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0多億美金的「Roblox」被叫元宇宙概念股,用戶到底在消費甚麼?


寫這篇文章有2 個契機,一個是今天「Roblox 」上市了,首日大漲54%,市值超過380 億美金,被稱作元宇宙概念股。另一個是最近各種層出不窮的“換臉”玩法、推一個火一個,總是被用戶頂上iOS 榜首。兩者看上去關聯度不大,但底層邏輯其實很像、滿足的用戶需求很像。

https ___ bucketeer-e05bbc84-baa3-437e-9518-adb32be77984.s3.amazonaws.com_public_images_59c9d53b-b7d3-4c8c-8840-c2d54a62749d_2130x1373.png

這篇文章先從“用戶的臉”講起。

最近圍繞用戶的臉做文章,一個接一個App火了

「REFACE」的熱度還沒有完全平息,海外就又出現了多種圍繞“用戶的臉”開發的新玩法。在「Avatarify」憑藉以“螞蟻呀嘿”為背景的短視頻在多國下載榜單排名攀升之後,又有一款叫「MyHeritage」的App 憑藉AI 換臉技術前一段時間一度連續一周保持在美國iOS 榜榜首。而另一邊,筆者觀察到一些出海開發者也開始在自己的產品中添加類似功能。

1615458633(1).png

其實AI 換臉的玩法早在去年就被「REFACE」 在海外帶火了,此前白鯨出海發布的《憑藉一個被紛紛拋棄的功能,這款App爬到了美國iOS總榜第二》和《a16z投資、出海廠商入局,“換臉”在海外還有多少可能性? 》兩篇文章已經對這款產品做過詳細報導。在最近,AI 換臉因為在玩法上又有了新的變化而再次成為熱門話題。

先是一個俄羅斯公司旗下的換臉App 「Avatarify」,憑藉著“螞蟻呀嘿”的BGM 以及多位國內外大佬跟著節奏搖頭的特效忽然在國內抖音等社交平台走紅。據來自抖音平台的數據顯示,#avatarify 話題下視頻的播放量已經達到了4066.6 萬次。當然,因為國內對於這類技術可能造成的風險已經出具了明確的規定,這款App 也在幾天之後在中國區App Store 下架。

而「Avatarify」的走紅,基本上也是因為魔性的BGM、短視頻平台的傳播、以及優質的內容體驗這幾個原因。除了模板化的內容創作,「Avatarify」還提供了更個性化的Live Mode 功能,讓用戶可以通過前置攝像頭來操控明星的臉生成更多樣化的內容。

圖片2.png

「Avatarify」的“LIVE MODE”功能| 圖片來源:Sensor Tower

雖然在中國市場的生命期短暫,但在海外還是可以的,根據App Annie 的數據顯示,3 月8 日「Avatarify」 排在23 個國家及地區的iOS 免費總榜Top 10。

圖片3.png

近30 天Avatarify 在美國iOS 免費下載榜的排名變化丨數據來源:AppAnnie

除了「Avatarify」,還有一個叫「MyHeritage」 的App 靠著“讓老照片動起來”的玩法近期也登上了美國iOS 免費總榜榜首。根據TechCrunch 的報導,「MyHeritage」 採用的是一種叫“深度懷舊”的技術,玩法是將老照片上傳,然後依靠這一技術讓老照片上人物的表情動起來。

Featured-compressed.gif

而實際上,「MyHeritage」 的背後是一家叫「MyHeritage」 的基因檢測公司,而這項“換臉”的功能則是「MyHeritage」 最新加入的免費服務,其目的就是讓用戶通過這種方式還原已經去世了的人的神態。

也就是說,「MyHeritage」基本上是將這一個關於臉的功能,當做流量抓手來用的。這種操作是很常見的,例如白鯨出海之前發布的一篇文章《出海圖片App跟風打入美國免費總榜一周遊帶給我們的3點啟示》,當我們沒有去真正思考到底什麼打動了用戶就去跟風加功能的時候,大概的結局會是“一周遊”。

而圍繞用戶做“臉”這個功能,被用戶所喜歡必然是有深層原因的,而不是一時興起,這麼判斷有2 個原因:一個是前前後後那麼多產品去做嘗試,經歷多波熱潮,無論是換臉/還是關於臉部的其他功能,每個App 的火熱表明用戶對其必然有持久需求;另一個原因是「REFACE 」,這款App 完全靠換臉起家,獲得「a16z」 投資不說,自己的造血能力極強。

關於“臉部App”,用戶到底在消費甚麼?

回頭去看火了的幾款App,從中其實能夠找到一些共通點。

秒變馬斯克,實現不可能

其實無論是「REFACE」、「Avatarify」 還是「MyHeritage」,能夠被用戶廣泛地接受,本質上都是因為在虛擬世界中可以以很低的成本來實現現實世界中無法實現的事情。

例如「REFACE」,借助於這個產品的大量模板,用戶可以隨時體驗到自己本無法獲得的體驗。只需要一張照片,自己就可以變身龍媽,“召喚神龍”。而能夠在社交媒體分享,是加分項、更是形成完整體驗的必要一環。

再如「Avatarify」,它的“前身”其實是一個叫Ali Aliev 的程序員在視頻會議中自己發明的技術。在去年4 月份一次工作視頻會議時,出於惡搞同事的目的Ali Aliev 將自己的臉換成了馬斯克的臉,這段視頻在「YouTube」 上形成了大規模傳播之後,Ali Aliev 才開發了「Avatarify」 這個App。

圖片5.png

一個叫Ali Aliev 的程序員把AI 換臉技術運用到視頻會議中

又如「MyHeritage」,也可以憑藉簡單的操作就能看到去世親人的微笑,這些在現實生活中是無法實現的。而低成本的操作與效果形成反差,容易讓用戶上癮。這其實也是短視頻、​​休閒遊戲甚至網購流行的原因,以最簡單的方式收穫最多的快樂。

低成本換取高收益

互聯網的出現是對世界的一大改變,就是有了打破現實世界中等級秩序的可能,甚至根據一些“網絡烏托邦”的觀點,網絡世界是一個更人道、更公平、更文明的世界,將會終結工業世界的政府專制。這個觀點顯然有些空想的意味,但無論某些產品的初衷如何,進入2021 年之後,這種打破次元壁的進程明顯加快了。

以「Avatarify」 為例,最火的莫過於用戶上傳的自己和一眾國內外大佬一起“螞蟻呀嘿”的視頻,在家中簡單操作幾個軟件即可完成。追星同理,典型的低成本高收益。

其實回想「Clubhouse」,其邀請制是為了讓層級相近、有共同話題的人找到合適的伙伴一起聊天,以此來保證質量。但讓「Clubhouse」 真正出圈的是,那些和大佬們差著幾個層級、但渴望與大佬近距離對話的大眾用戶。 「Clubhouse」 的火熱也有低成本換取高收益的原因在。

圖片6.png

這種低付出帶來高回報的邏輯也可以運用到很多娛樂社交產品當中,甚至借助著用戶這一心理實現變現。這一點在虛擬社交上尤為突出。比如提供虛擬形象製作服務的公司「Genies」,去年與奢侈品牌「Gucci」 合作,在其移動應用中上架了獲得「Gucci」 批准的虛擬產品。在「Genies」 的移動應用中,這些「Gucci」 的產品的售價要比現實中便宜很多。據「Genies」 的CEO Akash Nigam 介紹,因為Z 世代群體在現實中買不起奢侈品牌,因此他們會更傾向於在虛擬世界中以低價購買「Gucci」。

最後,換臉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遠離壓力。

可以不洗臉就去開會,對於一直居家、但又必須見人的海外工作者們真的很重要。而在疫情的因素之外,人們社交的壓力也越來越大,不論是陌生人社交、還是熟人社交,這點就不展開說了。

去滿足上述3 個需求,在自己已有的產品中對應需求中去加相應功能,與單獨去追風開發一個產品相比,可能是一個更合理的選擇。而從低成本換取高收益、實現不可能、遠離壓力幾個關鍵點來看,加之技術的不斷發展,人們確實很大可能走向元宇宙。

元宇宙是終極夢想?

“元宇宙”是近一兩年被廣泛討論的一個概念,是一個相對於“真實宇宙”的概念,指一個可以讓人沉浸其中的虛擬世界,在這個世界裡面,用戶能夠遠離壓力、能夠實現不可能。舉個簡單的例子。

就像電視劇《黑鏡》第一季的某一集中對未來世界的預測那樣,未來每個人都會待在自己的房間中觀看綜藝節目,而在綜藝現場觀眾席上出現的,則是一個個代表自己本人的虛擬形象。可以看到元宇宙的構成元素包括一個虛擬平台、人們的數字分身、以及一個自己的數字經濟系統,這樣人們可以社交、娛樂、消費、甚至賺錢。

圖片7.png

電視劇《黑鏡》

在這種趨勢下,做一個讓用戶沉浸其中的平台極有想像空間,如今天上市即大漲的「Roblox」。

「Roblox」 CEO David Baszucki 曾說:“Metaverse(元宇宙)是科幻作家和未來主義者構想了超過30 年的事情。現在,擁有強大算力的設備進一步普及,網絡帶寬進一步提升,實現Metaverse 的時機已經趨於成熟”。有趣的是,這番話也被原封不動地記錄在「Roblox」 招股書中。

2020 年騰訊1.5 億美金參投了Roblox 的G 輪融資,並且與「Roblox」 在深圳設立了合資公司,將Roblox 引入中國,所以海外分析師Not Boring(Packy)曾經寫過一篇文章《為何說Metaverse是騰訊未來的終極夢想? 》。細品一下,之前網易投資「IMVU」 其實是異曲同工之妙,可參閱文章《網易投資了IMVU,“找朋友”這件事上海外市場都有哪些變化? 》。

而在平台之外,另一個也很有想像空間的點在於人們的數字分身(Avatar)。看到這一點的「Snapchat」 在大力發展虛擬形象,還有第一開始起步於表情定制App、現在專注於虛擬形象的「Genies」。想必當初做表情定制的「Genies」,應該是對於用戶的需求思考得比較徹底才會轉型。 「Genies」現階段會更想去做一個數字身份系統,讓用戶的同一個虛擬形象穿梭於不同的平台。但平台肯定各有想法,實行起來肯定是很有難度。

圖片8.png

圖片來源:Genies 官網

而元宇宙的概念被大家所看好、也被下重註,是因為在元宇宙的設想中,有一套獨立的經濟系統。而從「Roblox」、「IMVU」、甚至「 Fornite」 等產品的先例來看,都是成功的。在「Roblox 」很多玩家也是創作者,也會獲取收益並兌換成現實生活中的錢。只是礙於現階段的研發支出高昂和平台的抽成費用,「Roblox」 收入100 美金,還要虧損25 美金,但依然抵不住資本市場對這個產品的認可。

而「Genies」、「Snapchat」 做虛擬形象業務也已經開始賺錢,例如「Genies」 之前開發的厄齊爾的一套球衣,在版藏品銷售網站上賣出了50 萬美金的價格,「Snapchat」也已經與時尚品牌聯名合作,讓用戶用這些品牌虛擬的時尚單品來裝扮自己的Bitmoji。這些公司的業務也確實在2020 年實現了大幅增長。

圖片9.png

「Genies」 製作的Justin Bieber 的虛擬形象代言

也許元宇宙與我們之間還有一段距離,未來的生活也不會像電視劇那麼誇張,但是塑造自己的的虛擬形象、憑藉著自己的虛擬形像在虛擬世界中社交、娛樂、消費、賺錢,是大多數人未來生活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