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項技術,將讓谷歌成為全球最大廣告公司


可能很難想像,全球超過5600 億美元的互聯網廣告市場,其支點只是你電腦和手機中的一個只有幾十KB 大小的txt 文件——Cookie。

你的姓名、郵箱等個人信息會在瀏覽網頁時,通過Cookie 傳遞給服務器,而商家則可以根據Cookie 中的信息,向身為用戶的你,發送更加精準的廣告信息。

這也是為什麼在互聯網和移動互聯網發展20 年後,像Facebook 和Google 這樣的科技巨頭會成為這個世界上最大的廣告商,因為他們能比傳統廣告更精準的找到合適的受眾用戶。

但是,隨著隱私保護逐漸成為主流,科技巨頭也開始有所行動,其中重要的一個方向就是淘汰「第三方Cookie」。

美國時間3 月3 日,谷歌宣布Chrome 瀏覽器上的第三方Cookie 已經正式終結。早在一年前,2020 年1 月,谷歌就宣布了一項計劃,即在未來兩到三年內,分階段淘汰Chrome 瀏覽器上對第三方Cookie 的支持。

谷歌Chrome 工程主管Justin Schuh 稱,谷歌將重新設計互聯網標準,即便在用戶設置為默認情況時,依然保護用戶隱私。不僅僅限制包括Cookie 在內的「跟踪機制」,禁止數字指紋提取(收集用戶手機、電腦型號等信息)也是谷歌團隊努力的方向之一。

此外,2019 年8 月,谷歌更新隱私公告,對用戶隱私權和個性化廣告邊界進行改進,旨在推送個性化廣告的同時,仍保留用戶隱私。 2020 年2 月,谷歌實施新規,要求第三方Cookie 只能通過HTTPS 連接方式訪問,進而限制Cookie 跟踪技術。

但當時谷歌的想法尚在不斷變化之中,許多解決方案具有不確定性。

今天,谷歌的行進路徑變得清晰。谷歌廣告隱私與信任產品管理總監David Temkin 在博客上明確,第三方Cookie 淘汰之後,谷歌將不再建立與Cookie 類似的替代跟踪方案。 「因為,這些解決方案,無法滿足消費者日益增長的隱私需求,也不能跟得上法律法規的要求,這種長期投資具有不可持續性。」

網絡公開數據顯示,廣告佔據谷歌總營收的大頭,2019 年,谷歌廣告營收曾以1348.11 億美元超過中國廣告市場總支出875.3 億美元。作為全球廣告超級大戶,殺死Cookie 是否意味著谷歌永遠停止用戶數據收集?抑或,意味著谷歌自絕後路以樹立科技價值觀,還是另一種隱性的商業投機行為?

微信圖片_20210312183540.jpg

換一種方式繼續跟踪

如今,限制Cookie 跟踪已成為趨勢。

2017 年,蘋果Safari 對Cookie 跟踪進行限制,兩年後,Mozilla 開發的Firefox 瀏覽器阻止Cookie 跟踪。去年,微軟Chromium 版Edge 也開啟了防跟踪功能。而谷歌成為殺死Cookie 大戰中的重要變量。 Statcounter 數據顯示,谷歌Chrome 是全球使用最為廣泛的瀏覽器,佔據全球市場超60% 的份額。

谷歌刪除Cookie 與日趨收緊的隱私監管相關。

2018 年,歐盟推出GDPR 通用數據保護條例,喚醒各方對用戶個人數據處理的重視。另外,谷歌本身也受到多方審查,2019 年9 月,美國得克薩斯州在內的10 個州就谷歌是否提供更多數據以增加廣告等業務優勢進行調查。

Cookie 無疑是數據收集、個人信息洩露的原罪之一。

Cookie 是用戶訪問某個網站時,網絡服務器傳遞到瀏覽器的消息,瀏覽器將每個消息存儲在用戶電腦的Cookie.txt 小文件中,文件包括用戶訪問網頁的信息,或者用戶姓名、郵箱等個人信息。 Cookie 常用來跟踪用戶的網絡行為,每次再訪問某站點時,瀏覽器都會將Cookie 傳遞給服務器,服務器由此收集到用戶哪些網站訪問、重複點擊率最高。

舉個例子,電商平台通常會使用Cookie 記錄用戶個人信息、歷史記錄、個人偏好、地理位置以及購物車中的商品信息,用戶每次訪問電商站點時無需重複輸入用戶名與個人密碼。

Cookie 還分為第一方Cookie 和第三方Cookie。第一方Cookie 一般直接來自於用戶訪問的網站,用戶跳轉至其他網站,Cookie 無法再跟踪。第三方Cookie 指用戶在訪問互聯網時加載了第三方跟踪代碼。第三方Cookie 是廣告商最常用的手段,比如,在電商平台查閱商品信息後,跳轉至某些短視頻平台可能會出現該商品信息推介。

當然,谷歌刪除Cookie 不意味著谷歌不再收集用戶隱私數據,不根據用戶行為數據推送廣告,而是以更加隱蔽的方式跟踪用戶個人信息。

據悉,谷歌正在測試一種名為同類組群聯合學習(FLoC)技術,谷歌稱其為「基於興趣」、「隱私至上」的廣告技術。其原理是通過Chrome 跟踪用戶上網習慣,根據用戶興趣將用戶置於不同類型的組群中,廣告商再將廣告推送到適合的組群中。

不管怎樣,跟踪定位用戶信息、網絡行為仍在繼續,那麼,殺死Cookie 究竟損害了誰的利益?

微信圖片_20210312183548.jpg

信息追踪恐「一家獨大」

毫無疑問,對於依賴第三方Cookie 技術推送廣告的中小型廣告商而言,谷歌的計劃是一個噩耗,可能導致它們直接破產。畢竟,在線廣告行業模式近幾年一成不變,分佈在人們日常生活中各個角落,擁有數十億個數據點,僅谷歌的第三方Cookie 遍布數百萬個網站,每天每秒都有交易自動進行。

所以,刪除第三方Cookie 將影響在線廣告業產品、服務、品牌到技術網絡等方方面面,重新更改在線廣告業規則,追踪單個用戶個人信息將更加困難。英國競爭與市場管理局(CMA)在今年年初發布的報告顯示,成功捨棄第三方Cookie 新聞網站少之又少,依賴廣告收入的新聞網站,短期內廣告營收或銳減70%。

同時,對谷歌而言,新技術同類組群聯合學習(FLoC)尚未得到評論界一致認可,爭議聲不斷。比如,數據科學家Basile、代碼工程師Aram 都公開表達了擔憂,認為同類組群聯合學習技術將會導致種族、性取向、殘障人士差異化對待,加重歧視,引發網絡攻擊者對特定組群進行攻擊。

此外,同類組群聯合學習技術在廣告推介方面的效果為第三方Cookie 的95%。不少廣告界人士認為,因廣告效果略有下降,企業將投放更多的錢才能實現先前的廣告效率目標,在完全替換第三方Cookie 之前,新技術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但如果因此便認為取消第三方Cookie 是谷歌的重大利空,就錯上加錯了。

谷歌取消第三方Cookie 後,第三方Cookie 將轉向以穀歌網絡為中心的第一方Cookie。換句話說,谷歌搜索、瀏覽器、YouTube 在內的產品和軟件可收集到海量的第一方數據,當第三方數據來源枯竭,來自第一方數據的重要性將會提升,從而加強谷歌對整個在線廣告網絡、技術生態的掌控。

相關數據顯示,全球每月有超10 億人次使用谷歌郵件、谷歌地圖在內的9 種穀歌產品,谷歌平台每天可獲得數十億次點擊量。同時,谷歌大部分廣告營收來自谷歌搜索,遠遠超過第三方Cookie 產生的廣告收益。取消第三方Cookie,對谷歌營收基本不會產生任何實質性影響。

英國競爭與市場管理局在審查報告中稱,谷歌在Chrome 中阻止第三方Cookie 或將使谷歌在全球廣告生態系統中發揮更大作用,進一步鞏固谷歌在數據收集方面的主導地位,Chrome 甚至可能成為廣告行業的關鍵瓶頸。

美國科技媒體Vox 發表評論稱,消費者不喜歡第三方Cookie,未來法律也可能將其取締,更重要的是,谷歌根本不需要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