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lla年營收增長113%,卻也只是中東泛娛樂市場的冰山一角


北京時間,2021 年3 月15 日下午6 點,Yalla Group 發布了2020 年Q4 以及2020 年全年財報。財報發布後,股價應聲上漲10.52%,報價26.45 美元,可見二級市場對Yalla Group 交出的第二份財報還是比較滿意的。

image.png

2021 年3 月15 日Yalla Group 財報發布後股價變化圖

確實,自上市以來的2 個季度,Yalla Group 還是保持了增長的態勢,不論是股價、還是營收和用戶。

從股價上看,2020 年9 月30 日,Yalla Group 正式在紐交所掛牌上市,開盤價格為10 美元,較發行價7.5 美元上漲33.3%;2020 年11 月10 日,Yalla Group 上市後第一次發布財報(Q3財報)時,Yalla Group 報價11.53 美金,時至今日,Yalla Group 股價成功翻了一番還不止,確實足以讓人振奮。

再來看營收,根據Yalla Group 財報顯示,2020 年Q4 營收為4834 萬美元,同比增長150.9%,環比增長43%;其中社交服務收入為4261萬美元,遊戲服務收入573 萬美元。 Yalla Group 旗下主要就是Yalla 和Yalla Ludo 兩款產品,

從全年營收來看,2020 年Yalla Group 全年營收1.349 億美元,同比增長112.6%,其中社交服務收入1.229 億美元,遊戲服務收入1195 萬美元。 Yalla Ludo 雖然在2020 年全年營收的佔比中貢獻的不算大,但是其增長速度卻值得關注,不論是從營收還是從用戶的增長來看,都可以說,Ludo這步棋Yalla Group 下對了。

在利潤側,在非GAAP 準則下,Yalla Group 2020 年Q4 淨利潤為2335 萬美元,淨利潤率為48.3%;全年淨利潤為6402 萬美元,淨利潤率為47.5%。

從用戶數量來看,根據Yalla Group 財報數據,截至2020 年12 月31 日,Yalla Group 集團總MAU 為1641.3 萬,同比增長295%,環比增長15%,其中,Yalla 的MAU 為640.1萬,Yalla Ludo 的MAU 為1001.2 萬。

在付費用戶側,Yalla Group 的付費用戶總數達到了523.6 萬,同比增長624%,環比增長3.19%,其中Yalla 付費用戶數為110.3 萬,Yalla Ludo 為413.3 萬。

雖然整體來看,Yalla Group 的MAU 和付費用戶數據都還不錯,但主要的增長驅動力都在於Yalla Ludo,其主App Yalla 近幾個月都未有明顯增長。

image.png

單位:萬| 數據來源:Yalla Group 財報、招股書

在談及2021 年的規劃時,Yalla Group 創始人楊濤表示:“以建立中東、北非地區最受歡迎的社交網絡和娛樂場所為目標,繼續向壯大已有的Yalla 社區並培育健康、良好的社區環境;為用戶提供優質的本地化服務以及形成更加多樣化的產品矩陣,促進產品間的協同等3 方面發力”。

從楊濤的話語裡不難看出,Yalla Group 未來還是要堅持深耕中東北非市場。和很多應用在當地取得不錯成績後向全球擴圈有所不同,Yalla Group 在2021 年仍以中東、北非市場為主要目標,這是個十分有意思的話題。中東、北非市場到底有什麼吸引力值得Yalla Group 如此努力。

雖然已經做到頭部,但中東市場還有極大的滲透空間

雖然,Yalla Group 已經在中東取得了不錯的成績,但是這並不意味著,中東的語聊房市場已無生意可做。

在Yalla Group 上市之前,很少有圈外人士注意到中東市場、注意到語聊房賽道,不少人認為“在中東做語聊房就是小打小鬧,能賺到錢,但缺了些想像空間”。

但Yalla Group 的成功上市,讓大家意識到中東市場、語聊房賽道和Yalla 一樣是有想像力的。截至發稿Yalla Group 報價26.4 美元,幾乎是2020 年9 月30 日上市初期的三倍。

image.png

目前中東市場的泛娛樂產品

而且值得注意的是,中東市場不僅誕生了Yalla 一款語聊社交App,YoYo、Alhan、YoHo 等多款App 也都毫不費力地位列沙特、阿聯酋等市場的Google Play 暢銷榜單Top20,甚至業內有流傳YoYo 的月流水和Yalla 比起來也並不遜色。另外,上線時間並不長的Alhan 和Yoho 也名列前茅,更加證明中東語聊市場不僅能容得下二虎,還能容得下3 虎、4 虎、5 虎……等N 虎虎。

還有一個有趣的現像是,目前在中東,幾乎所有泛娛樂應用都將語聊房的功能引入了應用當中,一方面是符合中東用戶喜歡聚集聊天的習慣,另一方面語聊房確實是增加用戶粘性和社區活躍度的好方法。

越來越多的產品將語聊房的模式引入應用當中並取得了不錯的成績,海外有House Party、Clubhouse,出海App 有StarMaker 和Tiya。

顯然一個“好”的模式存在意義不僅在於能讓自己的應用缽盆體滿,也在於能給更多應用帶來更多啟發。

最後,也有幾個筆者在和中東地區從業者交流中得到的幾個有價值信息,來和大家共享,希望對大家出海中東有所幫助。

1、想要在中東設立本地運營/客服團隊,但又覺得沙特和阿聯酋的人工成本比較貴,那麼不妨試試文化相似、地理位置相近的約旦

2、想去中東做直播平台,但找不到主播,可以去摩洛哥和北非看看,一定會有意想不到的驚喜,不少出海成功的直播應用的主播都來自於此。

3、公司主體一般會放在阿聯酋。這和阿聯酋政局穩定、商業環境寬鬆、經濟開放度高、在各自由區註冊成立的公司無須繳納企業和個人所得稅等原因都有一定關係。

另外,在阿聯酋註冊當地公司只有5% 的增值稅,且沒有企業所得稅。而且在阿聯酋註冊成立公司後,可以得到工作簽證,取得阿聯酋居民身份證,開設的銀行賬戶享受當地居民待遇,帳戶信息不會被交換及披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