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據報告| 韓國電商平台Coupang淨收入留存率超過亞馬遜


image001.jpg

據TechCrunch 報導,美國風險投資公司Goodwater Capital 出具的調查報告表明,韓國電商平台Coupang 的淨收入留存率(Dollar Retention Rate,付費客戶在本週期內貢獻的收入/該群客戶在12 個月前貢獻的收入)目前已超過同類頭部競品亞馬遜。

Goodwater 在3 月10 日發布了對Coupang S-1 文件的詳細分析。在創辦Goodwater 之前,聯合創始人Eric Kim 曾擔任Coupang 早期投資方Maverick的總經理。不過,Maverick和Goodwater 均未持有Coupang 的股份。 Coupang 的調查報告也由兩家公司以獨立第三方的身份發布。

報告顯示,Coupang 不僅是目前韓國電商市場的領導者,也是“唯一一家佔據主要市場份額,且領先優勢逐漸擴大的公司”。在2020 年,Coupang 公司的市場份額也從2019 年的18.1% 升至24.6%。

image002.png

Coupang 與主要競品在2019-2020 年的市場份額變化| 圖片來源:Goodwater Capital

Goodwater 的研究還發現,相較於其它韓國本土以及國際電商平台,Coupang 的回頭客數量更多,消費額也更高。如果以淨收入留存率或消費者首次使用平台後的年均消費金額為衡量標準,那麼Coupang 的表現則優於eBay、Etsy、沃爾瑪和阿里巴巴等公司。

報告稱,Coupang 的回頭客數量以及用戶消費金額遠勝以上平台,實際上已經接近亞馬遜。更值得注意的是,如果從2017 年開始計算的話,那麼「Coupang」的淨收入留存率已經超過了亞馬遜。如果從2017 年開始計算,那麼Coupang 的第三年現金收入留存率為346%,而亞馬遜為278%。

image003.png

Coupang 與主要競品的淨收入留存率對比| 圖片來源:Goodwater Capital

這一優勢很大程度上得益於Coupang 在物流方面的大量投資。在該公司於2010 年成立時,韓國市場上還沒有能與美國UPS 以及聯邦快遞相抗衡的大型第三方物流供應商,因此Coupang 不得不建立自己的基礎物流設施。如今Coupang 在韓國30 個城市內擁有100 個物流中心和1.5 萬名送貨司機。

大約70% 的韓國消費者距離最近的Coupang 物流中心不超過7 英里。這意味著Coupang 公司可以為大部分消費者提供次日免費送貨服務。實際上Coupang 甚至可以提供生活用品當天免費送貨服務。

image004.png

Coupang 消費者購物頻率分佈| 圖片來源:Goodwater Capital

Kim 表示:“競爭對手要想追趕Coupang,就需要設法在物流和技術設施上投資數十億美元,還需要面對Coupang 早已奠定的市場份額優勢。Coupang 迎合了韓國消費者的需求,因此發展迅猛。”

Kim 還指出,儘管「Coupang」的市場滲透率已經很高,但它還在不斷拓展新的服務項目。生鮮電商平台Rocket Fresh 和外賣配送業務Coupang Eats 都是Coupang 旗下的業務版塊。Kim 說道:“Coupang 的物流網絡發展非常完善,擁有韓國最大的直接送貨車隊以及超過15000 名直接僱傭司機。”

此外,得益於韓國高達96% 的互聯網普及率和相對較高的人均GDP,Coupang 在韓國市場實現了快速擴張。此外其物流基礎設施發展也受益於韓國特有的地理條件。

Kim 對此解釋道:“韓國國土面積與美國印地安那州接近,但如果只看適宜居住的國土面積的話,韓國實際上只與美國羅得島州一樣大,大約2700 平方公里,然而韓國又擁有5000 多萬人口。正是這種地少人多的特殊情況,造就了Coupang 非常獨特的運營模式,使得該公司能夠以一種前所未有的方式在物流交付方面進行創新。”

由於Coupang 和阿里巴巴都是亞洲的頭部電商平台,因此Coupang 的IPO 上市也常被拿來與阿里巴巴在2014 年的紐約證券交易所IPO 進行比較。 Kim 表示,兩家公司的“IPO 資本密集度”有明顯不同。

Kim 解釋道:“當時阿里巴巴採用的是輕資產模式,不需要大量基礎設施投資。這主要體現在當時的營業利潤率上,阿里巴巴在2014 年的的營業利潤率為31%,而「Coupang」為-4%。從2020 年開始,「Coupang」的營業現金流轉為正值,為3.02 億美元。

Kim 還補充稱,阿里巴巴與Coupang 公司主要共同點,在於兩家公司都專注於改善用戶的購買便捷度,這讓它們成為了電商平台的先驅。他表示:“中韓兩國消費者的痛點不同,因此解決中韓兩國消費者體驗問題的方法也迥然不同。這也是為什麼阿里巴巴在早期就採取了數字支付等舉措,而「Coupang」則致力於解決消費者物流問題。 ”

本文編譯自 How Coupang is ‘out-Amazoning even Amazon,’ according to Goodwater Capit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