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遊戲併購大熱國內資本佔小股方式不受歡迎


原標題:海外遊戲併購大熱,國內資本佔小股方式不受歡迎

剛剛開年,騰訊就迅速完成了對《灰燼戰線》、《失落之魂》的開發商的投資工作。同行們也沒閒著,網易投資了《青空之刃》製作人的新公司,字節跳動聯合富春股份投資了《仙境傳說RO:新世代的誕生》的開發商……

遊戲茶館了解到,由於騰訊今年內部成立的百億級基金,投資權限基本已經下放至普通商務員工,促使高效完成投資計劃。

現在國內已有產品上線的團隊,基本都有數個大廠的戰投在同時接洽。就遊戲茶館觀察,現在各大廠商都是在搶團隊,而不是在挑團隊。

這樣的情況並非國內獨有。其實在海外,遊戲投資熱也持續有一年多了,並且海外廠商已經不太看得上只佔股10%~20% 的投資了,大多更青睞100% 併購。

一位大廠負責戰略投資人士告訴遊戲茶館,現在他們那種只佔小股,不干涉經營的“佛系”投資方式已經跟不上歐美廠商的節奏了,逐漸沒有了優勢。

瘋狂買買買美國大廠就是靠併購翻身

歐美廠商在手游領域尤其是休閒遊戲領域,不乏大手筆的收購。以剛剛提交上市申請的休閒遊戲大廠App Lovin 為例,我們來看看去年來App Lovin 的併購擴張:

2021 年1 月,App Lovin 以約10 億美元收購移動app 數據分析商Adjust;

2020 年11 月,App Lovin 以1.1 億美元從Athena 手中收購數個遊戲項目;

2020 年6 月,App Lovin 以1.6 億美元從Zenlife 手中收購數個遊戲項目;

2020 年5 月,App Lovin 以3.29 億美元收購知名SLG 開發商Machine Zone(最終幻想15:新帝國、雷霆天下);

App Lovin 以5367 萬美元分兩步收購《Sweet Escapes》開發商Redemption Games;

2020 年1 月,App Lovin 以2560 萬美元收購Geewa;

App Lovin 在發展過程中還收購了PeopleFun(遊戲研發)、MAX(應用內廣告競價)、SafeDK(安全)等等公司,以壯大自身業務。招股書顯示,目前公司賬面商譽2.49 億美元,佔總資產的11% 左右。

目前.webp.jpg

歐美廠商收購這麼激進,可能還由於有Zynga 這樣靠併購業績大翻身的成功過典範。 Zynga 近兩年大手筆收購了Smail Giant Games(5.6 億美元)、Peak Games(18 億美元)、Rollic Games(1.7 億美元)。

靠著Smail Giant Games 等被併購的廠商,Zynga 年收入也從17 年的8.61 億美元一路飆升至2020 年的19.75 億美元,徹底擺脫了陷入社交遊戲泥潭的沉淪。雖然Zynga 現在還是虧損的,但股價卻從3 美元一路漲至如今的11 美元。

當前2.webp.jpg

在主機、PC 遊戲領域,近兩年也有微軟75 億美元收購B 社,EA 以12 億美元收購Codemaster、Epic 收購《糖豆人》開發商Mediatonic 等多年不遇的大手筆。

退出渠道通暢離開遊戲已久的VC 們回歸

除開這些知名遊戲廠商,一些相對沒那麼出名遊戲廠商也玩起了併購遊戲。

瑞典遊戲公司Stillfront Group 學習Zynga 好榜樣,花了20 多億美元收購一些二線手游團隊,如女性互動劇情遊戲廠商Nanobit(My Story)、中東SLG 遊戲發行商Babil Games(Strike of Nations)、德國SLG大廠Goodgame Studios(帝國:四國霸戰)等等。

另一家瑞典遊戲公司Enad Global 7 也在去年撒5.6 億美元收購包括《H1Z1》開發商Daybreak 在內的多家遊戲公司。

從財務報表,併購效果也是立竿見影。 Stillfront Group 營收在去年漲了幾乎三倍,股價在去年也創下了上市以來的歷史新高,對比上市時上漲十倍多。

這樣暴力拉升營收、利潤的方式,讓那些專注遊戲研發的廠商實在汗顏。

在3.png

伴隨收購併表,Stillfront Group 營收一路狂漲

既然上市公司併購提升業績的動力那麼強,創投基金退出渠道通暢,那麼一級市場自然也是非常紅火。

前日Index Ventures 同Balderton Capital、Makers Fund 一起投資了土耳其休閒遊戲開發商Dream Games 5000 萬美元,創下了土耳其公司A 輪最高融資記錄。值得一提的是,Dream Games 在當天剛剛上線第一款遊戲《Royal Match》。

Index Ventures、Balderton Capital 等基金都已近許久沒有投遊戲公司,此前Index Ventures 投過Roblox、King、Supercell 等知名遊戲廠商,都已完美退出。此次這幾個大基金願意投資剛上線第一款遊戲的Dream Games,可能還是由於Dream Games 主創來自《Toon Blast》開發商Peak Games。

去年Peak Games 以18 億美元賣給了Zynga,其主創團隊再度二次創業。既然大家都是老司機,對併購退出這套輕車熟路了,那麼這些美元基金自然也看在眼裡,不會放過此次吃肉的機會。

據遊戲茶館不完全梳理,還有EQT Ventures(投過Small Giant Game)、Initial Capital(投過Supercell)近期又回到了遊戲賽道,亦有TSG 這樣不怎麼投遊戲的基金也參與了《星際迷航》發行商Scopely 的E 輪融資。

與國內A 股相反,在海外,遊戲廠商上市也是非常方便的。在去年就有Guild Esports、People Can Fly、 Playside Studios 以及Thunderful Group 等在所在國上市。

這些通暢的退出渠道促使海外遊戲行業投融資火熱。據外媒統計,去年Bitkraft Ventures、 Galaxy Digital、Play Ventures 和Makers Fund 在遊戲行業裡投資10 起以上。

全球放水,讓併購不差錢

併購這麼多,這些錢又從哪裡來呢?

遊戲茶館觀察發現,上市廠商併購通暢採取現金+股票的方式進行。股票自然來自廠商增發,幾乎沒有什麼成本,而現金大概率來自銀行貸款。

比如Stillfront Group 收購Kixeye 的現金就來自瑞典銀行貸款。又如近期騰訊在海外獲得83 億美元併購貸款,就由12 家銀行共同提供。

去年由於疫情關係,全球央行大放水,美國同業拆借利率幾乎跌至0%。也就是說,這些大廠在海外借債的成本是非常低的,幾乎相當於白送。連蘋果這樣不差錢的主,今年都發行了總額140 億美元的債券。

當前4.webp.jpg

美聯儲放水,讓併購不差錢

海外天量的資金無處去,那麼資本市場自然是很好的蓄水池。一方面,這些熱錢推高了上市公司股價,方便上市公司增發新股併購;另一方面,也讓創投基金有錢投初創團隊。

追求財務回報這一幕似曾相識

相比較而言,目前國內游戲行業投融資火熱情況還僅僅局限於圈內,基本都是大廠參與戰略投資,鮮有其他創投、PE 基金參與。

這些大廠投資研發廠商的目的很明確,主要就是為了拿產品,以彌補自身研發薄弱環節。大廠也不求太多的財務回報,只希望被投團隊能穩健成長,持續輸出好的遊戲產品。

而海外廠商目標同樣明確,就是要求被收購廠商能持續貢獻營收、利潤,讓財報更加好看。而大基金則是希望小團隊能盡快成長,好賣給上市公司退出而獲得財務回報。

這樣似曾相識的畫面讓遊戲茶館回憶起15 年遊戲行業併購火熱的場景。大量A 股上市公司通過不斷併購遊戲公司,美化報表又蹭上互聯網概念。

在5.png

當然泡沫破滅後最終結局大家都看到了:許多15 年被收購的遊戲廠商已經落後了,不少還處於業務停滯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