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雙叒叕打仗了,帶你看看“社交熱土”中東的真實情況


本文要點概括:

1、中東地區的國家、政治、經濟情況

2、中東地區人口、宗教、語言、互聯網基礎

3、中東地區的市場競爭情況以及中國出海玩家的發展情況

4、出海中東的注意事項

image.png

當地時間,2021 年3 月16 日深夜,以色列對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發動了空襲,據俄羅斯媒體報導,在敘利亞首都市中心至少聽到四次爆炸。

這已經是敘利亞近30 天內第二次遭受空襲了。

當地時間2021 年2 月25 日晚間,為順利發行國債的拜登政府發布命令,以“打擊敘利亞境內伊朗支持的民兵組織”為由,要求美軍對敘利亞發動空襲。而空襲的結果是22 人死亡…

2021 年開年的兩次空襲到底對敘利亞造成了怎樣的影響,我們尚不不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確實擾亂了“一些創業者原本2021 年想在中東乾一番事業”的計劃。

image.png

1、國內某男裝品牌全球拓展經理戴意(化名)說:“我們公司老闆聽說中東地區有同行在做、而且客單價不低,本來打算Q2 的時候派我去實地考察一下,一聽說這事兒,計劃也就暫時取消了”。

2、剛進入一家出海中東的社交公司工作的PM 王猛(化名)說:“雖然面試的時候就知道公司在中東有產品,但是沒想到有4 個,他們那還在打仗呢,哪有心思交友,我們公司不會很快倒閉吧?”

別笑!

雖然以上兩位的觀點僅代表他們個人,但對中東市場持有相似觀點的人並不在少數。這些年來由於網絡通訊、新聞報導以及往來較少的原因。不同的人,對中東的看法形成了兩個不同的陣營。

有人認為,石油遍地、客單價高、大R 用戶多、互聯網基礎設施日漸完善是個掘金的好地方;也有人認為,中東地區戰爭不斷、恐怖勢力盤踞、語言宗教文化複雜,很難溝通。

以上兩種觀點,都不對,但是又都對。

因為“中東”的覆蓋範圍太大了,不同地區和不同國家的情況有很大不同,甚至直到如今仍未有中東地區的官方定義。

從更多維度了解中東市場

·國家

從廣義上看,中東泛指西亞和北非的24 個國家和地區,覆蓋面積1500 餘萬平方公里,包含人口3.6 億,和國際新聞報導中常提到的MENA 定義相近。從狹義上看,一般指西亞+埃及。

image.png

另註:亞洲阿曼蘇丹國簡稱阿曼,非洲蘇丹共和國簡稱蘇丹

我們提到的海灣國家,是指包括伊朗、伊拉克、科威特、沙特阿拉伯、巴林、卡塔爾、阿聯酋和阿曼在內的8 個國家。

而GCC(Gulf Cooperation Council)即海灣阿拉伯國家合作委員會,成員國包括沙特阿拉伯、阿聯酋、科威特、卡塔爾、阿曼、巴林等6 個國家,這些國家也被稱作波斯灣阿拉伯國家。

image.png

GCC 旗幟

在中東國家中,出海開發者最關注的三個市場分別是沙特阿拉伯、阿聯酋和土耳其。(根據廣告投放、市場榜單觀察以及和行業人士交流對話得出的結論)

出海開發者們的市場重心選擇和政治關係、經濟發展、人口數量以及語言宗教等因素都有關係。

·政治

政治關係筆者就不多分析了,中東地區的混亂和宗教衝突、意識衝突、經濟矛盾、內部抱團以及美國等第三方勢力的干預,都有一定關係,三言兩語確實理不清楚,但可以確定的是沙特、阿聯酋和土耳其都是(近些年)沒有戰亂的和平國家,國內局勢比較穩定(尤其是前兩者)。

·經濟

image.png

單位:億美元|數據來源:世界銀行

至於經濟情況,根據世界銀行數據,沙特阿拉伯2019 年GDP 為7929.67 億美元、人均GDP 2.31萬美元;阿聯酋2019 年GDP 為4211.42 億美元、人均GDP 4.31 萬美元;土耳其2019 年GDP為7614.25 億美元、人均GDP 9126.56 美元。

其中,沙特和土耳其分別位列2019 年全球GDP 排名第18 和19,而阿聯酋雖然總量不高,但人均GDP 達到了4.31 萬美元,位列2019 年人均GDP 排名第29。

不過要注意的是,由於中東地區國家整體經濟結構單一、出口依懶性強,所以抗經濟風險能力都不是很強,可以看到三國的GDP 一直處於波動狀態,雖然阿聯酋和沙特一直想辦法擺脫對石油產業的以來,但短期內可能還無法看到成效。另外,土耳其這幾年的人均GDP 和GDP 總量都在降,GDP 總量已經被沙特阿拉伯反超。

·地理位置、人口、互聯網覆蓋

image.png

部分國家尚未公佈2020 年數據,因此均選用2019 年數據| 數據來源:世界銀行

三個國家在人口、地理位置以及網絡覆蓋上各有優勢。

雖然該地區被稱作中東,但實際上這個稱呼並不准確,最初是歐洲人以自己為中心,把世界分為近東、中東、遠東,雖然世界變了,但稱呼一直沿用至今。

image.png

實際上,中東處於一個非常中心的位置,是“亞、歐、非”三大洲的樞紐,因此地理位置十分關鍵。而北端的土耳其、南端的沙特阿拉伯、西部的埃及和東邊的伊朗分別從4 個方向將其他國家包圍在圈裡,因此重要程度可見一斑。

根據世界銀行數據,2019 年土耳其總人口數8200 萬,位列全球人口排名第19、沙特以3430萬位列第41;

另,伊朗以8200 萬位列第18、阿爾及利亞4200 萬位列第34、蘇丹4151 萬位列第35、伊拉克3933 萬位列第36、摩洛哥3619 萬位列第40、也門2891 萬位列第50 。雖然其中的很多國家目前處於經濟欠發達狀態,但人口優勢也給這些地區增添了一些想像力。

與此同時,由於中東經濟的崛起,很多印巴人以及東南亞人會來此務工,據不完全統計,截止到2019 年,沙特有38% 的外籍人口、阿聯酋有88% 的外來人口,外來人口和本地人口的經濟基礎差距較大,因此在出海中東時一定要注意對用戶進行需求分層。

另外,一定要說的是,中東地區的互聯網覆蓋率出奇的高。

根據世界銀行數據,截至2019 年末,卡塔爾互聯網覆蓋率99.7%、阿聯酋為99.2%、沙特95.7%,土耳其略低但也達到了74%。

而且更誇張的是,當筆者驚奇於高覆蓋率時,同事告訴在一些國家的智能手機平均持有率甚至超出100%…..,根據2020 年最新數據,沙特智能手機用戶數量達到了4400 萬,這也為移動互聯網出海中東打下良好基礎(比總人口數多了將近1000 萬…..)。

整體來看,中東市場智能手機用戶仍以安卓用戶為主。從手機品牌滲透率來看,三星、蘋果、華為位居2020 年中東市場滲透Top3。

image.png

數據來源:Statcounter

目前中國出海的語音房App、直播App、視頻聊天App 以及遊戲App 牢牢佔據中東暢銷榜單的半壁江山,以沙特為例,3月11日沙特Google Play暢銷榜單Top100 中,有58 款App 來自中國。

·宗教、語言

雖然大家都大致清楚,中東國家主要信仰伊斯蘭教、主要流通語言是阿拉伯語,但實際上不同國家的世俗化程度、宗教體系還是略有不同的。

image.png

雖然多數中東國家都主要信仰伊斯蘭教,但信仰的派系又很大不同。中東的伊斯蘭教目前主要分為遜尼派(Sunni)和什葉派(Shia),總體來講,兩個派系在教義上的理解差異不是很大,主要是政治勢力的權力鬥爭和《古蘭經》解讀方式的不同。

隨水文存主理人隨水,曾在文章中提到“一般來說,什葉派比較溫和願意嘗試變通,允許伊瑪目(Imam)按照世代解讀古蘭經,而遜尼派則堅持古蘭經一字不可改、必須堅持傳承。”

整體來看,在整個中東穆斯林國家中,90% 的屬於遜尼派、10% 的民眾信仰什葉派,目前什葉派佔多數的中東國家只有伊朗、伊拉克和巴林(巴林王室主要是遜尼派,民眾主要信仰什葉派)

總之,也是個複雜的事情。但一定要注意的是,若真的想扎在中東賺錢,那麼就一定要尊重當地的宗教信仰、宗教習慣,不觸犯當地民眾的禁忌,比如,沙特的麥加不允許非穆斯林進入、麥地那的老城區也不允許非穆斯林進入。

信仰伊斯蘭教的穆斯林,除了按照教派劃分為遜尼派和什葉派外,又可以按民族分為阿拉伯人、波斯人(主要在伊朗)、土耳其人和庫爾德人,而庫爾德人也是全世界沒有國家的民族中人口最多的,約為3000 萬人,主要使用庫爾德語,庫爾德民族問題也是中東不穩定因素之一。

而沙特和阿聯酋的官方語言是阿拉伯語,土耳其主要使用土耳其語。除此之外,雖然也有不少中東國家將英語視為第二外語,但實際上英語普及率並不算高,要是想真正了解當地文化、生活,企業還是需要掌握阿拉伯語。

image.png

中東各國不同的阿語|數據來源:知乎@維勒探長

另外,在日常生活中多數穆斯林仍嚴格遵循教義,過著“寡淡、禁慾”的生活,可也正因為現實生活中的嚴格約束,使他們對線上社交、娛樂需求格外強烈。

在了解了中東基本盤以及政治、經濟、文化、宗教情況後,我們也就不難理解,為什麼不少中國開發者會在中東取得不錯的成績了。

上文有提到,中國開發者在中東的三大主要市場是沙特、阿聯酋和土耳其,那我們下文以這三個市場為例,看一下目前市場上玩家競爭情況。

image.png

三國Google Play 下載榜、暢銷榜各國App 數量(單位:個)|數據來源:App Annie

從國別上看,雖然具體比例有所不同,但各國下載榜基本上符合中東本土App、中國出海App 以及美國App“三分半個天下”的情況;從類別上看,三國下載榜&暢銷榜佔比最多的幾類是社交媒體、遊戲以及泛娛樂。

其中,社交媒體幾乎完全由美國的WhatsApp、Facebook、Instagram、Twitter 以及德國的Telegram 霸占,另外,歡聚旗下imo 也佔據一定的市場份額。

而遊戲賽道則在中國和美國占據大頭的情況下,英國、法國、以色列、土耳其以及阿聯酋、約旦等國開發者也各佔一定份額。從上榜遊戲情況來看,中東用戶偏愛以Ludo Star 為代表的棋牌遊戲、以PUBG Mobile、Free Fire 為代表的硬核遊戲、以Supersonic 和Crazy Labs 旗下游戲為代表的超休閒遊戲。

泛娛樂·中國出海開發者的天堂

至於在泛娛樂領域,中國出海開發者可謂佔據了絕對優勢,有很多主打甚至只做中東市場的廠商年流水數據都非常精彩,出海中東的泛娛樂產品大多會從直播、語聊房以及視頻聊天幾個賽道切入。

image.png

上圖為筆者根據榜單進行的不完全統計,可能存在誤差

直播·大R 用戶撐起半邊天

1、在直播賽道,中國出海App 佔據絕對優勢,除了關注全球市場的BIGO LIVE 外,StreamKar、Mico、Uplive 等主打中東的市場應用,也憑藉在中東市場的高收入,打入2020 年H1 中國短視頻/直播應用收入Top10。

不過,也要注意美國秀場直播玩家Tango 以及傳統直播大佬Twitch 也在中東市場佔有一定直播份額。除此之外,不論是觀察幾款遊戲直播App 取得的成績還是看BIGO LIVE 等綜合直播平台紛紛開闢遊戲直播版塊,都不難看出中東用戶觀看遊戲直播的習慣正在逐漸養成中。

中東和東南亞,是直播開發者海外掘金的主戰場,而相比東南亞市場,中東用戶表現出了較好的付費習慣和付費能力,尤其是具備極強付費能力的大R 用戶更是讓開發者無法割捨。

image.png

視頻聊天·直接主動有回報

2、在視頻聊天賽道,中國出海視頻交友應用LivU、Lamour、Chamet、Wink、Para Me 以及土耳其應用WHO 和韓國應用Azar,都取得了十分不錯的成績。

先來看兩款海外應用,Azar 以及直播App Hakuna 的母公司Hyper Connect 將被全球約會交友巨頭以17.3 億美元的價格收購,而中東不單是兩款應用的主要目標市場,也是Azar 的最大海外營收市場;至於WHO,此前曾有出海中東的視頻交友App 產品經理告訴筆者,WHO 的實際月營收已經可以“億”為單位進行計算,而WHO 的主要營收也來自中東。

雖然在上表可以看出,也有不少非主打視頻聊天的Dating App 入榜,但是這些應用大多只出現在土耳其的暢銷榜單中。

正好在這里特別說一下土耳其。大多數開發者在提及出海中東時,最先想到的是沙特和阿聯酋,但殊不知,土耳其不但是Azar 的最大海外市場,也是TikTok 的全球第三大付費市場,根據Sensor Tower 數據,2021 年2 月,土耳其為TikTok 貢獻了330 萬美元的收入。

綜合下載榜單和暢銷榜單,有多款出海交友App、海外交友App 以及土耳其本土交友App 上榜。土耳其用戶對於交友的狂熱需求,甚至可以和印度用戶一較高下。而更驚喜的是,土耳其2019 年的人均GDP 是印度的4 倍還多,所以在印度折戟的交友類應用開發者不妨來土耳其試試。

再來看中國本土出海App,不少泛娛樂公司都通過深耕中東市場賺到缽盆體滿,這些公司大多采用矩陣化出海的策略,而這其中最出名的當屬亞洲創新和萊熙科技。

image.png

最近圈內人士都在流傳亞洲創新即將上市,也有人認為僅憑Lamour 和Uplive 似乎還差點意思,但根據筆者通過企查查關係透視圖發現,在中東和美國市場都取得不錯的成績的Wink 以及FancyU 的母公司——劍雄網絡,其實是由亞洲創新集團100% 控股的子公司,如此一來,豐富的產品矩陣似乎讓人放心了許多。

另外還有一個有意思的事情也可以和大家討論,在國內多數人的認知裡“視頻聊天”這件事兒似乎需要一些感情基礎,但在中東和印度市場,Lamour、LivU 以及Chamet 無一例外地選擇了明碼標價,即“付費才能視頻,不付費無法聊天”,但從結果看起來這種“直接”的方式似乎並未影響用戶的付費意願。

這可能和幾款應用採用了不同的方法來提前做鋪墊有關,Lamour 採用的是“直播、語音房+視頻聊天”的模式;富聊採用的是“試用、陪聊主動+視頻聊天”的模式;LivU 採用“隔絕女性用戶並提供熱情的表演+視頻聊天”的模式。三種模式,各有千秋、沒有好壞,都在賺錢。

語聊房·一超多強真需求

3、在Yalla Group上市之前,很少有圈外人士注意到中東市場、注意到語聊房,不少人認為“在中東做語聊房就是小打小鬧,能賺到錢,但缺了些想像空間”。

但Yalla Group 的成功上市,讓大家意識到中東市場、語聊房賽道和Yalla一樣是有想像力的。截至發稿Yalla Group 報價26.4 美元,幾乎是2020 年9 月30 日上市初期的三倍。

而且值得注意的是,中東市場不僅誕生了Yalla 一款社交App,YoYo、Alhan、YoHo 等多款App也都毫不費力地位列沙特、阿聯酋等市場的Google Play 暢銷榜單Top20,甚至業內有流傳YoYo的月流水和Yalla 比起來也並不遜色。另外,上線時間並不長的Alhan 和Yoho 也名列前茅,更加證明中東語聊市場不僅能容得下二虎,還能容得下3 虎、4 虎、5 虎……等N 虎虎。

還有一個有趣的現像是,目前在中東,幾乎所有泛娛樂應用都將語聊房的功能引入了應用當中,一方面是符合中東用戶喜歡聚集聊天的習慣,另一方面語聊房確實是增加用戶粘性和社區活躍度的好方法。

越來越多的產品將語聊房的模式引入應用當中並取得了不錯的成績,海外用House Party、Clubhouse,出海App 有StarMaker 和Tiya。

顯然一個“好”的模式存在意義不僅在於能讓自己的應用缽盆體滿,也在於能給更多應用帶來更多啟發。

最後,筆者在和中東地區從業者交流中得到的幾個信息,來和大家共享,希望對大家出海中東有所幫助。

1、想要在中東設立本地運營/客服團隊,但又覺得沙特和阿聯酋的人工成本比較貴,那麼不妨試試文化相似、地理位置相近的約旦。

2、想去中東做直播平台,但找不到主播,可以去摩洛哥和北非看看,一定會有意想不到的驚喜,不少出海成功的直播應用的主播都來自於此。

3、公司主體一般會放在阿聯酋。這和阿聯酋政局穩定、商業環境寬鬆、經濟開放度高、在各自由區註冊成立的公司無須繳納企業和個人所得稅等原因都有一定關係。

另外,在阿聯酋註冊當地公司只有5% 的增值稅,且沒有企業所得稅。而且在阿聯酋註冊成立公司後,可以得到工作簽證,取得阿聯酋居民身份證,開設的銀行賬戶享受當地居民待遇,帳戶信息可不會被交換及披露。

4,齋月(Ramadan)也是一個不錯的機會,不少出海中東的應用會在齋月期間推出相關活動或者在icon 中加入齋月元素。

當然,由於篇幅原因,以上呈現的也只是中東風貌的一角,還有很多風土人情的細節沒有來得及呈現,歡迎讀者朋友們和筆者交流、分享“你眼中的中東”。另外,筆者近期還將和一位在非洲工作十年的創業者展開一次深度訪談,敬請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