琥珀中的鳥足,可以看到腳上的廓羽和角質鱗絲狀羽(攝影/邢立達)

  新浪科技訊 日期:1月30日晚間消息,今日,中外科學家團隊在緬甸琥珀中發現一件被掠食者吃剩的古鳥化石,其細節對我們理解古鳥類的行為和羽毛的演化有重要的意義。該研究由中國地質大學(北京)邢立達副教授領銜,加拿大薩斯喀徹溫省皇家博物館瑞安·麥凱勒教授(Ryan C。 McKellar)、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美籍研究員鄒晶梅(Jingmai K。 O』Connor)、中國科學院動物所副研究員白明博士、美國洛杉磯自然史博物館恐龍研究院院長路易斯·恰普教授(Luis M。 Chiappe)、台北市立大學的曾國維教授等學者共同研究。研究論文發表於國際知名學術刊物、自然集團旗下的《科學報告》(Scientific Reports)。

  2016年,邢立達團隊發現了世界上首例琥珀中的古鳥類翅膀和恐龍,隨後又發現了琥珀中的雛鳥、完整古鳥、蛙類和蛇類。「在過去的3年中,距今約一億年前的緬甸琥珀產出了一系列不成熟的反鳥類骨骼化石,發育階段和完整程度各不相同。這些標本為白堊紀沉積岩中的壓型化石提供了重要的補充,顯示了傳統極難保存的三維結構和軟組織細節,深化了我們對古鳥類,尤其是反鳥類的認識。」邢立達介紹。

  學者此次研究標本來自著名的琥珀產區——緬甸北部克欽邦胡康河谷。此地的琥珀距今約1億年,提供了獨特的森林生態系統記錄。「和以往發現的標本不太一樣,新標本裡麵包裹的物質相當乾淨,沒有木質顆粒、枯落的植物或昆蟲碎片,表明它是在森林的較高處,被林木高處產生的樹脂所包裹。」曾國維教授告訴記者。

鳥足的3D重建模型(重建/白明)

  新發現的古鳥類琥珀足部只有不到7毫米長,顯微CT為這麼小的標本提供了詳細的、立體的三維解剖結構,這在傳統的古鳥化石中是難以實現的。中國科學院動物所副研究員白明對記者表示,這件標本的骨骼保存極好,重建之後的腳部栩栩如生,通過對CT數據的重建、分割和融合,邢立達團隊最終無損得到了所有骨骼的高清3D形態。

  有趣的是,科學家從標本的3D模型觀察到鋸齒狀的青枝型骨折,表明足部被樹脂包裹之前就已經斷裂。而且,泡沫狀琥珀層、厚厚的碳化軟組織層、足部斷裂處產生的腐敗產物都表明標本在進入樹脂時仍然潮濕。「這意味著標本在完全乾燥之前受到了掠食或食腐動物的破壞,也可能是從較大的屍體上撕下」,邢立達指出,「簡單來說,這是一件被吃剩的標本。」

琥珀中的飛羽(攝影/邢立達)

  瑞安·麥凱勒教授告訴記者:「此次我們描述的標本中,最吸引人的是在趾骨上保留著廓羽,足部還保留了神秘的角質鱗絲狀羽(SSF)。標本的外側兩根腳趾覆蓋有廓羽,這個位置的廓羽極為罕見,而腳趾上的角質鱗絲狀羽非常粗壯,在現代鳥類的雛鳥里很少見,而且似乎不存在於成鳥身上。在現代鳥類中,類似的足羽具有一定的功能,例如貓頭鷹和松雞的腳部那樣,有助於雪地行走、保溫或捕獵。但琥珀標本腳趾上的角質鱗絲狀羽密度較低,而且廓羽集中在外側腳趾基底部附近(現代鳥類的廓羽廣泛覆蓋除足底之外的多個區域),因此不是很好對比,新標本的足羽更有可能是發揮著觸覺,去幫助它捕抓昆蟲等小型獵物。這種類型的腳部此前在化石記錄中沒有發現過,這表明了恐龍時代鳥類的多樣性,遠超出我們的想像。」

  據悉,該課題研究獲得了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重大項目」「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面上項目」以及美國國家地理學會等項目的資助。

被吃剩的古鳥:古生物學家發現一億年前琥珀森林餐余 4