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秀兇猛,網易懸了?


本文來自自微信公眾號:鋅刻度(znkedu)
撰文:陳鄧新
編輯:孟會緣

網易,距離上市滿二十一年,還有三個月。

在此之際,公司卻有了微妙的變化:2020 年第四季度淨利潤為15.98 億元,而市場預期為17 億元,淨利潤不及市場預期;網易云音樂副總裁李茵離職,網易云音樂CEO 朱一聞被降權;網易有道進行業務架構調整……

這一切的背後,是網易對未來的競爭勢態感到焦慮。

遊戲堪稱網易的生命線,當下正面臨米哈遊與莉莉絲發起的挑戰,行業老二的位置真能穩如金湯?網易遊戲增長顯疲態,下一個突破口在哪兒?遊戲主業焦慮之下,第二條業績增長曲線何以艱難求解?

前有標兵騰訊,後有追兵米哈遊

其實,網易遊戲的賺錢能力,粗看不俗

據網易2020 年財報顯示,全年淨收入為736.7 億元,其中在線遊戲服務約佔四分之三,淨收入為546.087 億元,而2019 年為464.226 億元;來自於手游的淨收入佔在線遊戲服務淨營收的71.9%,與2019 年的71.4% 基本持平。

1.jpg

網易2020 年過得併不舒坦

這意味著,網易遊戲非但首次突破500 億元淨收入大關,更是連續11 個季度破百億元,日子看上去似乎過得頗為滋潤。

然而,細究之下,內憂外患不容忽視

遊戲業務,2020 年第四季度淨收入為134 億元,而同年第三季度為138.6 億元,環比下降3.3%,明顯遭遇增長瓶頸。

遊戲研究員楊樹清告訴鋅刻度:“《夢幻西遊》《大話西遊》《陰陽師》等台柱處於成熟期,新鮮血液的流入不足,這是網易遊戲季度收入老是在一百多億元徘徊,遲遲無法再上一個台階的原因。”、

而其對標的騰訊遊戲,卻是另外一番景象。

據公開數據顯示,騰訊遊戲2019 年第三季度淨收入為286 億元,而2020 年第三季度淨收入為414.22 億元,並未放緩增長的步伐。

這意味著,騰訊遊戲一個季度的淨收入正在逼近網易遊戲全年的淨收入表現,兩者的差距正逐年拉大。

更為關鍵的是追趕者浮現,正在努力顛覆“全中國祇有三家遊戲公司,一家是騰訊遊戲,一家是網易遊戲,還有一家叫其他”的行業印象。

從事遊戲服務端主程開發的齊林東告訴鋅刻度:“以前,從來沒有人想過去顛覆’兩超多強’的格局,現在好像也不是天方夜譚了,米哈遊與莉莉絲不斷上躍,隱隱向第三極發起了衝刺。”

據App Annie 發布了《2021年移動市場報告》顯示,莉莉絲的收入位列2020 年全球遊戲公司第十名,而第一名與第三名分別為騰訊、網易;而據Sensor Tower 報告顯示,在iOS 2020 年全球收入榜Top 10 當中,除了騰訊之外,莉莉絲是唯一擁有兩款遊戲入圍的遊戲公司。

相比莉莉絲,米哈遊的風頭更盛

米哈遊打造的現象級遊戲《原神》,曾先後登陸過中國、日本、美國等30 多個市場暢銷榜榜首,截至2020 年底在全球移動端的總收入接近5.6 億美元,米哈遊一躍成為2020 年第四季度全球收入增長最快的手游廠商。

米哈遊創始人兼CEO 蔡浩宇近期在上海交通大學矽谷校友會組織的交流會上透漏,2020 年9 月底《原神》上線之後,“米哈遊營收突破50 億元,實現了收入同比翻倍。”

換而言之,米哈遊2021 年淨收入保守估算為125 億元,而《原神》熱度現在來看並未減,淨收入實際更高的可能性更大。

扭轉增長疲態,怎麼那麼難

照這個勢頭髮展下去,此消彼長持續二三年,網易把持多年的遊戲行業第二把交椅,就存在易主的可能。

此背景下,網易焦慮也在情理之中,不過想短時間之內改變遊戲主業增長疲態並非易事,當下其面臨兩大挑戰。

一方面,直播成為遊戲流量的重要入口,亦是維繫遊戲生態的關鍵工具,在這一環上網易缺乏話語權,皆因頭部遊戲直播平台多在騰訊旗下

其實,網易也不是沒想過突圍,早早就推出了CC 直播,不過一直不溫不火,直到2019年3月熊貓直播倒下才迎來轉機,發布了“熊貓星人接收計劃”,承諾“地球不毀滅,我們不欠薪”,試圖接過熊貓直播的主播資源與觀眾。

可惜,在爭奪熊貓直播空出來的地盤中,鬥魚與虎牙成為最大贏家,落敗的CC 直播依然扮演著邊緣角色,難以為網易遊戲貢獻充沛的流量。

另外一方面,網易祭出的借鑒打法備受爭議,旗下《第五人格》《荒野行動》《鎮魔曲》《逆水寒》《陰陽師》等數十款遊戲陷入“抄襲”的質疑中。

譬如,《絕地求生》炙手可熱之時,網易跟進發布《荒野行動》《終結者2:審判日》,被出品方藍洞訴諸法庭。

在起訴書中,藍洞列舉了網易遊戲的25項侵權行為,涉及高度相符的宣傳標語、人物設計、遊戲風格、遊戲道具設計以及遊戲標語等。

再譬如,大名鼎鼎的《陰陽師》也存在爭議,在玩法上借鑒《魔靈召喚》,在畫風上借鑒《跨越我的屍體2》。

有觀察人士就此評論:“抄A的玩法再抄B 的畫風,都選小眾遊戲抄,抄得很有技巧,看來是沒少干這種事。”

借鑒打法之下,網易遊戲的“人設”崩塌,昔日苦心塑造的“遊戲愛好者”形象,再難以詮釋,久而久之就陷入“吃老本”的窘境。

不妨回憶一下,網易遊戲上一次出圈是多久。

對此,網易公司CEO 丁磊在2020 年12 月的網易未來大會上表示:“科技公司缺的不是’上天’的勇氣,而是追逐星辰大海的創新氛圍,大家要做的是,要從學習和模仿,轉向真正的創新為王。”

2.png

網易端手游收入佔比

不靠遊戲,拿什麼撐起排面

遊戲之外,網易面臨的考驗也不輕鬆。

2019 年年初,丁磊確定網易四大戰略為“遊戲、電商、教育、音樂”,電商為網易僅次於遊戲的第二大戰略部署,並未如丁磊預期的那樣再造一個“網易”。

3.png

網易公司CEO 丁磊

深耕海淘領域的網易考拉做到行業第一,卻因為燒錢過甚短時看不到扭虧的希望,最終未逃過被甩賣的命運,剩下的網易嚴選獨木難支,逐漸淡出主流視線,如今電商業務已不在網易財報中單獨列出。

相比電商業務的頹勢,教育業務頗為能打。

據公開數據顯示,網易有道2020 年淨收入為31.68 億元,同比增長142.7%,毛利率由2019 年的28.4% 增長至45.9%。

不過,教育業務體量尚小,短時間內無法成為網易的排面。

這麼一來,音樂業務成為網易的重要抓手,丁磊甚至親自出馬實際掌管音樂業務。

據“晚點LatePost”報導,網易云音樂高層動盪皆因“營收一直做不上去,創新也沒有結果”,而網易云音樂上市遲遲無進展,丁磊曾在內部說過高管不要想著套現,要憑熱愛去做事。

鞭策之下,網易云音樂正在在微妙的變化,上線了對談互動功能“侃侃”,加入“中國版Clubhouse”爭奪戰,切入語音社交賽道。

不可否認,馬斯克光環加持之下,Clubhouse 下載量短短15 日增加了460 萬人,其估值飆升至10 億美元,令語音社交在資本市場迸發的巨大想像力。

儘管如此,網易云音樂能在語音社交賽道跑多遠並不可而知,畢竟Clubhouse 本尊都遭遇了陰霾,黑客可竊取實時音頻,“聽後即焚”變成了笑話。

Facebook 公司前安全主管、SIO 現任主管亞歷克斯·斯塔莫斯諷刺道:“Clubhouse 不能為發生在世界各地的任何一場談話提供任何隱私承諾。”

另外,網易也渴望在視頻領域發力,計劃重返視頻市場,將投資10 億元支持旗下的內容創作者。

丁磊於2021 年1 月下旬表示:“內容視頻化是未來網易重要的發展方向之一,網易非常重視內容和內容創造者的價值。”

問題在於,視頻賽道的競爭早已白熱化,愛優騰把持長視頻,抖音快手把持短視頻,中視頻成為兩大陣營爭奪的焦點。

缺乏基本盤的網易何以參與逐鹿,砸下10 億元又能鬧出多大的動靜,畢竟上述玩家要么本身就是互聯網頭部企業,要么背後站著互聯網頭部企業。

總而言之,遊戲業務遭兩頭夾擊,網易昔日安穩的悠哉日子正逐漸逝去,如若尋求不到第二條業績增長曲線,未來何以在江湖立足。

從這個角度來看,網易之所以焦慮,源於對未來的迷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