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低工商業用電價格,無疑是減輕企業經營負擔的重要一環


作者莫開偉系中國知名財經作家

曾經,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根據發電成本變化情況,從2016年1月1日起下調燃煤發電上網電價,全國平均每千瓦時(度)降低約3分錢。


剛剛結束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明確了“去產能、去庫存、去槓桿、降成本、補短板”作為明年經濟工作五大任務。對此,國務院決定明年起下調燃煤發電上網價,既是全面啟動經濟工作第一步,也是對煤電聯動機制修正和轉變煤電企業價格嚴重脫節的必要舉動,更是降低企業生產經營成本的重要措施。因為,此次會議同時確定降價金額將被重點用於同幅度降低一般工商業銷售電價,給工商企業尤其電耗較大工業企業釋放了重大利好。據測算,若按照2014年全國工業用電量3.99萬億度計算,銷售電價下降3分錢,意味著全國工業企業可以節約成本約1200億元。11月火電發電量佔全國發電量的74.59%,據此計算,2014年僅火電成本就節約近900億元。由此,在當前實體企業經營普遍不景氣、利潤增速減緩形勢之下,降低工商業用電價格,無疑是減輕企業經營負擔重要一環。


但是,企業生產經營成本由人力工資、養老保險費、原材料、水電費、稅費、物流費、貸款利息等項成本構成,僅打響降低電價這一槍,對工商企業整體生產經營成本或影響有限,中央政府應通盤考慮,趁降電價契機,在政府調控權力範圍內,打出降低企業生產經營成本精彩“連環槍”:第二槍,應下大力氣降低工商企業醫療養老保險繳費比例,切實降低企業用工成本。

目前困擾企業最大因素是“五金一險”繳費比例太高,幾乎佔到了企業生產經營成本的一半,讓不少企業難堪重負;如果降低1個點,據測算可為企業減少負擔上千億元。因此,中央政府只有大幅降低繳費比例,企業才敢增加用工數量,不僅可緩解“用工荒”帶來生產困局,更可帶動社會就業增長,有效化解社會矛盾。第三槍,應進一步提高中小微企業納稅額、實現免稅面不斷擴圍。儘管去年和今年先後多次提高小微企業納稅額度,推進了小微企業納稅面擴圍,但企業稅負依然較重,幾乎佔去了生產經營成本的四分之一。

延伸閱讀  公告#沃爾德擬收購鑫金泉100%股權 28日復牌

若中央政府再將中小微企業納稅額度提高到40萬元左右,可為企業減少稅費上千億元。為此,中央政府在儘可能範圍內,再次提高納稅額標準,不僅能充分實現“放水養魚”,使實體企業恢復生機,且更能推動“雙創”經濟戰略實施。


第四槍,應引導銀行機構進一步降低貸款息率,減少各類中間業務收費,切實降低企業融資成本。據有關資料顯示,資金成本佔據企業生產經營成本20%左右;如果企業從民間借貸,資金成本會更高。尤其監管部門治理銀行亂收費成效不明顯,企業從銀行貸款依然要負擔名目繁多的各類中間業務收費。因此,政府監管部門應狠下決心,在引導銀行機構降低貸款利率同時,加大對銀行中間業務收費規範性監管,該取消的收費專案堅持取消,防止增加變相收費專案;對亂收費行為從嚴懲處,絕不姑息遷就,淨化企業貸款環境。同時,各級政府出臺建立融資擔保公司、設立企業發展基金和貸款風險基金,為企業貸款提供有效擔保,徹底扭轉貸款難現狀。此外,趁企業上市由審批制向註冊制改革東風,鼓勵盈利能力強、有經營前景的企業大膽走向資本市場,提高融資能力,降低融資成本。

第五槍,應加大對涉及物流的高速公路、鐵路、民航等部門收費監管;出臺更加優惠政策,鼓勵和推動電商物流平臺發展,降低企業物流成本。物流成本近年增長較快,佔企業生產經營成本較高比例;尤其一些高速公路亂罰款亂收費行為,讓不少物流企業難堪重負。若政府有效整治運輸環節的各種亂收費、亂罰款行為,企業成本又可下降一大截。由此,政府應動用各種力量,加大涉及物流收費企業監管,徹底淨化物流環境,降低企業物流費用。同時,通過出臺優惠稅率、設立電商基金等方式,鼓勵民營資本積極加盟電商平臺發展,為徹底扭轉物流不暢、降低物流費用奠定堅實基礎。

相信只有通過以上“連環槍”,工商企業生產經營成本才能真正降下來,實體經濟復興才有希望。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