠滿足顧客的要求,“回頭客”的機率就越高。但是,在2020年,人民網曾經“點名”陪玩,一位女性陪玩師居然向顧客“兜售”深夜服務。另外,不光是女陪玩師,男陪玩師也會說一些“擦邊”的話。


不得不說,陪玩存在的亂象已經影響到整個行業的健康發展,導致如今人們提到陪玩就是“譭譽參半”。之所以會造成這樣的原因,其一是因為網際網路成了許多有心人“遮羞”的面具,其二是因為陪玩時“一對一”的溝通,讓很多人想要發展出別的東西。

國家出手,陪玩未來如何?

在2018年,陪玩市場迎來行業的“高光”時刻,據悉,這一年的陪玩站在了發展風口上,其中某陪玩平臺在3月獲得了一輪2億元的融資,另有其他平臺也獲得了上千萬美元的融資,可以說,2018年是陪玩行業“百花齊放”的一年。但是,高光結束,陪玩行業很快“遇冷”。


關於這件事情,中娛智庫的分析師表示,導致資本離開可以從多個方面分析,其一是陪玩的可盈利持續性不高,其二是許多玩家為了避開平臺抽成,私自進行線下交易,最重要的是,許多陪玩平臺屢屢和“軟色情”劃等號,並且引起了國家的注意。

對此,國家堅決“出手”,2021年9月,多個有關陪玩的軟體紛紛被“無期限”下架,某些主打陪玩的軟體也表示將會永遠關閉陪玩功能。


不過,整改過後的陪玩行業將會如何發展,我們暫時不得而知。如果想要陪玩行業走上正軌,還需要監管部門出臺規範管理辦法,以法律法規來約束玩家和顧客的行為,這樣才能促使行業的健康發展,你說呢?

延伸閱讀  iPhone 14 Pro Max代號D854:尺寸更大,雙孔屏設計

如果是你,你會點單“陪玩”嗎?你怎麼看待陪玩?歡迎留下你的想法。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