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離婚翻紅的她,怎麼成“綠茶”了



來源公號:我是艾小羊

ID:qingchangaixiaoyang

01

今天想談談女性成長的一些話題。

無論我身邊還是網上,對郭柯宇的評價都很極端。有人說她是文藝女神,有人說她是頂級綠茶,甚至直男乾脆把《再見愛人》這檔節目稱為一部“鑑茶指南”。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關於人性的探討被簡單歸結為“男渣女茶”。

但其實人在大多數時候是很難歸類的,人生也沒有標準答案。在複雜的人生境遇中,我們唯一的幸運是,短短几十年,做完美的好人還是有缺陷的自己,是有機會重新選擇的。

郭柯宇的結婚、離婚,簡而言之就是在完美人生與有缺陷的自我之間,走過前者的彎路,最終選擇了後者。

結婚的時候,郭柯宇的理想是擁有完整的家庭、自己的孩子,一張正劇臉的章賀高大威猛,也正處於結婚生子的視窗期,是理想的伴侶。

結婚、懷孕、生子、做家務、帶孩子,郭柯宇相夫教子,扮演一個合格的賢妻良母。她沒有意識到這種生活與她敏感的內心、野草般的本性之間是衝突的,但她的身體知道。


在看似風平浪靜的婚姻背後,身體替她說出了對婚姻的真實感受。

郭柯宇病了,心悸氣短,半夜總是做夢,夢見自己小時候跳皮筋。因為吃藥,她胖了40斤,走路時感覺雙腿不是邁出去,而是在肉與肉的掙扎中,彼此碾壓。

這場大病,把郭柯宇從“賢妻”的角色中拖拽出來。章賀拍劇,她終於有合理的理由不再帶著孩子去探班,把那個臨時的家打掃得乾乾淨淨,還貼上窗花兒;孩子也由老人暫時看管。

郭柯宇早晨四五點鐘就去醫院排號看病,看完病回到一個人的家,伸伸懶腰,在結婚8年後,忽然習慣獨處。

這場病使郭柯宇下定決心結束婚姻,她將此稱為“打撈自己”——“這是一種疾病帶來的啟示,就是我要去尊重自己了。”

02

《人物》採訪郭柯宇,標題叫《一個女性的生命跋涉》。

我喜歡這個充滿慈悲感的標題,它隱喻了女性可以追求的生命本質,比如自我、自由、快樂、真實。

延伸閱讀  離家出走的自駕阿姨:年輕人別學我

在這個過程中,她可能需要跋山涉水,放棄大家眼中的幸福與圓滿。

不知道你們有沒有注意到一個有趣的現象,在《乘風破浪的姐姐》與《披荊斬棘的哥哥》這兩檔幾乎完全同質化的節目裡,舞臺上光芒萬丈的姐姐要麼單身要麼離異,而出眾的哥哥大多數都有穩定的婚姻,炫妻圈粉。

婚姻對男性而言,是穩定的後方;而對於女性,上前線與穩後方,往往是由她一個人完成的。


我不是說婚姻不好,婚姻是中性的,但女性與男性在婚姻中的生命體驗與質感的確不同,其中最大的一個分水嶺是生育。

脫口秀演員小北調侃“男性體驗女性的分娩痛苦”——

“我跟你們說實話吧,姐妹們,我們男生體驗之後,第一反應不是會覺得女生有多不容易,我們只會覺得還好我是個男的,我下輩子還要做個男的,我要做男人forever。”


強行體驗不屬於自己的人生,往往只會產生兩種情緒:羨慕或者慶幸。如果那種生活是幸福的,你會羨慕——如果是我就好了;如果是痛苦的,你會慶幸——幸虧不是我。

感同身受是過於理想的狀態,太難了。

生育的本能以及整個社會對女性潛移默化的教育,決定了大多數女性在婚姻生活中會成為吃苦型、奉獻型人格,郭柯宇也曾經如此。

很多人判斷郭柯宇是個綠茶,理由是她與章賀離婚了,還總是關心照顧他;她明明不願意做賢妻良母,卻喜歡假裝賢妻良母,這是勾引男人。

行吧,每個人都有發表意見的自由。但我還是覺得波伏娃說的對,女人不是生下來就是女人,而是後來才變成女人。

郭柯宇的生命跋涉過程的確有矛盾與割裂,這是時代的烙印,存在於現實生活中很多女性的身上。

一方面,郭柯宇關於婚姻的想象與社會對女性的教育是吻合的——男主外、女主內,女人要做家務、賢惠,無論婚前事業多麼成功,婚後都要以家庭為重。

這種習慣使她即使離婚,也沒辦法完全擺脫妻子的角色,而是不由自主地照顧男人,為章賀的男子漢氣概而心動。


另一方面,她又在努力掙脫社會賦予女性的命運,期待活成一個純粹而自我的人,不為婚姻而婚姻,不為為孩子而婚姻。

所以當章賀令她心動的時候,她敢於說出來,這份勇敢和真誠,是建立在她對婚姻已經沒有幻想,知道心動與婚姻差著十萬八千里的基礎上。

心動是一首小詩,像郭柯宇為綜藝寫的那首同名歌曲《再見愛人》——在日出前會遇見嗎?在日落前會兌現嗎?去問時光,去問時光,去問時光……

寫出這些歌詞的郭柯宇也許根本不適合走入婚姻,你很難說這是她的錯,還是婚姻的錯。

延伸閱讀  【書魚長評】《去你的島》:你是否願意來我的島?

03

還有一種觀點是章賀那麼好,那麼愛她,郭柯宇說不出章賀有什麼缺點,就說人家章賀不懂她,也是矯情,飯吃多了,綠茶!


有沒有一種離婚,不是因為對方不好?

對方是個好人甚至是個好丈夫、好父親,但你就是不行了,不能繼續呆在婚姻的圍城裡,你知道你要走出來,離婚不是一場控訴,而是一場自救。

我覺得應該允許這種選擇的存在。不能因為大多數人都在現實生活中選擇了湊合,就預設湊合才是正確的選擇。

每個人有不同的標準是好事兒,婚姻中的女性不一定非要被逼到絕路、遍體鱗傷才做選擇,可以有一種選擇,像郭柯宇說的“尊重自己”。

那麼問題來了,郭柯宇的選擇,是否意味著對章賀、兒子的不負責任?

當一個人從夢中醒來,還處於夢中的另一個人,的確要承受強行起床的痛苦。好在郭柯宇離婚後把孩子帶得很好,她與章賀還能一起上綜藝賺通告費,公眾其實沒必要把太多的同情分強行塞給章賀。

一段不合適的婚姻,先走出來的那個人往往要揹負罵名,但實際上最終得益於這個選擇的,是婚姻雙方。

04

郭柯宇不是綠茶,只是一個體面、柔軟,對過去心存善念與感恩,卻不想繼續在婚姻中付出的妻子。

她是明智的,才會選擇割斷關係,重新開始,而不是像章賀期待的那樣,在婚姻中做磨合與調整。

婚姻的格局一旦形成,是很難改變的。女性很容易養成奉獻的習慣,或者說婚姻這種關係,會慢慢模糊彼此清晰的認知與表達。大家都以為自己是為對方著想,其實兩個人都不知道對方怎麼想。

顏怡顏悅在脫口秀舞臺上吐槽過這種狀態——

我倆在一起的時候,每天早晨她都會給我們倆準備牛奶,但是分開住以後,我才知道她喜歡喝的是豆漿,但更可怕的是,我發現我喜歡喝的其實是咖啡。


“作為女人,只要我想付出,我根本不在乎你想要什麼。”


婚姻中有太多的“應該如此”,讓我們不再思考自己真實的需要,選擇分開,是為了重新恢復對生活的敏感。

許多中年人把生活變成了婚姻,郭柯宇則選擇生活比婚姻重要。

延伸閱讀  “我40歲,失業退婚,想跟這世界說關你屁事”

喜歡郭柯宇的人,是喜歡郭柯宇的真實與勇敢。女人即使到了中年,臉上有皺紋,得過重病,被生活打入過泥沼,還能勇敢地選擇撈自己一把,尊重內心深處那野草般的任性與敏感。

這種東西,如果在男人身上是少年氣,在女人身上也不應該被描述為“茶裡茶氣”或者“不負責任”。如果說“男人至死是少年”是一句讚美,“女人至死是少女”呢?

– END –

小愚說:

大家好,我是小愚。今天這篇文章歡迎大家討論噢。

午安,喜歡今天的文章,記得右下角點贊噢。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