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大地“豐”景美


新疆大 地

“豐”



紅了辣椒,熟了葡萄,香了瓜果,白了棉花…每到秋季,新疆的天山南北,穰穰滿家,碩果累累,令人眼花繚亂的農作物把大地點染得五顏六色。過去,提到古“絲綢之路”的新疆段,印象中立刻閃現出寸草不生的無垠大漠,然而,如今的戈壁荒野卻是一路秋香,一路壯美 ,空氣中瀰漫著果實的芳香,這是大自然的饋贈,是豐收的喜悅,更是幸福的味道。

哈密的瓜兒香了

從酒泉一路向西,沿著312國道進入新疆地界,沿途盡是戈壁灘,公路和天空所構成的畫面,令人驚奇,讓人充分體味到無邊的空曠,盡情享受地理學與大地幾何圖案相結合的韻味。然而穿過星星峽到了哈密荒涼立刻切換成了色彩飽和的綠洲,空氣中瀰漫著香甜的氣味。“吐魯番的葡萄,哈密的瓜,庫爾勒的香梨頂呱呱!”新疆的瓜果香甜,全國都聞名,而來到哈密才知道,瓜鄉的世界有多奇妙。


正是晚熟哈密瓜上市的季節,瓜鄉迎來了大豐收。哈密市伊州區花園鄉卡日塔裡村,老鄉們每戶都有自己的瓜田。艾克拜爾·吾買爾是村裡的種植大戶,跟隨他進到瓜田裡,一個個瓜形勻稱、紋路清晰的哈密瓜隱匿於瓜藤枝蔓間,瓜農們穿梭其間,正在將色澤飽滿、品相俱佳的哈密瓜採摘、分裝。哈密瓜色澤斑斕而凝重,品種不一色彩也不同,綠的沉靜溫雅,黃的張揚燦爛,青的生機盎然。而那些花紋,粗的如行草的筆觸,極盡豪放,細的如蚯蚓蚓的爬痕,極盡柔美,彷彿是藝術大師的精心設計,被用心雕鏤鐫刻上去的。吾買爾大叔告訴我們,哈密瓜分為早熟、中熟和晚熟瓜,生長週期為90天左右,收瓜的季節也是最辛苦的季節,在三、四十度的高溫下,來自全國各地的瓜商、運輸司機和採摘農民工,每天天剛亮就起床,吃住在瓜地,勞動在瓜田,進行摘、包、運、裝。

延伸閱讀  暖心“幫盲” 來良渚古城遺址公園體驗無礙出遊

吾買爾大叔看著一個個瓜,如同看著一個個孩子,眼裡滿是愛意,臉上滿是笑容,說他種的瓜,個頭兒適中,清脆多汁,甜度高,不愁賣!“朋友們,來,嚐嚐我們的哈密瓜!”在他的口中,每種瓜都有不同的名字,而且還有不同的特點,“紅心脆”個體不大,每個有三、四公斤,外皮青綠,佈滿美麗網紋,瓜瓤粉紅,香甜可口。“洋不拉坎”表皮呈金黃色,花紋似龍,個體大,瓜肉雪白豐 厚,含糖量高,香味濃郁,脆甜可口。“ 東湖瓜”個體大,含糖量高,成熟期晚,不僅易於儲存,還是晒制瓜幹最理想的品種。“黑眉毛”,外形橢圓似紡錘,小者四、五公斤,大者十來公斤,瓜肉翠綠,質細多汁,含糖高達60%。因皮上有一道道墨綠色條紋,看去宛如美女秀眉,故得此名,這種瓜一般十月份成熟收摘,摘下後存放一星期左右再吃,愈加香甜可口,濃香撲鼻。


“咱們的瓜,是受過皇封的,我的瓜地當年可是專門種:貢瓜的。”說起自家的哈密瓜,吾買爾大叔是怎麼也誇不夠。哈密瓜在當地栽培已有上千年曆史,清康熙年間,哈密維吾爾族頭人額貝都拉 達爾汗伯克(世稱“哈密回王”), 在平息蒙古格爾丹之亂中立下汗馬功勞,次年康熙皇帝詔命進京隆見,獻上“甜如蜜,脆似梨,香柔適口”的奇瓜異果,康熙皇帝品嚐之後龍顏大悅:“這瓜既然是哈密種的,就叫哈密瓜’好了”從此“哈密瓜”成為貢品,名揚中外。而文獻記載的“貢瓜地”即位於哈密市的花園鄉和南湖鄉,卡爾塔裡村正是當年哈密回王的貢瓜種植地。作為村裡的致富帶頭人,艾克拜爾大叔連8來每天都忙著採摘自家種植的“貢瓜”,每天都有前來收購瓜的客商,望著地頭一車剛剛裝滿的哈密瓜,艾克拜爾大叔樂開了花。

吐魯番的葡萄熟了

有的地方去過之後,不會留下太深的印象,而有的地方去過之後,就會成為一生的記憶,吐魯番,就是這樣一個承載詩和遠方的家園。別看吐魯番是個戈壁城市,卻在全國佔了好幾個“最”,最熱是她的天氣,一年中有九十多天氣溫超過40攝氏度;最低是她的海拔,比海平面還低145米;而最甜的當然是她出產的水果,尤其是葡萄全國聞名。


秋日正是葡萄採摘後晾晒葡萄乾的季節,行走田間地頭,時不時聽到村莊深處傳來旋律婉轉悠揚的《吐魯番的葡萄熟了》,鑽入葡萄園中,到處可見老鄉們忙著分裝、搬運、掛架的繁忙景象。吐魯番的葡萄帶給人們甜蜜的生活,走在葡萄架下誰的心兒不醉呢?

從吐魯番市區向東南方向出發,行不多遠就一頭扎進了《西遊記》中記載的火焰山中,火焰山下是絲路遺址高昌故城,一路黃土漫漫,沿途故道兩側的土牆民居林立,周邊的二堡鄉和三堡鄉,是著名的吐魯番葡萄基地。渠水穿谷而過,樹木繁茂,空氣溼潤,氣候涼爽宜人,與熾熱的火焰山形成了鮮明的反差。舉目望火山,低頭看綠地,葡萄架片片相接,架架相連,綠陰蔽日,碩果累累。二堡鄉卡爾桑村村民阿不力克木·阿布都許庫爾從自家葡萄架的串串“綠珠”上揪下幾顆葡萄,擠壓出汁水滴 進水果測糖儀中。“16.8 度!可以採摘了。”阿不力克木大聲說道。為保證當地葡萄的口感與品質,葡萄所含的糖度必須達到16度以上才能採摘。阿不力克木看著成熟的葡萄,滿臉放光,說起家鄉的葡萄,掩不住的自豪:“我們吐魯番,是葡萄的故鄉,葡萄品種多的數不清。”聽他的介紹,光是他們種植過的,就有無核白、馬奶子、紅葡萄、喀什哈爾、梭梭等18個品質上乘的葡萄品種。“我家種的主要是無核白,葡萄還沒開始採摘時,就已經有客商預訂收購了。”無核白葡萄的含糖量高,色澤光亮、粒大味美、香甜潤喉,由於葡萄品質好,每年收購商都爭相收購。

延伸閱讀  黃石小眾公路,風景俊美地勢險峻,隨手一拍都是桌布,清冷遊客少


走在吐魯番城鄉間,在戈壁,在田野,在村莊,乃至村民的房屋上到處都可以看見或三五成群,或獨處一隅的開著十字花窗的土黃色房子,層層疊疊錯落有致,新穎奇妙自成風景。帶著小孔的房子遠遠看去非常有趣,而這些房子是做什麼用的呢?阿不力克木家就有一排這樣的房子,他們叫晾房”,跟隨他入內,終於解開了我的謎團。吐魯番的葡萄乾,粒大飽滿,開胃健體,祕密就在這“晾 房”中。葡萄晾房是吐魯番的一大景觀,一樣的模樣,一樣的風格,同一個目的,同一個夢想,那就是釀造甜蜜。

甘甜爽口的葡萄千加工製作,鮮亮明豔的色澤自然風乾保持,沒有獨特的“晾房是做不到的。每 一處晾房,無論大小,處處都體現出結構合理、簡易科學、巧奪天工的獨特風格,讓人稱奇。晾房面積不等,高度一般在四米以上,以方便掛果為宜。晾房裡小孔的面積佔了房子的一半大,這是為了給裡面的葡萄乾通風。房頂用椽子搭棚,圓木做樑,上面鋪葦草和樹枝,覆蓋一層20釐米厚的草泥。室內地面鋪設紅磚,牆面多用草泥或沙漿抹面。晾制葡萄乾的“掛架是碗口粗的長木四周鑽出一個個圓孔,將堅硬的紅柳條插入,豎立與房頂預製好的掛件固定,再與地面留五十釐米左右的距離懸起,作用如同方格洞孔,易於自然風流動。


戈壁灘的辣椒紅了

沿著天山南麓穿行,走進焉耆盆地的和碩縣鄉間田野,茫茫戈壁荒灘上風景別樣。正是大辣椒豐收的季節,遠遠看到了一望無際的晒椒場,紅彤彤的辣椒攤鋪在沙土之上,綿延數公里,就如同火紅的地毯。椒農們也很有意思,勞動中充滿了情趣,形為藝術令人驚歎,晒椒場上出現了各種時尚的圖案,有心形,有扇形,有火把,有波浪形,還有中國地圖!戈壁灘中午地表溫度很高,十分適宜晾晒辣椒,火紅的辣椒,寓意火紅的生活,誰說晾晒辣椒不是一道獨特的秋日風景呢?


新疆全年日照時間超過兩千五百小時,晝夜溫差高達十幾攝氏度,和碩縣方圓數十公里,陽光充足,辣椒這類紅色作物,喜好充足的日照和劇烈的溫差,紮根戈壁,算是找到了家。晾晒在椒場上的辣椒,和咱們常見的辣椒不太一樣,偏紫紅色,皮厚,長得像羊角形狀,椒農說,這就是大名鼎鼎的板椒,炎熱乾燥的大地,是天然的脫水加工廠,一般只需要一週左右就可以將新鮮辣椒晾晒成優質幹辣椒。並不是所有的辣椒都甘心被吃掉,這裡的辣椒尤其“愛美”,這鋪天蓋地的大板椒,與傳統辣椒 的功能不同,它可不是用來吃的,而是一 直走在時尚的最前沿,它們是提取天然色素加工出口的優良品種,許多國際大牌口紅裡都有板椒的功勞。

延伸閱讀  廣州中心城區第一大島,大變樣!

這是當地特有的大羊角板椒,株高果大,產量高,對土壤和氣候適應能力強,肉厚質嫩,味辣,早已有訂貨商瞄準了貨源。雖然天氣炎熱,椒農們也顧不上休息,拉來了所有能勞動的家裡人,親戚朋友們也來幫忙,還臨時僱了十來個壯勞力,採摘全部完成了,他們正在晒場上完成第二套(晾晒)工序,把辣椒晒乾。


如今都是現代化採收,為啥這板椒還用人工採摘呢,正在晒場指導的縣農技推廣站李技術員說:板椒是提取天然色素的優質品種,對色素質量要求還是相當高,冷冰冰的機械還真完成不了,必須得人工操作,每年板椒成熟時椒農們都要集中來採摘。來幫工的一位大嫂大熱天為了防晒,穿著長袖衣服,頭戴帽子還加上頭巾,翻辣椒、揚辣椒忙的不亦樂乎,但掩不住內心的喜悅,“摘辣椒晒辣椒,累是累些,但這個月收入能多2000多塊錢,我覺得還是挺不錯的,看到紅紅的辣椒,心情很好。”來自山東的辣椒收購商王經理,從辣椒堆裡隨機抓出幾個辣椒,仔細地觀察著,他讚歎道,和碩縣的辣椒是新疆品質最好的,他連續5年來此收購辣椒,年年受益。他們是專門做辣紅索提取的廠家,韓日化妝品產業的供貨商,之所以看中這裡的辣椒,是因為戈壁辣椒色素高,從成熟辣椒中分 離、提煉出的天然色素一辣椒紅素, 不會對人體造成傷害。辣椒紅素能夠區分出465個色價,也就是不同程度的紅顏色,比一般的同類產品豐富得多。口紅胭脂、畫筆塗料、蛋糕小食品都可以用它來上色,用途非常廣。

辣椒做出來的口紅、蛋糕,會不會把人辣翻了?王經理笑著說,採用高效的萃取、分離技術,能將辣椒紅素和帶有辣味的辣椒鹼完全分離開,因 此不帶一點辣味, 而且,提煉出來的辣椒紅素是油溶性物質,不溶於水,特別適合於彩妝。憑著小小的辣椒,新疆戈壁辣椒種植業漸成規模,收成連年翻番,真是小辣椒撐起大產業,“辣出火紅的日子來!”

~ 使用說明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