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次披露! 落馬官員5年受賄6000萬,為收割股票收益突然辭職


撰文|劉藝龍 熊穎琪

10月13日,《中國紀檢監察報》披露了寧夏回族自治區原經信委黨組副書記、副主任王儉案的細節。

觀海解局注意到,王儉曾在神華寧煤集團任職十餘年,直至任該集團黨委副書記、董事長。據辦案人員介紹,他的問題也主要發生在這一時期。

王儉靠著自己精心編制的朋友圈,以“頻次不高金額大、物件不多出手重”的方式斂財,其主動辭職竟是為了收割在任期間所收股票的收益。此外,他還對集團內部的腐敗問題視而不見,認為“只要人脈廣,做事謹慎一點就沒有問題”。結果是,在其任內的多名集團高管接連落馬。

公款購買高爾夫球會員卡 搞權色交易


王儉,1960年10月出生,寧夏中寧人,1977年9月參加工作,高階工程師。

1977年,王儉曾在寧夏中寧縣城關林場下鄉。高考恢復後,他進入西安礦業學院採礦工程系礦井建設工程專業學習。1982年,大學畢業後,王儉回到寧夏,長期在當地煤炭行業工作。

2002年,王儉進入寧夏煤業集團管理層,擔任副總裁、黨委委員一職。2006年,神華寧夏煤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成立。一年後,王儉任該公司董事長、黨委副書記。

2015年11月,王儉調任寧夏回族自治區經濟和資訊化委員會黨組成員、副書記、副主任,直至兩年後的2017年10月,突然宣佈辭職。

王儉辭職的原因在《中國紀檢監察報》的報道里得到了答案——主要是為了收割他在任期間所收股票的收益。辦案人員表示,“他一直在找機會,取回在行賄人王某某處存放的4000多萬元。”

又過兩年,王儉落馬。2020年7月,王儉被開除黨籍。寧夏回族自治區紀委通報其公款購買高爾夫球會員卡並參與消費;收受禮金,搞權色交易;將手中權力變為謀取私利的工具,與不法商人相互勾結,甘當“兩面人”。

去年12月,銀川市中級人民法院對王儉犯受賄罪一案宣判。經法院審理查明,王儉自2009年5月至2014年期間,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在工程專案承攬、煤炭資源整合協議的簽訂、工程款支付、裝置物資採購等方面為他人謀取利益,先後17次非法收受相關單位及個人行賄款摺合人民幣共計6042萬餘元(其中未遂2761萬餘元)。法院依法判決被告人王儉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14年。

5年受賄6000萬,年均受賄超千萬元。據上游新聞當時報道,從已披露的資訊顯示,該數額創下寧夏反腐案件中涉案金額最高紀錄。

延伸閱讀  珠海:經珠澳口岸入境需持48小時內陰性證明,且具有新冠疫苗接種史

行賄者是“黑老大”

《中國紀檢監察報》13日的報道中還有一個細節。王儉受賄有一個“原則”——只收可靠的、放心的、與自己有交集的老部下的錢。後來又逐漸演變為鎖定重點目標,呈現出“頻次不高金額大、物件不多出手重”的特點。

據辦案人員透露,向王儉行賄的主要有兩人——北京某股份公司實際控制人王某某和寧夏某公司法定代表人肖某某。

從今年5月7日中國檢察網公佈的王儉受賄案起訴書來看,涉案金額中,北京某上市公司王某某曾向王儉行賄數額最多,高達4311.545萬元。

最新披露的細節是,2009年5月,王某某為感謝王儉幫助其公司承攬多個工程專案,提出給王儉轉讓其即將上市的公司原始股。此後,王儉安排其妻弟張某以150萬元“購買”該公司50萬股原始股,登記在張某名下。為了更加“保險”,王儉又安排張某和王某某簽訂虛假的退股協議,約定王某某退還張某150萬元股本金及10萬元利息,張某則退還股份,但實際雙方均未退還。2014年7月,王某某安排出售張某所持全部股份,獲利4311萬餘元。

也正是這一筆錢,成為促成王儉辭職的動機。到2019年1月,在辭去公職一年多後,王儉方從王某某處取回1700萬元。

再來看看肖某某。

2011年1月,肖某某為感謝王儉幫助其公司多次承攬工程,出資1000萬元為王儉購買某公司股份,並約定股權由肖某某找人代持,收益歸王儉。平時王儉家裡大大小小的事情,肖某某也都會“及時出手”給予幫助。王儉對其很是認可,凡是神華寧煤集團的相關工程,都會先安排肖某某承攬,甚至親自為其投資經營出謀劃策。


從檢察機關的起訴書來看,王儉先後4次收受肖某某的賄賂,數額巨大。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10月,寧夏高院依法對肖某某等60人涉黑案作出終審裁定,駁回肖某某等29人的上訴,維持石嘴山市中級人民法院的一審判決。肖某某犯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盜竊罪,非法採礦罪,尋釁滋事罪,數罪併罰,被判處無期徒刑。

在王儉開除黨籍的通報中曾提及,其用公款購買高爾夫球會員卡並參與消費。

詳細情況是,2012年11月,王儉安排下屬某企業利用公款購買了一張50萬元的高爾夫球會員卡,稱用於公務接待。“說是公務接待,基本上都是我用的。”王儉坦言。在組織明確要求單位的高爾夫球會員卡必須封存上交時,他卻隱瞞不報,長期使用,並認為只有高爾夫球運動才符合他的身份。

為了打高爾夫球,王儉甘於被“圍獵”,無論是購買價值不菲的裝備,還是球場高昂的消費,總有人投其所好,他也都欣然接受。

據神華寧煤集團相關人員描述,無論是工作日還是休息日,在球場上總能看到王儉的身影。

據《中國紀檢監察報》披露,直到被留置的前一天,王儉還約著“朋友”在銀川某高爾夫球場盡情揮杆,甚至承諾為該“朋友”爭取工程專案。

延伸閱讀  汽車狂人李書福這次要做“手機狂人”?

為“小圈子”開脫,嚴重破壞了企業的政治生態

觀海解局注意到,王儉曾擔任了8年的神華寧夏煤業集團董事長。他任職期間,該集團多名高管被查:

2014年12月,神華集團原總經理助理、神華寧夏煤業集團原董事長張文江被查;

2014年12月,神華寧夏煤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安全監察局原主任師劉寶龍被查;

2015年2月,神華寧夏煤業集團安全監察局原黨委書記牛進忠被開除黨籍。


張文江,1957年3月出生,西安礦業學院畢業,學士、高階工程師,曾任寧夏煤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總裁,隨後他出任神華集團公司總經理助理、神華科技發展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他還曾先後獲得“寧夏十大傑出青年企業家”、“全國優秀企業家”、“中國經濟十大新聞人物”、“全國勞動模範”等榮譽稱號。

劉寶龍於2015年8月被河北省人民檢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賄犯罪逮捕。

牛進忠於2008年7月至2014年4月擔任神華寧夏煤業集團公司保能煤田滅火工程公司經理,後任神華寧夏煤業集團有限公司安全監察局黨委書記、副局長。

2015年2月,牛進忠被開除黨籍,神華寧煤集團公司決定與其解除勞動關係。經查,牛進忠在2008年7月至2014年4月擔任神華寧夏煤業集團公司保能煤田滅火工程公司經理期間,收受滅火承包商鉅額賄賂。2015年5月,他被逮捕。

此外,據媒體報道,神華寧夏煤業集團公司田光明等6名領導幹部在滅火工程管理中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查。

這次文中提及,2014年,中央巡視組對神華寧夏煤業集團進行巡視,該集團多名中層幹部因涉嫌受賄被查,鋃鐺入獄。集團幹部接二連三落馬,王儉卻仍未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更沒有意識到問題的根子在自己,仍一意孤行,企圖用自己的“人脈關係”解決問題,為自己的“小圈子”開脫,嚴重破壞了企業的政治生態。

文章稱,有人建議他在集團內開展警示教育,以案為鑑,但驕傲自負的王儉對此嗤之以鼻,他深信只要人脈廣,做事謹慎一點就沒有問題。

“王儉案是我區國有企業腐敗案中的典型,監督有形無實,權力制約乏力是這一領域作風和腐敗問題不斷蔓延的主要原因。”辦案人員說,“有效制約和監督權力執行,才能抓住抵制腐敗的關鍵與要害。”

資料|寧夏日報 上游新聞 環球網等

延伸閱讀  瓜子也要漲價了!是原料成本上漲還是為了衝刺“百億夢”?

【版權宣告】本文著作權歸北京青年報獨家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