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在吳京頭上的這頂帽子,恰恰證明4種畸形價值觀,正在野蠻生長


最近《長津湖》熱映,票房破43億讓人為之一振。

但一片叫好聲中也混雜著許多不和諧的聲音。

比如前幾天,網上就流出一封“倡議書”。


倡議書洋洋灑灑寫了幾百字,最後呼籲《長津湖》的片方將扣除製作成本的票房收入,全部捐贈給參加過抗美援朝的老兵和烈士以及失蹤人員家屬。

倡議書幫助老兵和軍屬的意願是好,可令人沒想到的是,一些網友“一哄而上”,卻將整個事情引向了另一個“方向”。

他們對片方提出要求的同時,還給主演吳京扣上了一頂帽子。

核心觀點就是《長津湖》的主演吳京這些年吃了太多的“愛國紅利”,現在理應回饋社會,把自己的收入捐出去。


按照這些網友的邏輯,我們可以做個延伸:

《你好,李煥英》大賣,是賈玲吃了“親情紅利”,賈玲應該把票房收益捐出來幫助中國的孤寡老人。

《我不是藥神》吃了癌症患者的紅利,片方應該把票房捐出來幫助中國癌症患者。

我們今天能幸福地生活也是離不開革命先烈的犧牲,我們應該把全部工資捐出來幫助革命烈士的家屬。

顯然,這個邏輯十分荒謬。

這封倡議書,也讓皮哥想起了春秋時代的一個故事。

魯國有政策,若從其他國家贖回落難同胞,魯國會給予獎勵。孔子學生子貢因為太富有拒絕了獎勵,之後一些魯國百姓就開始傳播這樣的看法:向子貢學習,救同胞是義務,誰都不該拿獎勵。

後來魯國就很少再有同胞被贖回了。

從當時部分魯國百姓的言論,到現在網上這些人的逼捐,其實本質都是道德綁架,

這些人雖自古有之,但在現代網際網路的助推下,迎來了持續的野蠻生長,最終發展成了時代特有的“網路病人”。

這種病人的畸形的價值觀主要表現在4個方面——

指道德為義務,刷存在感

道德綁架有個心理特點,就是雙標性,這種雙標在其他方面早有預示。

延伸閱讀  鮮肉頭禿群像:千璽髮際線高,王一博背頭腦門亮,最社死的還是他

比如在國家層面,他們是“嚴於律己,寬於律人”。

美國隊長飛天遁地,鏟凶除惡,這是人類之光;中國戰狼穿梭於槍林彈雨間拯救同胞,這就拍得不真實。

可是到了個人層面,他們卻反過來了,“嚴於律人,寬於律己”。

他們拿道德的尺子去測量公眾人物,硬生生“指道德為義務”。

比如韓紅做慈善事業,就必須得過樸素的生活,如果住了別墅、開了豪車就會被罵。

比如大衣哥朱之文成名後掙了錢,村民們就認為他必須得給村子修橋鋪路,再借點錢給大夥兒花。


比如前段時間鴻星爾克為河南送出支援,很多網友就跑到其他品牌的直播間,質問為什麼你們品牌不表示?

比如山西水災,又有一些人整天盯著吳京,“敦促”他趕緊捐款。

他們一邊哭喊著社會不公平,一邊喊馬雲爸爸,叫王思聰老公,對於大衣哥、王寶強、岳雲鵬這種從草根爬上來的名人保持著俯視的姿態。

說白了就是一種自私的心態,當輪到他們自己的時候,一切原形畢露。

他們吃著廉價的外賣,過著單調、封鎖的生活,在論壇裡剛吹完牛,就發朋友圈跪求一個5塊錢的視訊網站會員。

當大災大難發生時,他們把錢包捂得緊緊的,卻跑到明星社媒主頁下留言逼捐。

他們會引用《蜘蛛俠》裡的臺詞告訴你“能力越大,責任越大”。

當你問他們的責任體現在哪裡,他們又會用“我弱我有理”來搪塞過去。

總之他們把雙標玩得是爐火純青。

狐假虎威,用偽對比“壓制”

除了“雙標”外,這些鍵盤俠上演道德綁架時還有個慣用的伎倆,就是用對比的方式,捧自己“上位”,之後佔據高點,大擺道德譜。

概括來說,就是“狐假虎威”。

以《長津湖》為例,當大部分人都覺得影片拍得很震撼,甚至連參加過抗美援朝的老兵都被感動得熱淚盈眶時,網上卻突然冒出了許多“軍事專家”,給你頭頭是道地分析出影片的若干個破綻,怒斥影片拍得還不如紀錄片真實。


於是在這種道德邏輯之下,《長津湖》又成了一部“不夠真實”的影片,甚至去看這部電影就成了一種道德錯誤。

延伸閱讀  韓國演員南文哲因結腸癌病逝,抗癌期間仍堅持拍戲

諷刺的是,《長津湖》上映前,有一部同樣講述抗美援朝的紀錄片《1950他們正年輕》,因為沒有熱度,卻不見這些“專家”買票去支援。

再比如前年的《流浪地球》,當大家都為中國科幻片的崛起而歡欣鼓舞時,網上立刻出現了噴子,拿諾蘭的《星際穿越》嘲諷我們的《流浪地球》拍得差沒內涵云云,那趾高氣昂的架勢,感覺《星際穿越》不是諾蘭拍的,而是這幫鍵盤俠眾籌拍得一樣。

這幫人常用的句式是:“有一說一,只有我一個人覺得XXX並不怎麼樣嗎?”

他們常用的論證手法是,找出一個更牛的東西來壓制現有的東西。

《星際穿越》比《流浪地球》拍的好,所以《流浪地球》就成了他們口中的垃圾;

《拯救大兵瑞恩》比《長津湖》拍的好,所以《長津湖》就是垃圾。

這類鍵盤俠就靠著這幾招在網際網路上立於不敗之地。

利用愛國情緒,強行劃“等號”

鍵盤俠能力有限,但道理不站在他們這一邊的時候,他們就強行和政治正確扯上關係,擁有了不敗之身。

比如去年的孫楊事件,他明明是違規在先的一方,可是孫楊一些粉絲卻吃準了很多網友的愛國情緒,將質疑孫楊和質疑中國劃上了等號,整個事情立刻失去了討論的餘地,最後大家一窩蜂地支援孫楊,等法院的判決結果下來,所有人都傻眼了。


再比如夏天的東京奧運會,部分網友不允許奧運健兒們有犯錯的空間,他們手握的“武器”就是國家榮譽,如果比賽輸了,運動員們就會遭受諸多質疑甚至人身攻擊。

還有這次的《長津湖》逼捐事件。

乍一看是無理取鬧,可是倡議書中將逼捐這種流氓行為和抗美援朝的戰士英勇作戰捆綁起來,立刻顯得那麼“名正言順”,你還不能去質疑,你質疑就是對革命先烈表示不敬,這種行為令人不齒。

帶節奏,盲人摸象

以上三點成立後,“道德綁架”的鼓吹還只能是圈地自嗨,而他們最大的危害就是帶節奏,把惡臭之風傳播出去,汙染了整個網際網路世界。

針對一套歪理,他們能尋章摘句、斷章取義、春秋筆法,編造成甜美的謊言在網際網路上傳播出去,而中國大部分的網友是缺少獨立思考的能力的,有人一煽動情緒就會上頭,然後這股戾氣就會形成很強大的破壞力。

網上一則出現一則視訊:地鐵里老人舉步維艱,年輕人坐在座位上閉目養神。

很多人看到這樣的場景立刻開噴了:年紀輕輕怎麼不讓座呢?

可事實上有可能是,年輕人剛經歷被辭退的打擊沉浸在悲傷中,而老年人正要精神抖擻地去跳廣場舞。

可在拍視訊者的精心剪輯下,網友只顧著罵年輕人不讓座,當真相曝光的時候,大家的情緒用完了,沒人再關注事件的後續了。

延伸閱讀  今年的第一場迷霧:剝開的每一個“角”裡,都是陳年舊痛


為何現在網上的事件都會有多重反轉,就是帶節奏的鍵盤俠太多,盲人摸象的吃瓜群眾太多造成的。

為何網上流行一句話“造謠一張嘴,闢謠跑斷腿”,就是大家更願意相信那些獵奇的驚悚的負面的訊息,而忽略掉很多平淡如水的生活真相。


皮哥覺得在這個自媒體時代,人人擁有了發聲的權利,謬誤和偏見有抬頭的趨勢,這時候保持獨立思考的能力成為了一種十分難得的品質。

從魯國子貢事件,到孫楊事件,再到吳京事件,事實也證明——

不要做牆頭草,否則很可能淪為別人謀取私利的棋子。

最後借用官媒的一句話點評,“道德綁架非蠢即壞”!

文/皮皮電影編輯部:一粒雞

原創丨文章著作權:皮皮電影(ppdianying)

未經授權請勿進行任何形式的轉載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