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壞3 第一章 天命(6)


"已經過去好久了啊,你知道莫,我現在已經是整個神州的掌控者了。而且我也真正擁有了跟崩壞較量的資格,可惜人類的命運依然一片黑暗。"

"這就是她的墓。"我對影這樣說到。

"這就是。。。"

"我曾經認為我擁有一切,直到那天我才意識到自己其實一無所有,自以為能夠做到一切罷了,但其實我什麼都做不到,然而幸運的是,在我哀嘆自己的無能為力時,她出現了,是她告訴我,在這個世界上,還有著需要我的人,只是我還沒有遇到,然而,她剛告訴我這些的時候,我就失去了她,。"

"崩壞莫。"

"其實當時她可以活下去,沒有必要去救應該是敵人的我,也正是為了救我,她才會。。。"

"我在那廢墟中,等待著即將到來的死亡,但是我並不害怕,因為我知道這個世界本就如此,所謂的希望不過是個謊言,然而在那片黑暗中,她伸出了手,而我,抓住了她的手,我問她為什麼要來救我。"

"你呀,就是太聰明瞭,思考別人的事就很快,唯獨自己的事就特別笨拙"

"為什麼?"

"沒有為什麼"

"???"

"傻瓜,我根本沒有救你啊,我只是想保護你。"

這就是她最後的話語。

直道那時候我才知道我究竟失去了什麼,也是在那時候我就下定了決心,要徹底戰勝崩壞,無論付出什麼代價。

之後的事你就知道了,由我親手設計完成的"弒神計劃",你就是為此誕生的。

"。。。按照時間算,你當時才?"

"是,那時候我14歲。"

"。。。。。14歲就開始成為了戰地指揮官?"

"每個人都有擅長跟不擅長的事,我只是比較擅長這些。"

(滴)"是我"

"艦長,你要查的資料我已經都查到了,我認為您需要立刻了解一下。"

"什麼問題?

延伸閱讀  指甲油の作戰日記 #554 2021/10/28 完成103場作戰

"這三個人中琪亞娜.卡斯蘭娜艦長應該已經瞭解了,而雷電芽衣,本是雷電家的大小姐,雷電家在暗中進行著崩壞核心的研究,而且雷電家暗中就是為逆熵效力,雷電家家主雷電龍馬因為經濟詐騙案入獄,當然明面上是這樣,其實是me社的陰謀,讓其入獄,而後使雷電芽衣成為律者,引發了長空市的第三次崩壞"

"哼,逆熵。在長空市引發的第三次崩壞的人是誰?"

"據推測,應該是可可利亞。"

"原因能?"

"這就要說到艦長讓我調查的第三個人了,布洛妮婭本是殺手。"

"殺手?"

"是的,而且在殺手界還是有些名氣的殺手,而在來到長空市之前,她曾在一座孤兒院生活一段時間,根據休伯利安的記錄,在第三次崩壞中,布洛妮婭是被逃亡在長空市的芽衣與琪亞娜碰巧遇到的,三人便結伴而行,而後遇見了前來調查姬子少校,而後經歷了一系列波折,3人在德莉莎學院長的引薦下加入了聖芙蕾雅學院。"

"呵,殺手,孤兒院,孤兒院的孤兒莫名出現在長空市,還正好碰見了第三次崩壞爆發,又恰巧碰見了在被崩壞侵蝕長空市逃命的琪亞娜和芽衣,還真是夠巧啊,琪亞娜跟芽衣在逃亡的過程中除了布洛妮婭還遇見過別人莫?"

"根據記錄,沒有"

"哼,我來猜猜看,布洛妮婭所在的孤兒院,院長就是可可利亞吧。"

"是"

"那群孤兒院收的孤兒是否有缺失?"

"是的,我調查了一下,雖然沒有孤兒院的詳細資料,但每年那所孤兒院收下了不少孤兒,而那所孤兒院的規模從來沒有擴大過,按照計算,那所孤兒院根本容不下那麼多的孤兒。"

"呵,收養無家可歸的孤兒當工具莫,也是,誰會在乎孤兒的死活。支援那所孤兒院的資金來自哪?"

"雖然資金流向做的滴水不漏,但是隻要有交易,就會有痕,是來自於逆熵,而且逆熵每年都有大批的資金流入這裡。"

"用孤兒做實驗莫?的確,孤兒院是最好的試驗場。那有什麼問題需要我現在就知道?"

"就在剛剛,極東有一堆入境記錄,而這些人,都來自於me社。其中包含了me社的元老們,當年雷電龍馬的經濟詐騙案,正是me社的元老作證,自我檢舉,才讓雷電龍馬毫無還手之力直接入獄,當然,事後這些元老們都收到了鉅額的資金,而這筆資金來自於可可利亞。"

"呵"

"據我的推測,這些人很有可能是想搶回雷電芽衣,當做自己繼續跟逆熵談判的籌碼。"

"他們想要做什麼不重要,重要是他們運氣不好。"

"那麼艦長,接下來怎麼做"

"你有查到他們的落腳點莫?"

延伸閱讀  Sky·光遇 國服(10月4日)每日任務-季節蠟燭點

"是的,一個不差"

"嗯,本不想插手,但是畢竟收到了德莉莎的委託,派影武者過來。"

"是"

"弒神完成的怎麼樣了?"

"還是沒有收到任何答覆。"

"去告訴那群老不死,我的耐心是有限的,我一年後就會回去,如果完不成,他們知道自己會是什麼下場。"

"是"

"量子之海的準備怎麼樣了?"

"根據研究人員的彙報,最快需要10個月的時間。"

"嗯,讓他們注意休息,他們可都是人類的先驅者,可別因為工作丟了性命,我給他們1年的時間,一切都在這一年裡結束。"

"是"

"另外,這一年我會留在聖芙蕾雅學院,做一個艦長該做的事,為防止暴露,其中未必能經常聯絡,沒有什麼大事,不要聯絡我。有什麼問題,你全權處理。"

"是"

"嗯,那就這樣"

(滴)

"何必從遙遠的神州派影武者過來,直接讓我解決不容易的多。"影跟我說到。

"別開玩笑了,你是人類的最終底牌,不是因為這點小事就出動,而且你決不能暴露,不到最後關頭,就算是我死在你面前,你也決不能出手。"

"好好好,聽你的"

"記住,任何暴露的底牌,都不在是底牌。如果我出什麼意外,你也絕對不能暴露。這個世界上,除了我,沒有任何人知道你的存在。"

"如果我死了,你就不在是我的影子,你就是我,而那時候,,,,人類的命運,就靠你了。"

"有我在,你不可能死"

"對,有你在"我頓時一笑

延伸閱讀  《魷魚遊戲》隱藏的細節,哥哥桌子上的書,透露他不僅是管理者

"畢竟你是無敵的"

"你知道就好"

"好了,也該回復德莉莎了,想必她都已經等不急了。"

"確實,這天命,一點意思都沒有。"

"我也不喜歡這裡。走吧,去聖芙蕾雅學院。"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