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聯盟手遊》背後,誰在“罵罵咧咧”? 90後資深遊戲玩家尚子,突然收到一位許久不聯絡的好友發來的微信:“組個局吧。作為同型別的MOBA遊戲,不少玩家也在試玩之後吐槽,《英雄聯盟手遊》的流暢性和操作不如《王者榮耀》。



90後資深遊戲玩家尚子,突然收到一位許久不聯絡的好友發來的微信:“組個局吧。”

他開啟一看,原來是《英雄聯盟手遊》的小程式連結。2011年《英雄聯盟》端遊公測,至今已經有十年了,這是當時男孩們在網咖裡最追捧的遊戲。玩了幾把之後,他一面感受“爺青回”,一面感慨,儘管難度有所不同,果然還是很難不讓人聯想起《王者榮耀》。

10月8日,《英雄聯盟手遊》在國內開啟了不刪檔不限號的全面測試。這款享譽全球的爆款遊戲,官方資料顯示2016年全球MAU超過1億,2019年8月平均每日最高同時線上人數800萬,一直主打端遊。據媒體報道,騰訊曾極力勸說拳頭遊戲將《英雄聯盟》移動化,遭到拒絕,在2015年,騰訊推出了MOBA(多人線上戰術競技遊戲)手遊《王者榮耀》。

這6年時間裡,《王者榮耀》登頂國內手遊市場,《英雄聯盟手遊》來得顯得有些遲。

但玩家的熱情還是有的。根據七麥資料,10月8日至10月14日,其排名持續位列遊戲IOS免費遊戲榜首位,7天下載量預估總計近300萬。天風證券報告更是預估,《英雄聯盟手遊》首12個月流水或可達80-100億左右,相當於2021年預估騰訊手遊收入的5%-6%。其中,2021Q4或可貢獻25-30億元流水。


一位行業人士告訴深燃,在短期內,《英雄聯盟手遊》依靠端遊在國內發行10年,有上億使用者的積累,也能復刻海外市場的熱鬧,嚐到情懷玩家的紅利。

在微博、知乎、抖音上,出現大量類似“《英雄聯盟手遊》能碾壓《王者榮耀》嗎?”的話題。兩類玩家們各執己見,頗有一種鷸蚌相爭的感覺。

事實上,更值得關注的是,據GameLook的訊息,位元組跳動子公司沐瞳科技研發併發行的MOBA手遊《無盡對決》,在攻佔東南亞市場後,被同行發現近期已經悄悄啟動了國服內測。兩大巨頭的遊戲戰爭態勢蔓延,《英雄聯盟手遊》無疑是重要籌碼。

《英雄聯盟手遊》到底怎麼樣?和《王者榮耀》相比,誰更能贏得MOBA手遊玩家青睞?這時上線,能為背後的騰訊遊戲帶來什麼?深燃為你解答。

有媒體提到,《英雄聯盟》全球執行製作人在國內接受採訪時表示,“和其他MOBA手遊相比,《英雄聯盟》手遊更注重遊戲深度。每一次我們展示給玩家,他們都會驚異於手遊對《英雄聯盟》的還原程度。在我看來,這種還原是《英雄聯盟》手遊獨有的。”也就是說,官方強調的優勢,在於對端遊的還原。

開發商用手遊穩住端遊使用者的意圖,頗為明顯。那麼效果如何?

知乎上,“《英雄聯盟手遊》好玩嗎?”的相關問題下,最高票贊網友表示,“對比端遊還原度比較高”,“從裝備到英雄到技能,還原度有70%以上”,網友們對還原程度是認同的。

不過在使用體驗上,目前褒貶不一。其實《英雄聯盟手遊》要面臨的考驗並不少。借用玩家的話來說,要照顧端遊老玩家,做到原汁原味;同時要考慮新玩家,降低遊玩門檻,這是一組難平衡的矛盾。

比如尚子早在遊戲國際服開測時就去嚐鮮,相較於《英雄聯盟》端遊,他驚訝的是:“遊戲節奏設定的很快,一把十幾分鍾、二十分鐘就結束了”。這是遊戲為降低遊玩門檻做出的改良,但他覺得端遊裡最起碼還是要有門牙塔(遊戲中的防禦建築),手遊一波團戰輸了,直接就能推水晶(完成遊戲的目標)了。對於已經習慣端遊打法的玩家來說,手遊版有點“降維打擊”。

但00後新玩家李仁龍最近轉向《英雄聯盟手遊》,不僅因為遊戲給面板、英雄,福利實在是太多了。“節奏快,打起來不太費勁。”他說。

尚子告訴深燃,對於一些新手來說,電腦鍵盤操作有點難,手遊操作要友好很多,而且能隨時隨地玩一把。依靠《英雄聯盟》強大的IP,也有網友表示:“端遊會給手遊引流,尤其在看完比賽之後,對於那些沒條件打端遊的玩家,會手癢癢地開一局手遊的。”

就遊戲本身,手遊剛上線不久,尚子覺得有很多可以改善的地方。比如操作起來沒有端遊感覺流暢,“一些英雄角色很僵硬,就像我喜歡用的亞索角色,在手遊裡面根本玩不順手”。在國際服打到鉑金段位時,尚子就放棄了,現在國服開始公測,他被朋友帶著玩了幾把,也就解除安裝了。

延伸閱讀  李子柒當學羅振宇

玩家李俊華一直在關注手遊的動態,最近也開始有點沒有耐心了。他覺得從國際服到國服,新英雄出的太慢,基本上每局打來打去就那麼幾個英雄。“現在玩家不多,有時匹配隊友需要一分多鐘。”他說。

在抖音、知乎等社交媒體上,覺得手遊版還有提升空間的玩家也不少。“其實相較於《王者榮耀》,我還是挺喜歡玩《英雄聯盟》的。”尚子雖然對目前的手遊版本不太滿意,但依然抱有期待,“遊戲畫質提升和機制優化之後說不定會回來。”

SuperData資料顯示,2020年《英雄聯盟》端遊創造了17.5億美元的收入,位居全球免費遊戲榜單第六。《英雄聯盟手遊》的基本使用者量不用擔心,但某遊戲公司老闆葉飛告訴深燃,雖然拳頭遊戲想賺移動端的紅利,但他估計,《英雄聯盟手遊》的增長,很大部分會來自端遊,“帶動泛使用者量不會特別高”。

誰能贏?

有人將《英雄聯盟手遊》視為高配《王者榮耀》。樂觀的聲音認為,玩過《英雄聯盟手遊》的,再去玩《王者榮耀》,“感受是向下相容的,簡單的”,玩過《王者榮耀》的,再去玩《英雄聯盟手遊》,感受會是新奇的,具備吸引力。

但在葉飛看來,《英雄聯盟手遊》基本打不過《王者榮耀》,理由是“使用慣性和易用性,讓這類對抗性遊戲的基本盤非常牢固”,原汁原味的《英雄聯盟手遊》,對比最早就是做了減法的《王者榮耀》來說,前者對使用者的要求還是太高了。

10月,據Sensor Tower的最新資料顯示,《王者榮耀》自2015年上架以來,累計收入已突破100億美元,是全球收益最高的手遊。它畢竟在國內已經發行6年,對玩家的滲透和“教育”,並不是其他手遊贈送一波福利就能撼動的。

“這六年多時間,又有幾個人能把整個朋友圈都搬到《英雄聯盟手遊》。”一位網友說。尚子也坦陳,自己已經在《王者榮耀》花了上萬元,要重新練號,肯定是不樂意的。作為同型別的MOBA遊戲,不少玩家也在試玩之後吐槽,《英雄聯盟手遊》的流暢性和操作不如《王者榮耀》。


可以說,《英雄聯盟手遊》面對的勁敵,是一個打磨6年,在玩家習慣、社交和爽感上都領先的競爭對手。

尚子覺得,《王者榮耀》的英雄設計都是基於手遊的操作,但是《英雄聯盟手遊》的英雄都是從端遊照搬過來,可能很多英雄操作不太適合手遊,平衡性也不夠好。但如果減弱難度,他說,這就意味著《英雄聯盟手遊》還是跟《王者榮耀》一樣,繼續留在後者的使用者肯定佔一大半。

不過錯過最佳時機,並不意味著《英雄聯盟手遊》毫無機會。

遊戲運營李晨對深燃說,《英雄聯盟手遊》想打一個翻身仗很難,但依靠強大的IP情懷加持,穩住陣腳,並持續保持創收,“差異化運營”仍是一條思路。

兩款遊戲其實是有細微的差別。從產品的封面來看,《王者榮耀》使用男性英雄“蓋倫”,《英雄聯盟手遊》使用女性英雄“金克絲”。一位產品經理判斷,兩者對應的目標使用者,前者傾向女性,後者傾向男性。

而根據媒體報道,從2017年官方統計的資料來看,《王者榮耀》光是國內女性玩家佔比就有54%,同比2017年玩家統計資料,《英雄聯盟》的國內男性玩家數量佔比79%。

同時,兩款遊戲難易程度不同,也能滿足不同使用者需求。總的來說,《王者榮耀》的王者地位一時的確很難撼動,但《英雄聯盟手遊》穩步運營,也能穩住市場。

得注意的是,兩款遊戲背後的掌舵者都是騰訊。2015年12月17日,騰訊公司收購拳頭遊戲全數股權,後者繼而成為了騰訊旗下的子公司。

延伸閱讀  2021羅技G Challenge中國挑戰賽正式開啟!

遊戲投資人蔡現對深燃表示,上線手遊對騰訊來說是一份雙保險。一方面《王者榮耀》生命週期已經在成熟期,甚至根據七麥資料顯示,近一年下載量估算《王者榮耀》已經有下滑趨勢。根據Sensor Tower,7/8月《王者榮耀》IOS流水增長有所放緩。未來MOBA手遊市場就看《英雄聯盟手遊》能否續上。

另一方面,根據他觀察的資料,儘管《英雄聯盟》月活持續佔領高位,但有不少資料分析表示,《英雄聯盟》全球端遊月活,已經很長時間沒有大增長了,他估計國服的狀態也相近,推出《英雄聯盟手遊》,能承接原端遊的玩家。況且,《英雄聯盟》的賽事權掌控在騰訊手中,這一大IP構建起的“遊戲-直播-電競”模式,有機會在手遊端再來一遍。

也就是說,對於騰訊而言,這是進一步吸納市場存量使用者,鞏固其在MOBA手遊領域的地位的方式。

知乎網友“不安的種子”提到,《英雄聯盟手遊》依靠正規賽事來支撐不太樂觀。外服最火的MOBA手遊《無盡對決》,已經建立了除了大陸外的賽事,而且他表示,《無盡對決》會進行國服內測,公測估計也不會隔得很久。

據媒體報道,《無盡對決》近日被曝出已經悄悄啟動了國服內測。據悉,此次測試為“國內技術測試”,9月26日開始,僅限沐瞳科技定向邀請玩家參加,10月9日正式結束,遊戲也不叫《無盡對決》,而是《決勝巔峰》。

不僅是國內MOBA手遊市場迎來激烈競爭,從海外戰略意義上來看,《英雄聯盟手遊》也意義重大。優先海外公測一年,或許就是騰訊在移動MOBA手遊領域下的一步棋。

在海外市場騰訊面臨的形勢不樂觀。據Sensor Tower最新資料顯示,9月米哈遊《原神》移動端海外收入超過2.34億美元,若計入中國iOS市場的收入,這款遊戲以3.41億美元重新整理了全球手遊月收入的最高紀錄。

同時,它還面臨沐瞳科技旗下的《無盡對決》這個勁敵,《王者榮耀》為了適應歐美市場對一些角色做出改變,但依然抵不過《無盡對決》在東南亞市場的先發優勢。而今年3月,沐瞳科技被位元組跳動斥資40億美元搶先收購。

“要追趕《原神》很難,技術開發上甩了國內其他所有遊戲廠幾年,全球化發行也是取得了國內遊戲從來沒有的成就,趕上不容易”,蔡現表示,但在他看來,騰訊推出《英雄聯盟手遊》,“可以彌補錯過沐潼科技的機會”。

雖然推出《英雄聯盟手遊》,《無盡對決》在東南亞市場的地位還是很難打破。但在歐美、南美地區,“《英雄聯盟》的群眾基礎是非常好的,看就看手遊版的運營了”,蔡現表示。

《英雄聯盟手遊》早在2020年開始,就陸續在美國、日本、東南亞等不同地區開放。據Sensor Tower資料顯示,截止到2021年7月,該遊戲海外服獲得4630萬次下載,預估收入6470萬美元,佔其遊戲開發商拳頭遊戲手遊總收入的60%。

在蔡現看來,在遊戲素質層面,其實《王者榮耀》並非比不過《無盡對決》,在海外發展一度不理想,“主要就是發行和本地化趕不上,這一次《英雄聯盟手遊》也是一次很好的探路機會”。他注意到近期騰訊海外發行的招聘,預計騰訊在這個過程中,試圖培養出更強的全球化運營發行團隊,為未來探路。

“《英雄聯盟手遊》受眾本來就是世界性的”,葉飛也表示。

總之,不論從哪個角度來看,騰訊都需要《英雄聯盟手遊》。

延伸閱讀  2K屏+驍龍898 國產神祕直屏旗艦曝光

“如果2015年那時拳頭遊戲目光長遠,也許《英雄聯盟手遊》是那個此刻站在創收巔峰的遊戲。”一位網友還是忍不住感慨。

*題圖來源於@英雄聯盟手遊。應採訪物件要求,文中尚子、葉飛、蔡現、李仁龍、不安的種子、李晨均為化名。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