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一老黨員偽造證件騙補助金,法庭上懇求「不要開除黨籍」
上游新聞   來源:澎湃新聞 問政

受訪人:市人大代表、巫溪縣委常委、紀委書記、監委代主任張志強

面對開除黨籍的處分決定,不管是在審理過程中,還是在法庭上面對「有期徒刑7個月,緩刑一年」的判決時,已經入黨32年的巫溪縣紅池壩鎮榆樹村原支部書記陳艾昌唯一的要求,就是能不能收回自己被開除黨籍的決定。

可是,就是這樣一位曾經「政治生命高於他人生生命」的老黨員,卻因為對私慾的貪念,一步步遠離了自己最初的信仰,最終因違反廉潔紀律和國家法律法規,受到開除黨籍處分涉嫌職務犯罪問題被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

「群眾利益無小事。凡是涉及群眾利益的工作都容不得半點懈怠、容不得半點私心。陳艾昌在工作中違反原則優親厚友,損害的是老百姓的切身利益,啃食的是人民群眾的『獲得感』,揮霍的是基層群眾對黨和政府的信任。」30日,市人大代表、巫溪縣縣委常委、紀委書記、監委代主任張志強接受上游新聞獨家專訪時說。

重慶一老黨員偽造證件騙補助金,法庭上懇求「不要開除黨籍」 1

△市人大代表、巫溪縣委常委、紀委書記、監委代主任張志強

轉戶退地

在他眼中成了發財機會

翻開陳艾昌的工作簡歷,陳艾昌於1986年加入中國共產黨,至今已有32年黨齡。

這樣一名老黨員,為何最終滑向了違紀違法的深淵?

張志強說,入黨后的陳艾昌先後干過村會計、村支書,當選過鎮人大代表、鎮黨代表和縣黨代表,基層幹部經歷長達31年。

「陳艾昌起初工作也是意氣風發、盡職盡責,贏得了黨組織和幹部群眾的信任,所以也贏得連任。聽說他出問題了,許多幹部群眾還有些不相信。不過,現在想起來,正是因為以前一帆風順,後來工作作風才會變得漂浮。」曾經和陳艾昌共事過許多年的榆樹村工作人員說。

2018年3月29日,巫溪縣紀委收到群眾舉報陳艾昌在低保評定中優親厚友、在農村宅基地退出與利用中騙取國家補助資金的線索。

經過審查調查,辦案人員發現,2011年,巫溪縣土地整理中心在全縣範圍內組織實施戶籍制度改革、農村宅基地退出與利用暨轉戶退地工作。榆樹村也同步啟動了這項惠民利民工作。

「按照當時黨委政府的安排,各村支兩委負責本村轉非退地的宣傳發動、審核報送等工作,陳艾昌當時是支部書記,理所當然就負責榆樹村的轉非退地工作了。」紅池壩鎮原中崗鄉負責該項工作的工作人員說。

領到任務的陳艾昌,不但沒有全身心投入到榆樹村轉戶退地的繁忙工作中,反而打起了「歪主意」。

原來,陳艾昌於2010年5月、2011年10月,先後以5000元和3000元的價格,轉手購買了同村村民的廢棄老屋。看到轉戶退地的政策來了,陳艾昌覺得自己發財的機會也來了。

偽造證件

騙取國家補助資金七萬余元

為騙取國家轉戶退地補償資金,陳艾昌利用從事榆樹村轉非退地初審和上報的職務便利,用偽造后的《集體土地建設用地使用證》和租房協議,分別將購買的兩套廢棄房屋,按照退出唯一合法宅基地標準申報補償,並以榆樹村村委會的名義簽署審核虛假意見並加蓋村委會公章,順利通過村級審核,最終騙取補助資金71339.27元。「當時心存僥倖,認為天知地知我知,沒得其他人曉得。本來要求退房必須要有證,所以當時就偽造了兩個假證,把這兩套房子分配了下,以我和家人的名字進行申報,申報的目的是當時考慮到是國家的錢,所以就想多弄點錢。」

陳艾昌在接受審查調查時說,正是這種僥倖心理,讓他越陷越深。

2014年榆樹村評定建卡貧困戶時,陳艾昌再次罔顧政策規定,在群眾沒有推薦和村支兩委沒有研究同意的情況下,私自將其兩個兄弟納入建卡貧困戶,享受相關政策補助。

「當時申報的時候,又是僥倖心理佔據了上風。我想也許有些老百姓有想法,但是看到村幹部就不得說。只要沒有群眾反映,沒有誰提及的話,我就向黨委政府報送。」陳艾昌在接受審查調查時說。

擁有時不珍惜,失去后才追悔莫及。

陳艾昌在懺悔錄中這樣寫道:「面對自己違紀違法事實,我痛心疾首、非常後悔。對著黨章黨規深挖自己的犯錯根源,越深入越清楚、越深入越後悔」。

審理中

一再懇求不要開除自己黨籍

「在審理的時候,陳艾昌多次誠懇地向我們提出請求,希望能保留他的黨籍。就是在法庭審理的時候,他還在請求給他一個將功補過、戴罪立功的機會。」

辦案人員說,在被開除黨籍以後,陳艾昌痛苦不已。連續幾天上網搜索,查找被開除黨籍后重新申請入黨的相關規定。他還想五年以後,再向黨組織遞交入黨申請書。

「現在確實很後悔,共產黨培養了我三十幾年,現在想到對不起共產黨,對不起當地黨委政府和老百姓。現在想為群眾辦點事,想為黨委政府分點憂,自己都沒有機會了。」

陳艾昌說,希望大家以他引以為戒,不要抱著僥倖心理。

「我真誠告誡巫溪縣的所有黨員和幹部,嚴格按照黨章黨規,增強以身作則,增強四個意識,嚴格按照中央八項規定,不該拿的堅決不拿,不能做的事堅決不能亂去做,要堂堂正正做人清清白白做事。我內心想法是在我有生之年不要再聽到和看到,巫溪的任何一名黨員和幹部出現我這樣的問題。」

張志強說,群眾利益無小事,凡是涉及群眾利益的工作都容不得半點懈怠、容不得半點私心。陳艾昌在工作中違反原則優親厚友,損害的是老百姓的切身利益,啃食的是人民群眾的「獲得感」,揮霍的是基層群眾對黨和政府的信任。

對話>>

上游新聞:巫溪縣為什麼會把整治大操大辦作為縣紀委監委的重點工作來抓?

張志強:巫溪縣地處渝東北邊陲,是國家級扶貧開發重點縣,歷來民風淳樸。但隨著經濟社會發展,前些年「整酒風」開始盛行,「整酒」名目繁多、千奇百怪。

比如手術出院了整個「康復酒」、出獄返家了整個「洗心革面酒」、小孩兒還在肚子里整個「保胎酒」、高考失利整個「安慰酒」等等,最讓人哭笑不得的是還有「下一窩豬崽也要整個酒」。

「整酒」名目多了,「整酒」的場次也就多了,拿臨近縣城的鳳凰鎮來說,以前街上幾乎天天都有「整酒」的,最高峰時一天十多家。「整酒」場次多了,「份子錢」自然也就水漲船高。

粗略估計,一個普通家庭每年少則萬余元,多則四五萬元,有的家庭一年的收入只夠列支「份子錢」。

可以說,那段時間不管是縣城還是農村,「整酒風」已經演變成了「整酒瘋」。

通過深入調查了解,我們發現,在「整酒」成風的背後,除了傳統陋習影響、盲目攀比和跟風從眾外,還有一部分人是為尋求補償,認為原來自己送出去的禮金太多,不找個名目操辦一下收回成本就很吃虧。

另外還有一部分人則是藉機斂財,這部分人中,相當一部分是基層的黨員幹部,他們利用權力和影響,借大操大辦之機收禮斂財。這些黨員幹部的行為,不但助長了奢靡之風、滋生了腐敗土壤,更嚴重敗壞了黨風、帶壞了政風、扭曲了民風。

為此,縣委決定把大操大辦專項整治工作作為「抓黨風促政風帶民風」的民心工程、民生實事,從體制內入手,從黨員幹部抓起,實行全域全民全力整治。

上游新聞:巫溪縣先後出台了哪些措施整治大操大辦?

重慶一老黨員偽造證件騙補助金,法庭上懇求「不要開除黨籍」 3

△張志強(中)在寧廠鎮巡河。謝道玖 攝

張志強:總體來說,我們從整治權力尋租綁架「風俗」入手,結合巫溪實際,通過深入調研,經縣委同意,縣紀委聯合縣委組織部、縣委宣傳部、縣公安局等7家部門,出台了《巫溪縣嚴禁黨員幹部職工大操大辦藉機斂財的試行辦法》(以下簡稱《試行辦法》),從「整酒」範圍界定、「整酒」登記備案制、主要領導負責制和問責追究制等四個方面,對黨員幹部操辦「婚喪嫁娶」事宜作了17條具體規定。

簡而言之,就是對黨員幹部操辦酒宴、參與酒宴作出規定,明確實行婚喪事宜簡辦、其他喜慶事宜禁辦、婚事提前15天書面申請、喪事當日電話報告、事後及時報備等制度。

嚴格執行不準邀請管理服務對象、不準分散辦理、不準動用公款公物、不準佔用交通幹道等紀律規定。各鄉鎮(街道)、部門制定具體的實施細則及活動方案。縣鄉村三級黨組織層層簽訂整治大操大辦責任書、與黨員幹部職工簽訂不參與大操大辦承諾書1萬余份。

《試行辦法》對黨員幹部職工進行了紀律規範,對群眾的大操大辦行為,我們的做法是用群眾的辦法解決群眾的問題。

縣紀委會同縣民政局,指導全縣32個鄉鎮(街道)330個村(社區)將整治大操大辦作為村(居)民自治的重要事項,修訂完善了以禁止操辦婚喪嫁娶以外的「無事酒」為主要內容的村(居)規民約,明確了整酒範圍、條件和程序,使村(居)民明白哪些酒可以整,哪些酒不能整。

同時,我們將老百姓遵守村(居)規民約的情況作為「十星級文明戶」評選、享受相關惠民政策的重要條件。全縣各村(社區)與10萬余戶村(居)民簽訂不操辦不參與違規整酒承諾書,不大操大辦、不整「無事酒」成為老百姓的共識。

(上游新聞記者李晟劉波甘俠義)

(原標題:《32年老黨員偽造證件騙取國家補助資金,法庭上只求「不要開除黨籍」》)

(本文來自於澎湃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